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金华也有一个全国女子摔跤冠军和一群“摔跤女将”!

金华新闻网5月16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章馨予    

近日,一部风靡全球的影片《摔跤吧!爸爸》在刷爆朋友圈、占领各路公众号头条的同时,也将女子摔跤这项冷门的竞技体育运动重新带回大众视野。而在金华,也曾走出一个国家级女子摔跤冠军。此时此刻,还有一群金华女孩也正在摔跤垫上刻苦训练,准备以最佳状态迎接本月市运会上的女子摔跤比赛,为冲刺明年的省运会打基础。

董佳慧(蓝色衣服)在国家队的训练照

金华曾走出个全国女子摔跤冠军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市少体校三楼的摔跤训练馆,见到了曾于2015年法国巴黎国际摔跤A级赛中获得55kg级冠军的董佳慧的启蒙教练周武忠。

“这孩子在2013被选入国家队了。”翻出手机照片里董佳慧和自己的合影,周武忠是一脸的自豪和欣慰。2002年,这个摔跤伯乐在婺城区小学的一次运动会上发现了这匹“女千里马”。“当时她参加的是女子100米跑和跳远两个项目,腿部力量和爆发力都很棒,一看就是个摔跤的好苗子!”

3

其实,像《摔跤吧!爸爸》里一样,董佳慧的父亲董绍平也是个摔跤爱好者,年轻时还练过举重。作为父亲,他也早发现了女儿的异禀天赋。董佳慧刚学会走路时,就能拿起10多公斤重的东西;五六岁的年纪,就能拎起工地上的建筑用水泥砖。小学时有一回,同学家长跑来告状说董佳慧把自己儿子的手捏伤了,董绍平不相信,觉得男生怎么会打不过一个小女生呢?没想到确有其事,原来一个小男生抢女儿座位,她便拉着人家的手要求站起来……于是,出现了和电影中如出一辙的一幕:父亲对女儿说,跟我学摔跤吧!

婺城区实验中学女子摔跤队在训练

在获得2015年法国巴黎国际摔跤A级赛的冠军前,董佳慧还先后多次拿过全国女子自由式摔跤赛的冠军。但冠军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即便是天生神力的她也是即10岁起就进入少体校开始训练。“摔跤不像一般的跆拳道、散打项目,只要打到对手就能得分,里头的门道很多,技巧的发挥也很有难度。所以打基础很重要,一般需要至少两年的时间。”周武忠说,在市少体校摔跤队里,13岁的童雅莉是目前唯一的职业女队员。一年前,她从浦江中余中心小学来到市少体校,开始跟着自己练习。谈起摔跤,童雅莉的眼睛里就发着光。她说,她要向董佳慧姐姐学习,争取有朝一日能站上世界最高领奖台。

婺城区实验中学有群“摔跤女将”

看着电影中女孩们一次次对战男摔跤手的华丽镜头,观众们热血沸腾。但现实里,每一套看似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技术动作,都饱含着女孩们异于常人的付出。在市婺城区实验中学教育集团的训练房里,记者就看到了这样一群每天在摔跤垫上摸爬滚打的“摔跤女将”,了解到她们飒爽英姿背后的辛酸。

“摔跤队一共40多名队员,大多来自学校警体班。女队员有13个,基本都会参加这次市运会。”教练汪绍征说,早在2008年学校摔跤队成立之初便有了女队员,她们每年都会参加省里的青少年摔跤比赛。但由于这群孩子白天有学业要完成,所以训练一般安排在晚上进行。内容包括力量、技术、实战、柔韧性和有氧耐力等。对女孩子而言,力量体能训练是最辛苦的,深蹲时甚至需要举起七八十公斤的杠铃。另一方面,心理上也需克服与对手博弈时的恐惧。“看那个女孩,她叫华渴懿。”汪绍征指着角落里一名正通红着脸专心练习的女队员说,她的反应力、学习能力和拼搏精神是一众女孩中最出色的,在这次市运会上将参加女子自由式摔跤46kg级的比赛。

除了刻苦训练,摔跤运动员们还有属于他们自己特有的标志。汪邵征指了指自己长着增生块的耳朵,笑着告诉记者,“我们管这叫‘饺子耳’,像我这样,如果不注意,训练时间一长就会愈发明显。”由于在长期的摔跤训练和比赛中有大量的头部挤压动作,运动员的耳朵与垫子、对手的衣服、身体等摩擦会造成耳廓皮肤和软骨间出血,若未及时处理这部分淤血甚至反复刺激,就容易形成血块残留,逐渐发生纤维化,最后变成较硬的组织,造成耳朵变形,俗称“饺子耳”。除此之外,颈椎和腰也是摔跤运动员最容易受伤的部位。所以在日常训练中,汪绍征每次都会提醒女孩子们注意保护自己。

女子摔跤项目需要更多关注支持

跟汪绍征一样,周武忠也在采访中表示:不同于跆拳道、柔道等体育项目,摔跤的受伤概率更大,因此多数家长都不赞同自家女儿学习摔跤。所以,我市的女子摔跤项目在生源招收上正面临着极大的人才瓶颈。

“尽管如今女性对竞技体育的社会参与度在不断提高,但相比其他项目,女子摔跤仍是冷门,就连省队也只有20多个职业女摔跤运动员。”周武忠说。但正因如此,相比男子,女子摔跤的前景反而更广阔。从奥运会出现摔跤项目至今,我国女子摔跤选手已多次夺冠,但男子的最好成绩也只拿过第三名。实践证明,在国际摔跤赛场上,中国女摔跤手所占优势较男子更大。

除人才外,更多高水平教练的引进对我市女子摔跤乃至整个摔跤项目的长期发展和竞争力培养也至关重要。“国家队是几个教练围着一个运动员转,但在金华,教练一个人要带三四十个摔跤运动员。虽说市里只是一个初级平台,但对教练而言压力还是太大。”市体育局训竞处处长卢国胜表示。比如在市少体校,虽说从国家队退役的男子摔跤冠军琚健健加入了教练班子,在经验和能力方面也都很强,但周武忠教练卸任后,他仍将一人挑起摔跤教练的重担。

要想培养出好的摔跤运动员,一味闭门造车训练技巧还远远不够。作为竞技体育运动员,摔跤手们需要多跟外界打交道,增强对抗交流,提高实践应变能力。因此,适当的外训非常重要。但受经费限制,每年的外训机会寥寥无几,大多还在省内。“其实从2014年省运会开始,我市获批的体育经费就有了明显增加,但跟杭宁温等竞技体育发达地区相比仍有一定差距。”卢国胜说。比如摔跤运动员们的营养保障,目前市少体校平均每个摔跤运动员可分到10元的餐费补助,连国家标准的一半都不到。

“进一步发展女子摔跤项目,不仅需要我们竞技体育人孜孜不倦的拼搏精神和情怀,也希望社会和政府给予更多的理解、关注和支持。”卢国胜说。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记者部 章馨予 责任编辑: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