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点亮老金华的功勋发电机 别让它再受污水浸泡之苦

提示: 在市区西关街道山嘴头村,有一座近乎被人遗忘的湖海塘电站。

rf7516

机身上的铭牌

rf7517

湖海塘电站外景

rf7515

“污水漫进来涨到这个位置”

rf7518

1号机组

在市区西关街道山嘴头村,有一座近乎被人遗忘的湖海塘电站。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浙江省投产建设的第一座小型水电站,电站里的美国造一号机组,是1950年从刚解放的四川成都缴获的战利品,它照亮了金华城半个多世纪。因上游工程改造等原因,电站已经近5年没有发电,这台品质优良的发电机组,更是经受了下游污水回流浸泡之苦。

记者 阮 锋 章馨予 文/摄

新中国成立后浙江第一座水电站

湖海塘水电站隶属婺城区苏孟水电管理处,是梅溪流域梯级开发的最末一级。梅溪流域的水流自安地水库往下,分别流经安地一级电站、安地二级电站和苏孟电站,苏孟电站尾水与梅溪汇合后,在铁堰水闸的调控下经过5.3千米的引水渠进入总库容426万立方米、集雨面积20平方千米的湖海塘水库,再经过2.5千米的引水渠进入湖海塘电站前池进行发电,尾水经水电渎排至婺江。

位于大黄山脚的湖海塘电站闹中取静。负责看管的老人余其洋说,电站原有8名员工,因为没水发电,8名员工都已抽调到苏孟电站上班。沿红漆扶手顺木梯而下,昏暗的光线下,厚重的年代感扑面而来。这台绿色漆皮加身的大家伙静卧在90平方米的车间里,机身有少许漆皮脱落,裸露部分已生出铁锈。走近细看,铭牌上的字母“WESTINGHOUSE”“MADE IN USA”显示,它是由美国西屋电气公司制造的。“外国机器的材质就是好。”老余说,它的装机除了美国造的发电机组,还有美国Morgan Smith(摩根史密斯)公司1944年制造的水轮机组和美国胡德华公司制造的油压直缸式调速器。

“根据相关史料记载和水电站老师傅的回忆,这台水轮发电机组是解放战争时期,从四川成都军阀杨森手上缴获的两台发电机组中的一台。另外一台被送到了广东。”苏孟水电管理处主任黄锦来说。

1950年1月,湖海塘电站工程正式动工兴建,同年10月25日正式建成发电。电站建成之初还有部队驻军保卫,可见当时电站之重要性。这是金华有史以来第一次使用水力发电,也是浙江省第一座小型水电站。那时,金华城区一片光明,群众欢欣鼓舞。据介绍,新中国成立前的金华城区人口只有4万多人,一到晚上暗淡无光,只有比较热闹的西市街,还可看到灯光闪闪,唯一的长乐戏院点的是几盏煤气灯和电石灯。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靠它点亮金华城

湖海塘水电站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金华城的经济建设和人民生活作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就连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潘家铮院士也曾写文叙述湖海塘电站的建设始末;在《中国小水电发展史》中,由当时的总工韩继绍撰写的湖海塘篇里也详尽记载了湖海塘水电站的具体情况。

1948年,为从根本上解决金华城区照明和金华湖海塘下游城南、秋滨等乡镇1.5万多亩农田的灌溉问题,原国民政府浙江省水利局金华江水利工程处徐焕章、韩继绍等人提出建设金华湖海塘水力发电暨灌溉工程的方案,兴建一座装机200千瓦的小型水力发电站,但当时国民党政府正忙于打内战,未过问此事。

1949年5月金华解放后,徐焕章和韩继绍向金华专署提出该方案,请当时的金华驻军三十五军政委张雄、金华地委书记冯起、金华专署专员杨源时等党政军领导到现场实地勘查,并向浙江省党政主要领导谭震林和谭启龙作了汇报,获得两位领导的肯定和同意。

1950年1月起,从梅溪拦河坝到西关尾水渠,全线长20公里的工地上,每天四五千人日夜施工,场面非常壮观。经过9个月的艰苦奋斗,1950年9月30日电站试车发电。1950年10月25日,正式向金华城区供电,成为当时城区的主力发电厂,占供城区用电量的97%左右。首次水力发电后,金华水电站建设高潮迭起。1958年5月,开始兴建双龙溪的“一垄八站”,水力资源实现流域梯级开发。

1983年,湖海塘水电站进行了扩建,新增一台200千瓦的发电机组。2000年,在不改动原貌的基础上,对老机组进行增容,增容后容量达到250千瓦。2005年至2008年间,电站又陆续更新改造了微机监控系统,发电机组调速系统,淘汰技术落后的主变和站用变,更换为节能高效的新型变压器,更换老旧的高压电缆,修复存在隐患的水工工程,对863米水电渎进行拓宽,使尾水下降0.5米。通过优化水源调节,保证了安全高效运行,电站年均利用时间达5000小时左右,老电站焕发出新生机。

昔日老电站因种种原因停运闲置

2012年6月,市区实施一环南线与一环西线贯通工程。为配合市区重点工程建设,湖海塘电站暂停运行。2014年10月,隧道主体工程竣工后,开发区又陆续展开了湖海塘清淤、330国道拓宽改造、湖海塘公园建设等工程。由于受到工程影响,湖海塘电站至今未能通水开机运行。

如今湖海塘电站已停机近5年。由于停机时间过长,发电机组的电气部分已经受潮接近报废,机械部分也锈蚀严重。“因为开发区在水电渎渠道增设景观和拦汚栅,去年污水和溪里的水都漫了进来。最严重的几次,机身的一半都被水淹没了。”老余说,每次一涨水,管理处就得马上调派修理工来把水抽掉,拆开机壳再清洗过,接着用大灯泡烘干,再擦油保养。

在近些年的湖海塘进水渠(安地水库灌区中干渠)、电站尾水渠(水电渎)改造工程中,渠道内增设了不少景观、水坝和拦污栅,虽说整体环境有所提升,但渠道的过水能力却大大降低,这也给电站的重新投入使用和正常运行增加了难度。黄锦来说:“希望有朝一日这台发电机能再次运行,发挥它应有的效益。在此也呼吁社会各界和相关部门,保护好见证金华水电发展史的‘活化石’,在日后湖海塘水域周边的开发建设中能够从长计议,做到合理规划、施工和建设。”

“这也是水电渎治理的一个难点。”金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马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相关部门曾采取生态修复、净化污水等方案,要达到净化的过程,必须将污水一道道拦住、一道道净化,由于水电站处在上游,污水从李渔路的桥洞过去,地势相对较低,如果雨水很大就容易造成回流。“目前我们也在衔接工作,希望能更好地发挥湖海塘水电站的作用,毕竟要打通各路水系,它也是很重要的一环。”马越说。

来源: 作者:阮 锋 章馨予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