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汤松古道:盐商骡铃何处闻,旧时繁华今犹存

提示: 最初了解汤松古道,是网络上的一条新闻:“探访9条金华最美古道。”金华市本级,仅推荐三条古道,除了大名鼎鼎的金兰古道和霞客古道之外,便是它了。

金华新闻网4月13日消息   策划:劳剑晨 撰稿: 许健楠  摄影:洪舸 许健楠  摄像:魏佳雯

剪辑:魏佳雯 陈斌

视频地址:http://m.jhnews.com.cn/video/60136

一个有关宝藏的传说

最初了解汤松古道,是网络上的一条新闻:“探访9条金华最美古道。”金华市本级,仅推荐三条古道,除了大名鼎鼎的金兰古道和霞客古道之外,便是它了。

新闻中有关汤松古道的描述,仅有寥寥数语:从山坑至银岭、珊瑚,全是青石路面,原是松阳古市到汤溪县的古盐道。沿途可观梯田、瀑布、古树群、茶山等。春观油菜花、映山红、秋赏红枫。

它从婺城区塔石乡的山坑村起始,途径坟岩村、珊瑚村,再到银岭村,最后的终点是丽水的松阳。古道连接婺州府、处州府、衢州府,地处三府交界。三地的山民往来交流,这条古道便是交通要道。

它因何而美,身世如何?外人不得而知,这也让它平添了几分神秘感。或许,它是一首深沉的诗,曲折蜿蜒、幽长无尽,抑或,那里有着数不尽道不明的历史故事,散落在古道斑驳的青石板上,默默等待着后人前往感悟、倾听。

去的那一天,天光云影,在山坑村,眼前是古道起点的石板路,我竟嗅到了一股透骨的凉气,似乎来自于脚下漆黑的老石板,幽幽地、蜿蜒地通往大山深处。

在当地,这条古道相关的往事中,有一个宝藏的传说。这个传说与朱元璋有关,塔石的山民世世代代流传一个说法:朱元璋率兵路过这条古道,就在古道旁遗落了一批宝藏。

传说中的藏宝地,是在一条名为“汤松”的古道上。数百年来,对于幻想着某一天发家致富的人来说,行走在汤松古道上,便是踏上了一条“探宝之路”。古道上的一个木结构凉亭,名叫“上凉亭”,传说宝藏就在此地。十几年前,十多个村民拿着锄头在凉亭附近挖地三尺,至于有没有挖到宝贝,外人不得而知。

上凉亭:相传朱元璋曾在此遗落宝藏,十几年前,当地人在此挖地三尺找宝贝。

上凉亭:相传朱元璋曾在此遗落宝藏,十几年前,当地人在此挖地三尺找宝贝

姑息不说“朱元璋的宝藏”的传说是否有根据,史学界对于朱元璋在金华的足迹却已有诸多考证。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硕士生导师龚剑锋认为,朱元璋屯兵金西是有可能的,当时朱元璋进攻路线是安徽到兰溪,再到金华。传说胡大海打金华未取,大军被阻挡在城西。途经金西暂驻,是合理的解释,金西一带很有可能就是朱元璋攻打金华前的主要根据地。

600多年前,朱元璋得知金华久攻不下,亲率部队前来增援,不但屯兵金西,还在九峰山遇谋士刘基、宋濂,不胜欣喜。

《明史·太祖纪》有云:“一日城中人望见城西五色云如车盖,以为异及。是乃为太祖驻兵。”有一种说法认为,“五色云”的太祖驻兵营地,就是汤溪的汤塘四周广阔平坦的田野。朱元璋坐镇金华,于1359年9月命常遇春攻取衢州,1360年,命胡大海攻取今上饶等地。算起来,有20个月左右时间,朱元璋的部队大本营在汤溪。汤溪是“南走瓯括,北蔽严明”的战略要地。而且当年“太祖高皇帝龙飞启运之初,其侍帷幄以赞谋,由居庙堂而定制作者,大抵多衢婺之人”,说的就是刘基、宋濂等人。

而同在金西的汤松古道,便也很有可能留下朱元璋的行军足迹。一个神秘的宝藏传说,与一段历史故事不期而遇,算得上意外之喜,行走在古道,恍若隔世。

[ 古道探秘 ]

