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东阳金报 > 正文

我是特型演员

也许第一眼你会害怕 但我们在认真追求自己的梦想

提示: “小不点”韩梦武 韩梦武今年32岁,身高仅

“小不点”韩梦武

韩梦武今年32岁,身高仅1米28,在横店漂泊闯荡已有十多年。他已经完成了当初想要演戏的小目标,也让很多人认识了他。现在的韩梦武有一个更大的梦想:做制片人,做导演。

初来横店

他给剧组送了

一年多盒饭

“在横店你提‘韩梦武’没几个人知道,你要说‘小不点’,那吃饭都可以赊账哦。”韩梦武笑笑说,小小的个子散发着乐观的正能量。

韩梦武个矮是天生的,从娘胎出来的时候,身子很小,头特别大,那时候医生就说,他可能活不了几年。9岁才上小学,成绩虽然不算差劲,但高中读了一年后,韩梦武就辍学了。“我这个头,考大学不容易,回家种地也干不了。”韩梦武说,他离开学校后就学起了唱戏。

然而,唱戏行当,身高也是个硬伤。韩梦武又转行学起了吹乐器,他说:“民族的,西洋的,都会点,但不精。”

一天,他在电视上看到郑州一个演员培训学校招人,心想自己的身材或许可以去演戏。“我要去拍戏。”韩梦武跟父亲说。一辈子农民的父亲一脸惊讶:“你去哪儿拍戏啊?”……

因为特殊的身材,培训学校还给韩梦武优惠了费用。好景不长,不久培训学校倒闭,韩梦武和同学在老师的指引下,来到了横店。

2005年1月的一天深夜,韩梦武哆哆嗦嗦下车抵达了横店。“天气冷,衣服少,前一天好像还下过雨,在没有路灯的泥巴路上,深一脚浅一脚,住到了50元/月的出租房。

初到横店的韩梦武还没开始群演生活,就被打击了:你这种特型最多待两个月就得喊着回家。似乎被说中了,韩梦武根本接不到戏,很快就把家里带着的钱花完了。

好在,好人的性格也让韩梦武认识了好人。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开始给剧组送盒饭,没想到,一送就送了一年多。

为了让他出镜

刘烨与他商讨动作

给剧组送盒饭,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给自己增加了出现在剧组工作人员面前的频率。2007年,韩梦武接到了人生的第一部戏———电视剧《咏春》,而且第一次就碰到了大场面的拍摄。

“谢霆锋和洪金宝的儿子在打擂台,我们一群人就在下面助威呐喊。”韩梦武说,“大场面不算好机会,因为人多,很难被带到镜头”。好在,第一次拍戏的韩梦武全情投入,喊得很认真,也很响亮,加上特殊的身材,就被摄影师抓住了镜头。

“那次本来没打算去的,那时候等不到戏,有点退缩了。后来群头说,500个人的大场面,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就去玩玩呗。”对自己的第一次,韩梦武记忆犹新。

后来为了生存,韩梦武在洗衣公司打工,2008年开始在KTV兼职,直到现在。而正是这份KTV娱乐众人的工作,让韩梦武体会到艰辛的同时,也认识了很多人,演戏的机会随之增多。

《画江湖之不良人》《鲛珠传》《大轰炸》《九州天空城》《长安侠影》《怪医文三块》……韩梦武先后拍摄了20余部作品。“特型演员戏路是比较窄,机会也少,但是一旦有戏,肯定是有镜头有台词的。”韩梦武说,而合作过的众多大牌演员,也让他感觉亲切。

拍《大轰炸》的时候,韩梦武演茶楼的店小二,有一场戏,是刘烨抱着炸弹,然后大家要逃跑。“在第一次跑的过程中,我就在刘烨旁边,两个人一起跑的。结果导演喊卡后,刘烨就跟我说,不能并排跑,他都把我挡住了。然后就跟我商量,要么他先跑,要么我先跑,错开了才能带到我的镜头,他还教我别跑太快,太快镜头也会抓不到。”韩梦武说,很多演员其实都挺好的。

在拍电影《鲛珠传》时,韩梦武卡词了,王大陆就笑着鼓励他:“兄弟,别紧张,我不着急。”

车门没关好

整个人被甩了出去

拍戏给了韩梦武很多不可思议的经历,有幸福的,也有心酸的,但他说,这一切都是美妙的。

2009年拍摄《烈野人》,韩梦武在里面饰演一名主持人,有一个情节是他主持结束,然后被突然出现的野人抓住,直接扔上了天。“那个镜头,从一楼吊威亚,直接飞到了5楼,那是我第一次吊威亚,不过好在没什么动作,也算拍得顺利。”韩梦武说,“后来拍《长安侠影》吊威亚才可怕呢,我本来个子就小,还要在高处飞来飞去,房顶跳来跳去,太紧张了。”

那一次,这场戏拍了三个多小时,下了戏后的韩梦武还沉浸在高空状态中,不敢动弹。

还有一次,是在拍摄《怪医文三块》,韩梦武饰演副官,在明清宫苑拍摄一场驱车逃跑的戏时,因为车门没关好,急速前进的车子在拐弯时,韩梦武整个人就被甩了出去,连滚带爬五六米远,手臂蹭破了皮,伤到肌肉,休养了一个月。

拍戏经历的增加,让韩梦武有了更加大胆的想法:自己做制片人。去年,他组建了小团队,在朋友的支持下,拍了第一部网络大电影《傻子不傻》。从演员到制片人,韩梦武说自己是一边学一边干,身边很多专业的朋友提供了帮助。“做演员时,你只需要说好自己的台词,演好自己的动作,但制片人就得掌控整个剧组,灯光、预算、演员、盒饭……都得管。”韩梦武说得津津有味。

