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桂川古道:杜鹃花海红似火 南孔遗风源流长

提示: 榉溪村位于磐安县南部,距县城38公里,古称桂川。

金华新闻客户端5月18日消息

榉溪村位于磐安县南部,距县城38公里,古称桂川。桂川古道因村得名,它以群山环抱的榉溪村为起点,通往海拔1220米的高姥山杜鹃谷,全程几乎都是前人铺就的石子路。

古道全长6公里,宽1.5米左右,块石堆砌,至今保存完好。桂川古道是一条盐道。在古代,磐安山区没盐,要从台州、仙居一带离海近的地方挑过来,因为不是官道,关口少,距离近,就成了挑盐捷径。桂川古道也是去高姥山的必经之路。因为山高路陡,云雾缭绕,被称为“仙境小道”。2015年,它还被评为“浙江省最美森林古道”。

IMG_0839

古道始于南孔遗风,终于杜鹃花海。高姥山山顶,还有一座明代庙宇,始建于600多年前,供奉着七位娘娘,有着一个美丽的传说。

一年当中,桂川古道有三个旺季。每年的正月初一,榉溪村和周围村的村民们都会上山,去娘娘庙上头香,许下一年的美好愿望;四五月份,山顶杜鹃花盛开,周边县市的无数游客争相爬古道前去赏花;“七夕节”,娘娘庙庙会,世世代代的民俗传统,汇聚了数万人上山祈福。

南孔遗风,娘娘传说,走上这条古道,既是文化之旅,也是朝圣之旅……

古道探密:

小溪潺潺树木参天

榉溪村,是桂川古道的起点,古道以榉溪开篇,开得当真是漂亮的。它是一个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拥有一个不同寻常的身世,即便放眼全国,也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来历。过去,说到孔氏家庙,一般认为只有南北两座:北有曲阜、南有衢州。而事实上,榉溪村的孔氏家庙,被称为“孔氏婺州南宗”,榉溪村也便是“孔子第三圣地”。

榉溪村航拍

(榉溪村航拍)

孔氏家庙透着沧桑,村里道路苍苔斑驳,老人游客三三两两悠然自得。几个弯一转,几丛树一遮,前前后后便只剩下独自一个人。一阵风儿,几声鸟鸣,宁静致远的意境一下子就出来了。

村民孔永红是个户外爱好者,走古道的那天清晨5点多,她便从东阳横店骑行出发,骑自行车70多公里赶到村里。这一天,她受邀成为桂川古道的向导。

听说记者要去走古道,村里的不少游客、村民纷纷响应,一支10人的队伍迅速组建,成群结队向古道进发。

孔祥军穿中式土布白衫,平头,带着南方口音。大家都喜欢叫他的小名,“一万”。“一万”是村里唯一的年轻人,他在外念书多年,后来回乡,一心为振兴榉溪文化。每每游客到来,他总是义务充当讲解员,为四面八方的来客讲述榉溪与孔家的往事。

孔一万牵着狗带游客上山爬桂川古道

(孔一万牵着狗带游客上山爬桂川古道。)

在许多好奇的游客看来,探幽神秘古道,领略未知世界,是他们的兴奋点。而在“一万”眼中,桂川古道承载的,便是他无忧无虑的童年,打小他就带着狗走古道。

穿过一片片农田,来到山脚下,一块木牌坊傲然挺立,上书四个大字:“桂川古道”。木牌坊的后头,一条长长的古道通往茂密的深山老林,路边荒草迷离,五彩斑斓的野花肆意绽放。抬头仰望高耸入云的大山,感觉在大自然面前,自己是那么渺小。

拾阶而上,眼前的山路无穷无尽,让人不得喘息。走出三四里路,幸得一处凉亭,墙上不知是哪位热心的驴友,手绘出一条古道的路线图。

桂川古道

休息片刻,继续前行。正走得迷迷瞪瞪,不知道这条路要把我们带到哪里,泉水叮咚声传入耳中,透过树丛,路的右边隐约看到一条溪流,正欢快地奔腾。立马冲上去洗把脸,感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凉爽。

溪水潺潺,竹林森森,树木参天。古石桥、古石亭、清澈见底的小溪……拾阶而上,移步换景,令人流连忘返。再往前走,坡度渐缓。道路两旁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竹林,层层叠叠的树梢在艳阳下透出耀眼夺目的金光。