古道风光透出的生活百态

不过循着探宝的路,好奇的探秘者、驴友一拨又一拨前来,汤松古道的美逐渐被外人所知。

人多时,山坑村村主任李荣贵的家,都挤进不少投宿的游客。他家位于村西,正好处在古道的起点上。数十年来,他就守着这条古道,坐看行走在路上的人来人往,古道上的一切,他再熟悉不过。

山坑村有506年的历史,然而村里人却说不清,汤松古道有多少岁了。有村民猜测,古道的历史也有500多年了,可能是先有古道后才有村。

汤松古道给人的初印象,是一片火红。这里种植着大片红叶石楠,66岁的山坑村村民苏金龙就沿着古道,把一株又一株苗木用扁担挑出来,运到城里去卖,于他而言,这是一条致富路。

66岁的村民苏金龙,将一捆捆红叶石楠苗木运出去,于他而言,古道象征着希望。

66岁的村民苏金龙,将一捆捆红叶石楠苗木运出去,于他而言,古道象征着希望

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山坑村以西的山上不通公路,汤松古道是附近村民出门的第一选择。从山坑出发,沿着汤松古道,可以走到金华与松阳交界的珊瑚村、银岭村,最后抵达松阳境内。一路上,全是旧时留下来的青石路面,斑驳之间透出岁月沧桑。

汤松古道手绘图

汤松古道手绘图

汤松古道天然去雕饰,保持自古以来的原汁原味。古道过去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古道上要是破了一段,山里人会就地挖石头填上,古往今来,莫不如此。

李荣贵清楚地记得,山坑村与古道一衣带水,曾繁盛一时,来往行人一多,山坑村便成了驿站,店铺林立。半个世纪前,光村里的副食品商店就有十七八家,集市上的肉铺有五六家,周边各地客商云集于此,村里的老街上人川流不息,茶馆里,人们嗑瓜子聊的,那是天南海北的故事。“六七十年代,汤松古道上,一天还有好几千人走。”山坑村一度成为山坑区,山坑出来的小伙子找对象,姑娘们都高看一眼。

忽然有一种错觉,这个小村落就好比是如今的“高速公路服务区”,风尘仆仆的路人渴了,这里有水;饿了,这里有热腾腾的饭菜;累了,这里有旅店,就此歇下……

走出约两公里,偶遇古道上第一个歇脚点:下凉亭。旧时,络绎不绝的骡马队伍排出一字长蛇阵,浩浩荡荡行走在这里,山里的土特产和人们的生活用品,就这样被一车车运出大山。盐商们累了、乏了,便和衣在亭中打个盹,醒来后继续上路。

下凉亭,只有两面破败的墙诉说岁月沧桑,据说,当年粟裕带着红军挺进师路过这里。 (许健楠 摄)

下凉亭,只有两面破败的墙诉说岁月沧桑,据说,当年粟裕带着红军挺进师路过这里

如今的下凉亭已不能为路人遮风挡雨,只有两面破败的墙诉说岁月沧桑,厚厚的青苔蔓延开来,“封印”无数往昔的影子。

古道边有一条分叉小路,粟裕将军和他领导的工农红军挺进师就从这条古道上走过。的确,塔石作为金华的“革命老区”,交椅山村是红军活动驻地之一,村内现存的标语有“当红军最光荣、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农民起来实行土地革命、打倒卖国的国民党”等七幅标语,用黑墨书写在民居的土墙上。1935年,粟裕、刘英率领的工农红军挺进师,就曾在塔石这一带开展革命活动。

青石板的古道,沿着东西走向的山脉,修在了半山腰,一路向西,缓缓而上,循序渐进。当年的开路先锋们不但有智慧,还颇有远见。不似有的古道那般坡陡路险,似乎考虑到了挑担者、马队的通行便利。因此,走起来没有那么费劲,而事实上,这条古道的海拔并不低,高处约800米,低处约400米。

