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时政要闻 > 正文

学习之路丨总书记牵挂的他们富起来了

“承认贫困并不是可耻的。相反,不为改变贫困而努力才是确实可耻的。”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曾经这样说过。如何把欠发达地区打造成新的经济增长点,丽水的实践或许可以为人们找到一条可供借鉴的道路。

雷杨发的小店就开在去往竹垟畲族乡的110县道旁,一进门,就能看到一幅大大的相框高高挂在墙上,照片里习近平同志正在和雷杨发拉着家常,隔着照片,仿佛也能感受到当时的欢声笑语。那是2007年1月份的一天,天气很冷,但是看得出,刚从山上搬下来,住进脱贫小区四层楼房的雷杨发一家开心得很。

这是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第七次到丽水调研,主题是扶贫工作。不要把欠发达地区看作只是一个包袱、一个救济对象,还要看到它是一个增长点……当年习近平同志调研时的这句话掷地有声。十年过去了,浙江早已率先消灭了绝对贫困。千磨万击还坚劲,奔小康路上,为了确保一个都不掉队,浙江仍在持续发力、精准发力。

农民增收

先要守住绿水青山

靠山吃山,一直是山区百姓的生存之道,但是大山有的时候更像是一道道高墙,阻碍了人们通往美好生活的道路。如何在保护好生态的同时脱贫致富,成了摆在人们面前的一道难题。

雷松美夫妻两人开的民宿就在景宁县大均乡水碓洋生态移民小区里,三层小楼的门脸装修成古香古色的畲乡风情。慢舍,是这家民宿的大名,简单中透着点小文艺。

营业执照是今年3月3日刚办下来的,这里紧挨“中国畲乡之窗”国家AAAA景区、“一生一世 江南最美”的畲乡绿道终点,负氧离子均值6000个/每立方厘米。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雷松美已经尝到了甜头。“来住宿的有贵州、安徽的,也有丽水市区的,这三天营业额3000多元吧。”“每个标间有6000元至10000元的补贴,一期民宿设计全额补贴,如果业主是畲族,还能在相关政策基础上额外得到30%补助。”雷松美掰着指头数起了县里的好政策。

2009年,大均乡规划建设占地42.5亩水碓洋生态移民小区,雷松美一家第一批就申请入住。从山上搬到山下,虽然守的还是那座大山,但已然是另一番天地。这里紧靠景区环境优美、交通方便、生活配套齐全,大山也仿佛变得慷慨了,但是大均乡的人们没有乱“吃”一气,经过深思熟虑,他们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发展之路。

泉坑村党支部书记雷建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2015年他砸掉了儿子的婚房重新装修,开起了这里第一家民宿。去年雷建林一家的民宿收入十五六万元,有了这个成功的示范,现在全村已经开了9家民宿。

靠山吃山,大均乡的人们换了另一种“吃”法,在保住绿水青山的同时,也把好生态成功变现。

欠发达地区脱贫

人是最关键的因素

要进一步加大产业化扶贫、农民培训和转移就业、下山脱贫等方面工作力度,切实加快少数民族县和乡镇奔小康步伐……2007年习近平同志现场调研之后在竹垟畲族乡政府同县乡村干部座谈时这样说。

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脱贫致富终究要靠贫困群众用自己的辛勤劳动来实现。

竹垟畲族乡地处龙泉市西南,金田小区是这个乡规模最大的下山脱贫小区,安置了铜山源、八仙台两个自然村的异地搬迁群众48户。2007年11月,习近平同志曾经来到这个村调研扶贫工作。

小区对面的一片厂房牌子上写着“浙江省群众增收致富奔小康工程——金田村来料加工示范基地”。走进车间,六七十台缝纫机、熨衣台排列其间,村民傅夏花正在认真地熨烫布料。现在是农闲季节,她在这里做工每个月可以有一两千元的收入,做得多的话可以拿到3000多元。以前没从山上搬下来的时候,农闲季节只能在家里呆着。

“我们的服装主要出口到马来西亚,一年的产值大概300多万吧。”车间主管陈红梅说,“厂子刚成立的时候,我们从外面请了师傅来培训员工,政府给我们提供了补贴。”

正是因为当地把来料加工技能培训列入劳动力就业培训工程,积极推荐少数民族群众参加少数民族青壮年技能培训班、巾帼建功培训班等,这些下山后原本赋闲在家的婆婆阿姨们学会了新本事,增加了新技能,也为家里增加了收入。

挖新增长点

产业扶持是根本

促进欠发达地区的发展特别是低收入农民的增收,要着眼于推进高效生态农业建设,充分发挥山区资源优势,大力发展特色产业……习近平同志在谈到产业扶贫时,曾经这样说过。

以市场为导向,以经济效益为中心,以产业发展为杠杆的扶贫开发过程,是促进贫困地区发展、增加贫困农户收入的有效途径。而开发当地丰富的自然生态资源,则需要政府、银行、保险、电商平台等多方发力,共同为打造新增长点添火加柴。

香菇种植户徐根养的新菇棚就在景宁县鹤溪街道浮坵村钩台岗,现在正是收菇的季节,夫妻俩除了种好新的菌袋,还要每天两次采收香菇。“以前向银行贷款很难,种植规模也很小。”徐根养说,现在有了小额贷款保证保险,保费由政府承担,保险公司做担保消除了银行顾虑,自己每年可获得10万元政府贴息的无抵押贷款,种植规模扩大到2000多平方米,今年能增收5万多元。

在景宁,与徐根养夫妇类似的案例其实还有很多。依靠扶贫小贷险,景宁县扶贫资金效应被放大数十倍,打造出精准扶贫惠农的“景宁模式”。

而从山上搬迁到龙泉安仁镇脱贫小区的谢根清,下山之后做起了木材加工,在当地政府的扶持下融入了安仁镇在当地打造的木制玩具加工产业链,一年收入10多万元。“今后我们打算将这些木材加工作坊集中起来,建设一个园区,真正形成规模。”安仁镇副镇长叶新忠告诉记者。

下山群众留得住、融得入,产业扶贫是关键。据相关部门统计,2016年丽水市低收入农户人均可支配收入为9550元,较上年增长19.5%。产业扶贫,在打造新的增长点过程中,功不可没。

覆盖丽水全区域、全产业的丽水山耕品牌,也已开始培育壮大。这是丽水抓三农发展的重点工程,是全市扶贫攻坚、全面奔小康的重要路径。

“承认贫困并不是可耻的。相反,不为改变贫困而努力才是确实可耻的。”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曾经这样说过。如何把欠发达地区打造成新的经济增长点,丽水的实践或许可以为人们找到一条可供借鉴的道路。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黄雪芬
关键词: 习之 总书记 路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