IMG_0885

一座拱形古石桥横跨在小溪之上,小桥、流水,却没有人家。正遗憾彷徨,说曹操曹操就到。距离石桥不远的山坡上,看到了人家。那是一大一小两栋民居,走近问:“有人吗?”无人应答。看样子早已人去楼空,只有门口的长条凳仍默默坚守。

走到这里,队伍中有人要赶路,有人无力再行,纷纷下山返回。身边只剩下向导和摄像小哥。古道的后半程,就来了个三人行。

再往上,山路又一次陡了起来。渐感体力不支,腿脚沉得跟铅块似的抬不起来,身边背着器材的摄像小哥也走得气喘吁吁。孔永红说,这条古道是附近山区小学春游的地方,一群群小学生背着大包小包上山来野营。“那时候年纪都还小,一路玩上来,好像没什么累的感觉。”说完,她主动从摄像小哥那里接过三脚架,扛在了自己肩上,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

IMG_0846

好不容易来到山顶,眼前豁然开朗,一览众山小。再沿着山脊走上一段平路,穿越一片绿草如茵的高山草甸。据说,这片高山草甸是高姥山的一大特色,夜深人静时,可以躺在草甸上看绚丽壮观的银河,还可以数一数漫天繁星。

对于这条充满着历史感的古道来说,更多的精彩和惊喜还在后头……

古道遗韵

陈十四娘娘的传说

一片火红的高山花海

草甸上,一簇簇的杜鹃花开得正旺,这意味着,距离“浙中杜鹃谷”已经不远。

过了这片高山草甸,远远地就看到娘娘庙(也称“聚贞宫”)的屋檐和黄色的庙墙了。走上数十级台阶,眼前的这个庙宇,便是数万山民不顾山路艰险前来过“七夕”的地方。这座始建于明代的庙宇,已经有600多年历史。

娘娘庙

(娘娘庙)

“每年‘七夕’,桂川古道上都是浩浩荡荡的人流。朝拜娘娘、赶庙会的习俗,年代越久远,就越讲究。”89岁的孔金良告诉记者。新中国成立前,榉溪村的村民就抬着一顶木轿子,轿子上是娘娘的坐像。一大批民俗艺术节目的表演者们前呼后拥,有“三十六行”“叠罗汉”“炼火”等。孔金良小时候便是罗汉班的一员,上山到“娘娘庙庙会”上演一个小罗汉。

89岁的孔金良在榉溪老街上讲述古道故事

(89岁的孔金良在榉溪老街上讲述古道故事)

“娘娘庙庙会”是一年当中最热闹的时候。许愿还愿,祈求生子育女、婚姻美满,是当地善男信女们在“七夕”例行的传统,他们坚信,陈十四娘娘会带给自己福祉。

“娘娘庙一共有七位娘娘,其中,最早供奉的便是陈十四娘娘。”60岁的娘娘庙管理员王良驹说,听长辈们口口相传,陈十四娘娘的来历颇为传奇。陈十四的老家在福建,她从老家来到这里,见高姥山是一处风水宝地,便转道上山,后在山上修炼成仙。高二乡有一个姓曹的商人,到外面做生意,彼时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时节,他沿古道路过山顶,发现一串脚印,感到奇怪,便循着脚印而去,在一处草蓬前,脚印消失了。他迷惑不解:“莫非有仙人在此?”于是捡了三根草,拜了三拜许了愿。后来,生意果然红红火火。他归来后,便在山顶脚印消失处,出资修了一座小庙,名叫“娘娘庙”。

“其他六位娘娘,姓氏各不相同,如姓陈、李、葛、郭等,相传都是受陈十四娘娘指引,先后修炼成仙的。”王良驹说。

当然了,这是当地的传说。事实上,娘娘庙并非磐安独有。据史料记载,陈十四娘娘,名陈靖姑,也称陈讲姑,唐代宗大历元年(公元766年)正月十四生于福建省古田县临水村的一个官宦之家,因名“陈十四”。

