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面对自杀 如何处理亲友的内疚

金华新闻网客户端3月28日  金华日报 邢少红 

死亡是一件沉重的事情,自杀更是一个大部分人恐惧和回避的话题。 但是,总有一些人因为各种原因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让活着的至亲不得不面对难以承受的告别,体验悲伤、不解、内疚、罪恶感、愤怒、羞愧、恐惧等多重情绪的轮番轰炸,还有面对众人时难以言说的痛苦感受。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一个人自杀至少会对6到8个家人或朋友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很多心理个案也表明,这个影响有可能是终身的,甚至延续影响几代人。

讨论这个话题,是因为这个多雨的3月,我接连处理和听到了多起自杀危机事件,有学生,有成人。纵是我这名有12年咨询经验,处理过67起自杀危机事件,接待过3000多个面对面咨询的心理咨询师,心情也湿漉漉地沉重。

我尤其关注到自杀者亲友这个群体,因为发生得太突然又具创伤性,他们因至亲之人自杀而致的悲伤,要比因其他死亡而致的悲伤复杂得多。还有一个群体就是现场目击者,他们遭受的突发性心理创伤是现实存在的,但又最容易被忽视。 写这篇文章,希望能给自杀者亲友带来一点帮助,也让人们更理性地看待自杀者和自杀者的亲友。  

从窗户到门的距离

生和死有时候只是从门到窗户的距离,但中间的这段路,有些人无力跨越。

3月15日,义乌某企业,一名外来打工的女子进入职工楼4楼的一间宿舍,反锁门,爬上窗户跳了下来,现场200多正在参加消防演习的职工目睹了整个过程。遗憾的是,这名女子去年10月已经有一次企图自杀行为。3月14日,她曾进入同一间宿舍爬上窗户第二次想自杀,被人发现后报警,被警察带走问询。因为心结始终没有打开,也没有引起身边人足够的重视,她第三次选择自杀,悲剧发生了。

事后,目睹事件的职工表示晚上不敢从宿舍楼附近走过,出事宿舍的4名职工不敢回去住,一名负责处理这名女工医疗纠纷的管理人员出现了经常性的现场画面闪回,睡眠也受到影响,对这件事情的发生产生了内疚等复杂心理,又因为所处的位置而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以不影响工作和生活。

3月16日,本报情感护理中心和市总工会“心灵港湾工作室”接到求助,派出两名心理咨询师,与义乌市总工会“心灵港湾工作室”心理咨询师一起,到企业协助进行目击员工心理评估和疏导,对后续如何关注职工的情绪和行为反应做了指导。

幸运的是,几天之后,这名女工经过抢救,度过危险期醒了过来,目击员工的恐惧心理也进一步得到缓解。 心理咨询师在持续关注这一事件的同时,深深感到,无论个人和企业管理者,对危机事件发生的苗头缺乏警觉,对危机事件的发生给相关人员带来的影响和伤害缺乏认识。

焦点只集中在事件发生的那一刻,和对事件的处理,忽视了心理创伤对相关的人、团体,以及社会的影响,这也是大部分人当前的认知水平。

一名中学生自杀,生前与他要好的几名同学在震惊、悲痛之后,渐渐涌现的是愧疚和不被信任的无力感。因为,他们觉得,作为好友,这名同学决绝地离开这个世界,他们愧疚自己没有及时发现征兆,好好劝解,同时深深感到不被信任,自杀是一个人对全世界的拒绝,这些同学也被这种拒绝感冲击到了。

而这名学生的父母,在承受丧子之痛的同时,无法理解孩子选择了轻生的道路,他们被不解、内疚、悲伤和恐惧心情反复折磨着,在面对外人不知如何安慰,甚至回避的目光时,又充满羞愧。

逝者已矣,活着的亲友将陷入困境。无论这名学生的同学,还是他的父母,他们的心理创伤如果不被看见、被抚慰,他们或许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艰难地自己走出阴影,又或许,一辈子都跨不过这个坎。  

自杀是破坏性死亡

生命和生命之间,存在着丝丝缕缕的关系,这些关系构成了社会关系,形成人与人之间的拉力和影响力。当一个有重要关系的生命消失时,某一部分关系的拉力突然消失了,有关系牵连的人也随之被扰动、影响。 自杀是一种“破坏性死亡”,生生将亲友之间的关系扯断。它的破坏性在于,给他人和社会带来的痛苦是非常态的。压抑的悲哀。

不能理直气壮地表达悲伤,因亲人非正常死亡带来的愧疚,这两种情绪通常会让自杀者亲友很纠结。 一般人较能接纳因疾病或衰老引起的自然死亡,因为这合乎自然法则,丧亲者也不会顾忌在众人面前抒发悲伤等情绪,同时通过这种方式得到众人的体谅和协助也觉得理所当然。一旦悲伤情感得到抒解,就有机会转换心态,恢复日常生活,获得继续活下去的基本动力。 但自杀,与人们延续生命的信念相违背,也与传统人伦观念背道而驰。社会观念一般视自杀者是懦弱的,是对人生责任的逃避。这些世俗标签,让自杀者亲友觉得谈论自杀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是禁忌,也使得亲友不能理直气壮地表达悲伤。