今年,韩梦武还有两部作品在筹备,未来还想自己导戏,他说:“三十而立的年纪,该有更高的目标。”

“外星人”李平安

“特型演员挺稀有的,如果韩梦武这种算东北虎等级的话,李平安就是大熊猫等级的。”李平安今年33岁,来横店3年多,他说:“基本都演坏人了,我这形象,可让人同情不起来。”

北漂过 还曾下井挖煤7年

记者约见韩梦武时,李平安是跟着他一起过来的,两个人因为一部戏认识,然后成了好哥们。说实话,见到韩梦武前,因为看过照片,所以没有太多的讶异,但初见李平安,确实心生了害怕。或许是看出了一些胆怯,一旁的韩梦武开起了玩笑:“很多人第一次见,都怕他,虽然长得奇怪了点,但跟我一样,绝对是个好人。”

和韩梦武的“小不点”一样,多数人都习惯称李平安“外星人”,因为他的长相太与众不同。这与众不同的长相,让李平安戏约不断,但曾经也让他有过轻生的念头。

李平安出生在湖南的一个小山村。他一出生,父母就惊呆了:这个宝宝跟其他人长得很不一样。他从记事时起,就一直遭受别人异样的眼光。上学后,没人愿意和李平安同桌。因为自卑,李平安一直戴着鸭舌帽,试图遮住脸,但总有调皮的同学常把他的帽子摘掉。

“后来慢慢习惯了别人的眼光,脸皮也就厚了。”李平安说,初一读完后就退学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形象或许可以当演员。之后,就去了北京,成了北漂。

然而现实总是残忍的,李平安没接到戏,还被骗了好多次。“当时看旭日阳刚,西单女孩,就脑子一热去了北京。”李平安说,“没地方睡,就去找桥洞,可最后发现,桥洞根本不让人睡。”没戏意味着没钱,李平安做摩的司机、卖烧饼、弹棉被、下井挖煤……而挖煤的生活,他过了整整七年。“感觉自己还蛮多才多艺的,哈哈。”讲起曾经的打工经历,李平安可以一笑了之。

《趁早》,是李平安很喜欢的一首歌,他说:“我不是特别擅长唱歌,但一直很喜欢这首歌,经常会哼哼,有很多共鸣,感觉在唱自己的歌。”

除夕夜一个人跑到横店

第一次看人演戏忍不住发笑

在无数个夜晚,褪去白天劳作的疲惫,李平安总会想着:去横店吧,或许有机会。然而,冬天的时候想着夏天去吧,夏天的时候想着还是冬天再去吧。

“我就这样犹豫、反复了很久,最后在2013年的除夕夜,一个人就跑来了横店。”李平安回忆道,“大晚上的,路上没人,也找不到住的地方,最后在一个网吧睡了几晚”。

正月初五,李平安走在路上,刚好遇到一个“群头”在找群众演员,他便去报了名。虽然当时没有演员证,但因过年人手紧缺,“群头”还是让他去演了一次。

“演的是个路人甲,画面里都找不出来的那种,但我还是很激动。”当群演工资不高,40元一天,一天演8个小时。为了多赚钱,当剧组要求加班时,李平安常常主动请缨,这样演16个小时可以赚80块钱。

回忆第一次演戏,李平安笑了,他说:“虽然一直有演员梦,但毕竟没学过,也没演过,第一次在片场看别人对戏,一会哭一会笑的,我就觉得很新鲜,在边上乐呵得不行,结果就被导演骂了。”

过了几天,李平安办出了演员证,也认识了好几个“群头”,他继续做群众演员,但戏约不多。一个月后,身上带着的1万多元钱就花完了。无奈之下,李平安回到杭州继续做工地。

如果在意别人的眼光

就成不了演员

转机出现于在杭州工地干了半年之后。一天,李平安接到一个来自横店的电话,说是有部作品《三少爷的剑》,里面有一场戏,需要一个特型演员,是否愿意试试。

“他说要我演一个躺在树底下将死的人,结果我听成演一个僵尸。”李平安笑着说,“僵尸也好啊,高兴坏了,第二天立马就坐车回到了横店。”

《三少爷的剑》是徐克监制,尔冬升执导,林更新、何润东、江一燕、蒋梦婕等主演,但不追星的李平安却闹了乌龙,他说:“一天的戏,林更新就在我边上,我还问他是谁,你说尴不尴尬。”而这种事,在随后出演《恶棍天使》《封神榜2》《西游降魔》《九州天空城》《鲛珠传》《五鼠闹东京》等影视作品时,也时有发生。

3年时间,李平安参演了近40部影视剧,合作过周星驰、徐克、邓超、孙俪、林更新、郑元畅、张若昀、吴亦凡、王大陆、张天爱、郑爽等。

最近一个月,李平安都在《天意之秦天宝鉴》剧组,跟欧豪、乔振宇、张丹峰合作,在里面饰演土匪三当家“小光头”。“戏份挺重的,演得也过瘾。”李平安说,比起初来横店的自己,演技已经提升了很多。

空闲时,李平安喜欢看自己参演的影视剧,并且是开着弹幕看。或许是角色多为坏人、傻子,又或许是长相有些可怕,李平安说:“出现我镜头的时候,弹幕常常会跳出‘这是导演哪里请来的鬼啊’,或是一些恶心的表情。”

不过对此,李平安已经很习惯了,他表示,如果自己都过不了这关,还怎么做演员,还怎么让别人喜欢上自己。

也许有很多人,我们改变不了他的全部,但一个人对生活和梦想的渴望,那份能量是无法预测的。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