一条古道上的风景,隐隐约约能从一个侧面看出当地山民的生活百态。春意正浓,路旁的油茶树抽出嫩绿的新芽,枝桠延伸到古道上,调皮地与游人“击”个掌,生机无处不在。当地人说,从起点处的那一片红红火火的石楠,再到沿途时不时可见的油茶树,无不透出当地人靠山吃山的传统。李荣贵说,油茶树业是当地主要的经济作物之一,山茶油是塔石的一大特产,这里的山民几乎都有榨油茶籽的习惯,除了留够自己吃的那一份,其他的都卖到大山外面去,他们渐渐明白,这些生态、绿色的山里土货,运到城里,就是相当抢手的好东西。

78岁的徐石发步履矫健地行走在古道上,肩膀上,背着一整根重约10公斤的毛竹,腰间绑着一个白色布袋,里头装着5公斤春笋。“20多斤东西背在身上爬山,不累吗?”“嗨,山里人,早就习惯啦。”

徐石发是古道附近坟岩村杨婆岭自然村的村民。这已经是他这一周来第二次上山砍柴了。“砍一根毛竹当柴火,顺便挖点笋炖腊肉吃。我家睡的棕床,也是从山上采的料。”在他看来,活到这把年纪,对这片山、这条古道有很深的感情,满山是宝,生活离不开。

[ 古道探秘 ]

一场突发的冰雹与一盏“珊瑚雾云”

目送徐老渐行渐远。不经意间,天逐渐阴沉下来。雨点落下,越来越密。气象预报预测当天无雨,于是都没有带伞。这一段古道边多为矮灌木,避无可避。俗话说,晴带伞,饱带饭,后悔不已。

雨越下越起劲,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浇得人从头到脚透心凉。那一刻,真真切切感受到什么叫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那一刻,才真正感受到古道凉亭、沿途村落的意义所在,它们一如浩渺大海中的小岛、沙漠中的绿洲,是可供休憩和挡雨的避风港。于是,恨不得踩上三太子的风火轮,一咕噜冲到上凉亭、珊瑚村,

雨下了约莫半个小时,“快看!冰雹!”李荣贵喊道。一粒粒白色小珍珠掉落在青石板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弹起来,又落下去,顽皮得跳跃着。

我们找到一处灌木丛躲避,一边向珊瑚村求援。电话那头二话没说,迅速派了人上山送伞。这些事,在过去并不鲜见。行走在路上,干粮吃完了,累病了、摔伤了,谁要是有点困难,只需捎个信,就近的村就便会来人帮上一把。

这条古道像一条纽带,将村与村、县与县紧紧串联在一起,既是乡亲们互帮互助的“爱心廊道”,也是沿线村民利益共享、荣辱与共的“生命廊道”。

雨小一点时,接着赶路。与送伞人的汇合地,恰好就是上凉亭。那个传说中埋了朱元璋宝藏之地。相比下凉亭,上凉亭保存较为完好,木结构屋顶和土墙, 一看就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上凉亭对面,几株野桃树开得旺,莫非,朱元璋的宝藏就在这片桃林之下?

无力考古,只好赶路。天渐渐放亮,拨云见日,来了一场“太阳雨”,一道彩虹跃然空中,树叶缝隙间透出的光影,点滴洒在石板路上,美不胜收。走着走着,烈日当空,天彻底放晴,正所谓十里不同天,便是如此。忽然乐观地想,见过了这一路的风雨和彩虹,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继续徒步七八里路,眼前的山坡上,出现一片碧绿的茶园。眼下正是采茶的时节,对于茶农来说,这是一年当中最忙碌的时候。

这种茶,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珊瑚雾云”。据说,在山民们眼中,这些茶就好比是塔石的“龙井”。一位老茶农告诉记者,这片珊瑚村附近的山坡上,由于海拔高,这里常年云雾缭绕,雨水频繁,是种茶的绝佳地块。“珊瑚雾云”由此得名。

古道上的高山茶园,海拔800多米,是珊瑚村当地特产,名叫“珊瑚云雾”。一年当中多数时候,这一带都是云雾缭绕,因此得名,这是当地山民引以为傲的特产。

古道上的高山茶园,海拔800多米,是珊瑚村当地特产,名叫“珊瑚云雾”。一年当中多数时候,这一带都是云雾缭绕,因此得名,这是当地山民引以为傲的特产。

[ 古道探秘 ]

一口闽南腔,藏着怎样的历史渊源?