不能言说的悲伤和羞耻感,是沉重的担子。难以消除的内疚感。

自杀者亲友常常因为没有及时发现和阻止自杀,因为之前有些事处理得不够圆满,而感到该为自杀者的死负有责任,产生对死者照顾失职的自我道德批判,甚至要面对外界的猜疑、议论和指责。如果自杀者和生者之前曾有过冲突,这种内疚感更折磨人和难以消除。隐含在深层的愤怒。

亲友的愤怒来自被抛弃、被谴责,和不能放开表达悲伤的感觉。

自杀者不但用死弃绝了自己,也弃绝了曾与自己有密切关系的亲友。心理学家强调“自我了断的死亡给亲人带来的悲伤源自拒绝。”生者会感到自己在自杀者的心中根本无足轻重,否则他们也不会绝情而去。这种彻底的拒绝对生者的自我价值感是沉重的打击。 和愤怒并行的是低自尊,并反过来增加了内疚感。有些当事亲友会因为内疚和愤怒情感的折磨而自我惩罚,以减轻痛苦,如染上酒瘾、网瘾、厌食,自残或自暴自弃等。 此外,对死亡的恐惧,扭曲的想法等都是需要重视并处理的情绪和思维。

上面多重的心理压力,自杀者亲友如果自己走不出来,就要借助心理帮助,重新为自己找到一片晴朗的天空。  

转化悲痛的力量

对自杀者亲友提供帮助,首先要评估其心理水平:愧疚感、被弃感是否偏离现实,有哪些不合理的扭曲想法,有哪些情绪需要处理,帮助他重建对未来的希望。 要让自杀者亲友表达出内疚感和引起这种内疚感的想法、行为、事件,帮助他们分析,是否已尽了最大努力,同时就他们对自己的要求是否恰当、是否现实加以分析和讨论,当自杀者亲友觉察到很多内疚感是缺乏事实基础而经不起推敲的,就能带来解脱,让思维回归理性。

自杀引发的被弃情绪是难受的,这样的情绪也可以用来引导活着的人更紧密地彼此关心和联系。处理亲人自杀所引发的愤怒情绪,首先是允许愤怒被表达,同时去看到愤怒背后的想法是什么,并加以讨论。愤怒情绪一旦被表达就是一种释放,悲伤即使仍在,也不那么难以承受了。

在危机干预和心理疏导中,要让活着的亲友懂得,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是不完美的普通人,在与人相处中不可能尽善尽美,让他们学会原谅自己,认识到自己因为痛苦而产生的消极想法和反应方式有些是过度的,有些是曲解的,进而以积极的方式消除内疚、羞愧和愤怒,改变不现实、不合理的信念,为痛苦找到出路。

有时,活着的亲友会有一些对死者想说而没能说的话,想做而未能做成的事,此时鼓励他们在心理咨询师的陪伴下表达出来,大声说出这些未尽之言、未了之事,对纾解郁结大有帮助。 和自杀者亲友开诚布公地谈论死亡事件对他们的未来可能的影响,如果有些影响确实发生了,则需要探讨现实中有哪些应对方法。这一点非常重要,帮助自杀者亲友面对未来,重建对未来的希望,才能最终转化悲痛的力量成为生命动力。 再过几天,清明节到了,通过特定的节日、忌日,给亲人祭奠,通过仪式寄托哀思也是转化哀伤等情绪的途径。  

推荐两本生命之书

近些年来,美国和台湾地区开始重视研究对自杀者亲友、目击者的心理辅导和危机干预,给活着的受伤者提供心理支持,这个群体开始被更多人关注和关怀,一些相关书籍也相继出版。

《他走了,不是你的错:了解自杀,与亲友的心理重建》是一本为生者写的书,也是一本及早发现自杀征兆的预防书。作者瑞塔·罗宾森(Rita Robinson)是美国前健康与心理学记者,自由作家。 作者实地访谈大量自杀者亲友,倾听他们平日无法轻易向人诉说的深处记忆,在那些令人心疼的生命故事里,让人们对自杀有了更实质而珍贵的认识。

书的内容包含如何察觉自杀与忧郁者的征兆,并正确给予帮助;自杀者亲友常见的情绪反应与心理症状、对自杀及自杀者亲友的迷思与误解;如何支持自杀者亲友的心理重建等。

另一本书是《难以承受的告别:自杀者亲友的哀伤旅程》,作者路加斯以身为自杀者亲友的遭遇为基础,在心理医生赛登的协助下,分享个人经验、剖析自杀者亲友心路历程,指导如何运用社会协助资源等,是一本很有价值的生死学著作。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社文部 邢少红 责任编辑:贾振伟
关键词: 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