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有什么东西在《中国故事》里复活

提示: 有些故事深深让人喜欢,比如《蛤蟆孩儿》。

章果果                          

有一阵,我觉得应该给这个每天念叨着海绵宝宝、小猪佩奇、超级飞侠的孩子看点中国动画,当然,天天在电视上巡回演出的熊大熊二除外。我也觉得,应该给她讲点传统的中国故事,让她知道在吧啦吧啦小魔仙和苏菲亚公主之外,还有田螺姑娘、月中嫦娥和东海龙女。

我找到了上世纪80年代的《九色鹿》,以及上世纪60年代的《大闹天宫》《小蝌蚪找妈妈》。这都是经典的然而画质已经有点糟糕的动画片。而在故事书方面,还真没有太多发现。仅有的就是台湾汉声出版社30多年前出版的一整套《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收集了362个故事,一天讲一个,一年正好讲完。

后来,看到“一条”在众筹《中国故事》,果断参与。因为喜欢“中国故事”这个书名,也被作者一苇花几年时间整理重述中国故事的虔诚所打动,以及,先睹为快的《范丹问佛》。我喜欢这个故事的自然和质朴,而且,它带来了一种奇妙感受,好像小时候的什么东西在故事里复活了。

timg

一个月后收到书。看了几篇后,各种记忆纷至沓来。想起童年时每到年初一晚上,妈妈总要念叨,今晚老鼠嫁女儿,早点关灯睡觉。她说小时候最怕经过村里某个拐角处,因为那里的房顶上坐着一个长竹竿鬼,专门吓唬路人。而我小时候最怕的是口口相传的“水鬼”,据说它一个晚上要跳十八口塘。那些淹死的人,都是被水鬼拖走了……

我很羡慕一苇,她有一个装了一肚子故事而且极能讲故事的盲爷爷。他讲罗隐生成个乞儿身,却长了一张皇帝嘴,金口一开,说什么是什么。他讲姜子牙倒霉,只能去卖咸鱼,咸鱼淋了雨水,竟一条条活过来,泼啦啦顺着雨水,跳到河里去。

回忆起来,我小时候似乎就没碰到过一个特别能讲故事的人。或许,讲故事在那时已经成了一种快要失传的技艺,或者,电视时代的到来,代替了这一最古老的娱乐方式。不过,成长于上世纪80年代的儿童,还是会知道各种各样的民间故事,因为当时出版了大量的民间故事书。所以,我看《中国故事》,觉得大部分的故事似曾相识,小时候肯定读到过,不过记忆只剩一鳞半爪了。

于是,我明白了为什么一开始读《范丹问佛》时会有一种类似于“复活”般的奇妙感受,包括拿到书后的阅读过程,这种奇妙感受一直伴随。复活的不仅仅是小时候读到过的故事,还有故事带来的中国民间气息———我们曾经熟悉然后遗忘的东西。

其实,也可以将“气息”上升为“精神”,不过,精神这么形而上的词汇,还是留与专家学者去解读,而气息,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的。

读到《十兄弟》一篇,惊叹于民间夸张的想象。兄弟几个想烧鱼吃,没有柴火怎么办?这时老八来了,老八是个大脚板,听说没柴呵呵直乐,他前天上山打柴,脚底板扎了一个刺,正好可以挑出来当柴火。他往脚底板一挑,挑出一棵大椿树。不一会儿,鱼烧熟了。老九是个大嘴巴,他说先尝尝这鱼香不香。他只尝了一口,七八十斤鱼还不够塞牙缝呢。老十看鱼没了,气得直哭。他是个大眼睛,一哭不得了啦,大雨滂沱,发起大水……

读着读着就想起以前采访过永康一个唱鼓词的盲艺人,他叫李世林。敲着一面小小的牛皮鼓,打着两块竹响板,他给我唱了一个小小的滩头,他说是类似于《笑林广记》里的东西:“敲起鼓板响堂堂,杭州出了个大姑娘。杭州城头当凳坐,钱塘江来当浴堂……鞋头尖,当戏房;鞋后跟,当戏场;中央一个大名堂,还要摆十桌贺喜酒,还要摆九场赌博场……”这个杭州大姑娘,和那十兄弟异曲同工。

相对于“鼓词”,李世林更喜欢说自己是“唱故事”。他说,故事唱得好不好,要看你会不会“化”,既要通俗易懂,又要形象生动。他12岁学艺,出师后就拄着拐杖,开始了走乡串村唱故事的生涯。他的肚子里,装了几百本故事。

在从前,有许多这样专门唱故事的民间艺人,还有更多田间地头的故事高手,他们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化”出了浩瀚如海的民间故事。正是在一代又一代人的讲述中,故事得以流传。

一苇也成了像爷爷那样讲故事的人———在这些故事长达N年没有被讲述之后。她是小学老师、儿童文学作家。有一次去图书馆借书,发现小时候活灵活现的民间故事,到了书里变得又土又呆。2010年,她开始重述中国故事。然后,发现自己掉入了中国故事的汪洋大海。潜泳6年,有了这第一本《中国故事》。

卡尔维诺曾说,“当童话还作为一种口头文学传统存在时,尚没有年龄的分别,一则童话只是一个奇迹故事,其中满是那个文化时期所需要的粗俗的表达方式”。一苇重述的《中国故事》显然有了年龄的分别,她把读者定位为孩子。除了保留了民间故事的精髓、质朴的气息之外,她“化”出了适合于当下、适宜于儿童的表述方式。

有些故事深深让人喜欢,比如《蛤蟆孩儿》。故事的结尾,小蛤蟆变成了骑白马的少年,他跑得风一样快,在赛马比赛中得了第一名。整个草原连带着花和草都在为他喝彩,可是他四处张望,却找不着小公主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于是乎,这热锅上的蚂蚁骑着白马,跑呀跑,跑呀跑,一路跑回到那丛洁白的野百合前。

美丽的小公主正在野百合花下哩,她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手中那件皱巴巴的蛤蟆皮衣。” 而比较适宜低幼孩子的《老虎不怕就怕“漏”》《咕咚》等等,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讲给女儿听了。我希望,她的童年不缺乏好的中国故事。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周末部 章果果 责任编辑:胡越
关键词: 中国 东西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