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让中国故事重新被看见

提示: 在《中国故事》没有出版之前,就已经成了一个小小的文化事件。

章果果                       

在《中国故事》没有出版之前,就已经成了一个小小的文化事件。这本书以众筹的形式来到读者面前。不必说,参与众筹的大部分是家长,他们想让孩子看看地道的中国故事。因为,一个现象已经显而易见: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乃至哈里·波特摆在孩子的案头枕边,而中国故事却已经久违了。

对此,浙师大人文学院副教授、儿童文学作家常立认为,一苇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她开启了一扇门,让中国故事重新被看见。

他说,“五四”期间,有一股民间故事收集和整理的热潮,包括周作人、赵景深等人都参与其中。有人以“林兰女士”为名收集了1000多个故事,这是第一次有意识地为儿童进行的收集和整理。此后,民间故事也有过多次的搜集和整理,虽然很多时候这种搜集和整理带有运动的性质。中国民间故事作为丰富的宝藏,是儿童文学研究的很好资源。只是,最近几十年来,民间故事大多停留在学术研究的层面,储存在图书馆里,并没有成为活的故事,没有来到孩子的枕头边,眼睛里。原因在于,这些民间故事拿到今天来看,语言上有些“隔”,在故事主题上也是鱼龙混杂,有些不适合孩子的价值观,也有时代和历史的局限。

另外,长时间以来,少有人来做中国民间故事的整理和重述工作,是因为民间故事的采集和研究者长期以来有一个固定见解,认为民间故事应该原汁原味,这才是价值所在。那时候由于研究材料所限,很多人认为其他国家的童话故事都来自于原始的采集,但到今天我们就知道了,国外流传至今的童话故事都经历过作家重述的环节,比如,卡尔维诺写《意大利童话》,而《格林童话》大幅度修改了七次,才形成了今天的版本。何况,民间故事的传播一直是个动态过程,不同的讲述者赋予了故事不同的形态。所以,从根本上说,不存在完全原汁原味的民间故事。

“我们缺的是像格林兄弟、卡尔维诺、安吉拉·卡特一样,以一个人、一支笔、一颗心来面对中国故事的作者。一苇重述《中国故事》的意义在于,如此体量和规模的重述(除了这本,还有100多个故事等待出版),并且,是以现代的表达方式来进行,这是少有的。而且,她以孩子为师,她重述的每一个故事都给孩子们讲过,孩子们觉得好的就保留,孩子们觉得不好就修改。这是一个特别的视角。”而重写故事是一件艰苦的工作。这一点,自己也在重写《林兰童话》的常立也深有体会。在历史和当下之间怎样调整,他人与个体之间怎样平衡,这正是难度所在。“一苇找到了自己的方式,完成了和中国传统故事的对话与交流。”他说。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周末部 章果果 责任编辑:胡越
关键词: 中国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