越过茶园,顺坡而下,穿过一片茂密的竹林,一个小盆地尽收眼底。座落于汤松古道旁这处盆地的珊瑚村,一样有着神秘而传奇的往事。这个群山环抱的小村落,海拔有800多米,宛如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巧的是,在民国时期,塔石乡曾名“桃源乡”。

古道竹林,穿过这片竹林,就到了桃花源一般的珊瑚村。

古道竹林,穿过这片竹林,就到了桃花源一般的珊瑚村

白墙黑瓦,呈现出古朴的徽派建筑风格,依然傍水的小山村别有一番风味。全村只有180多人,绝大多数村民都姓廖,据说,他们的祖先是清朝雍正年间从福建上杭古田(即著名的古田会议所在地)迁移至此的。廖氏族人在这里繁衍生息,迄今已历十七代。因而,与当地金华人不同,村民们说的是闽南方言。

珊瑚村全景

珊瑚村全景

廖氏祖先缘何迁居于此?宗谱一翻,谜底揭晓。据《珊瑚廖氏宗谱》记载,廖氏先祖名叫廖文仕,说到他搬家的故事,可谓一波三折。

雍正元年(1723年),当时廖文仕正当年少,家中弟兄好几个,都想出去发展。那时,就有宗亲去浙江江山、兰溪等地谋生,生意做得不错,买了房子和田地定居下来,廖文仕也想去浙江。南行至浙地汤邑(汤溪)山区谋求立业。几经周折,在塔石乡岱上仓门里一财主家打长工并入赘,然好景不长,财主经常欺侮他。他决心离开这里,她的妻子看在眼里,愿生死相依。于是,两人挑着行李去开创新生活,他们沿着汤松古道一路向西遁入大山深处,不经意间,四周豁然开朗,三个湖型山坳环绕着中间的小盆地,这里天蓝水美,草木森森,与世无争。夫妻俩欣喜万分。于是,廖氏先祖在此繁衍生息,并依地形取名为三湖村。后来,有村民认为,村名应更雅一些,遂改名为珊瑚村。

村支部书记廖旭荣说,村里人最引以为傲的,是后山上这片古树林,四五百岁的红豆杉、100多岁的枫香和黄山松,春天里,古道和村落都是彩色的。沿途的梯田、瀑布、古树群、茶山、竹林……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映山红,如同一幅油墨画。很庆幸,能在最美的季节遇见你。

古树林旁,义乌市民老王来了就不曾离开,他租下了一栋房,一心做他的“陶渊明”。他有几分田种种菜,水池里养了鱼,房子正在装修,逢年过节,打算把一家人都接过来一起住。“山里空气好,水好,都是山泉水,把城里买来的鱼带进来,在水池里养上半个月,捞出下锅,鱼肉的味道都变得纯净了许多。”老王说。

平时不住时,这里便作为民宿。无论是山坑村,还是珊瑚村、岭边村,开发旅游资源、发展民宿和农家乐,已成为村民们的共识。商队的阵阵马蹄声,伴随着古盐道的没落烟消云散。如今,盐商走了,游客来了,商机犹如昨日重现,古道旁的山民又有了新的希望。正是:盐商骡铃何处闻,旧时繁华今犹存。

余仓古道:

在余仓村,除了花海,还有梯田、瀑布、古树群等景观,古树以枫香等阔叶树为主,村口有一对石拱桥,山涧穿过古树群流入梯田,高山梯田呈现出一派雄伟秀丽的景象。叠加式的瀑布群气势磅礴,可沿古色古香的游步道近距离观瀑布。村庄路旁种植了100多亩梨树,3月底至4月上旬可以观赏到梨花胜雪的美景。

[ 古道拾零 ]

余仓古道:汤松古道同胞兄弟,号称“游客必去”

在山坑村东边,直线距离约为2公里的地方,有一个余仓村。那里有一条“余仓古道”。它有500多年的历史,与汤松古道一样,也是一条古盐道,二者共同点颇多,可谓是同胞兄弟。在塔石的诸多旅游攻略中,余仓古道号称“游客必去”。

“余仓古道”始于壁下村,终点在岱上村,海拔约为六七百米,全长约4公里,古道被余仓村一分为二,两段路都是2公里左右。

余仓村村口,一条飞流瀑布气势磅礴,珠玑四溅,它叫“五叠瀑”。顺着游步道而下,瀑布分为五层,落差约有100多米。头顶的银杏叶,落入层层飞瀑,这般意境,难得一见。此处作为“古道第一景”,并不为过。古道沿途全是密密麻麻的梯田,甚为壮观。

里龙潭

里龙潭

岭边古梯田2 (1)

岭边古梯田

岭边古梯田1

岭边古梯田

余仓村是一个古村落,古道与村口交界处,也有一个古树林,有200多株老树全是百年古树。除了古枫树,还有苦楮、青栎等。去了余仓古道你才知道:原来古枫树可以这么大、这么高,枫叶可以这么红。村里68岁的老会计钟隶靖说,自古以来,塔石就有一句话:“上阳源头的屋,高田余仓的谷。”余仓自古就是富庶之地,粮仓里常有余谷。元末清初,叶姓人从天目山迁入此地。据说跟在牛头山修炼成仙的叶法善同宗同源。

每到节假日和周末,来余仓自驾游的私家车经常在村口排起了长队,来走古道、在农家乐吃饭的游客络绎不绝,“古道经济”红红火火。

古道攻略:

出行提示:婺城区塔石乡,从市区出发,沿白汤下线—汤苏线,最后抵达古道起点山坑村。步行入古道,路线为:山坑村—坟岩村—珊瑚村—银岭—松阳。

旅游建议:目前,这条古道保存最为完整的一段,是山坑村—坟岩村—珊瑚村这前半段,路程也不长,全程5公里。由于古道的多数路段较平缓,步行时长约3小时。

建议在汤松古道起点处,先游览古道北侧岭边村的古梯田。春光无限好,这是这条古道周边景点中最壮美的一个。可在古道附近住一晚,看繁星点点的星空和银河,早晨起来看日出,岭边村、山坑村、珊瑚村都开发了民宿和农家乐,吃住不成问题;山坑村有一个瀑布,名为“里龙潭”,也可以去看一看。

从起点出发爬古道,出发约半个小时,可见下凉亭,可休息一下接着走。再往前是坟岩村,但需走古道的岔路前往;过了坟岩村,再走约两公里,便是上凉亭,尔后,遇到一个路口,分别通往龙游、松阳、汤溪、珊瑚村。建议往西北方向走小路前往珊瑚村。

再往前走近两公里能到珊瑚村,沿途能遇到一片茶园,下坡后入一片竹林。珊瑚村的古树林是不得不去的景点。

当地特产: 最受游客欢迎的,非塔石番薯干莫属。塔石的众多村民,每年都有晒番薯干的习惯。这里的番薯干香甜可口,让人欲罢不能。到了珊瑚村的高山茶“珊瑚雾云”也是好东西,可向当地村民买一些来;春天进山,既能过一把挖笋的瘾,也少不了带些春笋回去。也不知为何,塔石的笋有点甜。

相关链接:推荐另两条塔石古道

棺材古道: 这条名字听上去实在太诡异了,令人瘆得慌。古道的所在地,老人们都称呼这里为“棺材坑”,因此得名。据说,棺材古道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一些驴友嫌这个名字太难听也不吉利,把它改名为“官财古道”。

古道路线:从小埠口村—下坞村,它是下坞村人进出大山的交通要道。七八年前,下坞村已经搬空,驴友们称它为“神秘无人村”,古道变得人迹罕至。这条古道地形很特别,有33个拐弯,左一个右一个穿插着,一共33个拐。

古道上有煤矿洞遗址,有冷水孔、红色苔藓岩石,还有一个烈士墓,早些年,当地小学安排扫墓活动,就去这个烈士墓。

东岭古道: 塔石村—东岭村—高田村,全长1公里多,徒步半个小时。从塔石中心小学边上的小路进去,绕过小学操场的围墙,就可以看到前往东岭的石阶路。

一路上,石阶很完整,很适合带着小朋友参加亲子徒步活动,一起去锻炼身体。古道两旁翠竹连绵。爬完东岭的山路,可以看到对面的高田村(已搬空),可以直接从东岭徒步过去。在高田村有一颗华东六省最大的红豆杉,可考证的年数已经有至少500年以上的树龄。

来源:金报全媒体 作者: 责任编辑:吴慧贤
关键词: 盐商 古道 汤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