陈十四娘娘的故事是浙江、福建、台湾三地区流传最久远的民间传说,有多个版本,如捉妖除怪、斩杀蛇精、助产等。相传,在唐代时,民间就有陈十四娘娘的传说,至明代得到进一步的发展。清代有鼓词艺人将陈十四娘娘的传说改编成鼓词《娘娘词》,在浙南民间广泛流传,娘娘庙、太阴宫遍布许多地方。

王良驹常驻娘娘庙已有7年多,他说,这些年顺着古道到娘娘庙游玩、赏杜鹃花的游客越来越多。他还专门准备了一些桌椅碗筷、日常饭菜,旅途劳顿的游客、香客总是习惯于吃点斋饭再走。

娘娘庙里最令王良驹感到诧异的一桩奇事,是每年七夕节前夕,有20多种斑斓绚丽的彩蝶,翩翩飞进娘娘庙,停在七位娘娘身上。大多数蝴蝶会在七月初八、初九离开,少部分则留下不走了。

他说,到娘娘庙的山路四通八达。往西边走是缙云,东面是仙居县城。采访当天,晴空万里,远远眺望,仙居县城全貌清晰可见,往西北方向走则是天台。

娘娘庙旁的一处山头,便是“浙中杜鹃花谷”景区的范围了。每年的四五月,是杜鹃花的花季。那是一片火红的花世界,万亩杜鹃花争芳斗艳,上百个杜鹃花品种散布其间,分布广、密度高、花色美,堪称浙江一绝。

浙中杜鹃谷 (2)

据了解,从2015年开始,政府从当地实际出发,推出“幸福计划2.0版”,挂出一块“休闲养生旅游”的新招牌,以振兴山区旅游产业,带动农民发家致富。借小城镇整治这股东风,高二乡定下一个目标:“浪漫高姥、幸福高二”,着力打造一个有文化、有故事、有风景、有风情的“杜鹃小镇”。

浙中杜鹃谷

“最美人间四月天,相约高二赏杜鹃”,红红火火的杜鹃花,绵延不绝,是古道终点最美丽的风景,当地人称之为“火烧山顶”。

古道遗存

大山深处的“南宗阙里”

榉溪建村于南宋初年,现村内孔氏家庙仍保留完好。始祖孔端躬,系孔子四十八代裔孙,原籍山东曲阜,登进士第。宣和三年(1121)授承事郎,大理事评事。

南宋年间,金兵南下,王朝风雨飘摇,孔端躬跟随朝廷一路颠沛流离,山路崎岖、车马劳顿,孔端躬的父亲孔若钧不胜长途跋涉,行至榉溪时疾病发作,结果客死他乡。

孔端躬见榉溪其地山川钟秀,土沃泉甘,遂葬父于钟山之后坞,即隐居于榉溪,并承先志建山庄南宗阙里。据《榉川孔氏家谱》载:“惟婺祖端躬公,官居大理事评事,乃由台抵婺至永之榉川,见其山高水长,泉香土沃,弃华衮之荣而优游自乐,屋于钟山之下而居焉,此南北之所由分而三派之所自始也。”

宋宝二年(1254),宋理宗追念端躬功德,以衢州孔庙例建榉溪南宗阙里孔氏家庙,赐万世师表金匾一块(金匾在“文化大革命”时被毁),2006年,孔氏家庙还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榉溪孔氏家庙是我国仅有的三处孔氏家庙之一,地位不可谓不显赫。

在榉溪村村口,现存孔端躬墓。墓的边上,是一棵傲然挺立的古树,就是当年他从山东曲阜孔林带来的一株桧苗,800多年来,它已长成高为37米,胸围5.6米的稀世古木,当地人称之为“太公树”,一树与一墓为伴,仍在默默述说着那段南迁历史。

孔端躬墓和800多年的红豆杉

(孔端躬墓和800多年的红豆杉)

其实,所有的故乡,不都是异乡吗?所谓故乡,不过是祖先们漂泊旅程中落脚的最后一站。孔端躬及后人的最终归宿,是榉溪。

榉溪村里,古巷古街人头攒动,一栋栋古建筑都被悉心呵护,满满都是梦里老家的味道。这个有着南孔遗风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正吸引着越来越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在这里,人们既寻觅儿时记忆,又虔诚地接受孔子文化的熏陶。旺季时,一天有上千人涌入这个大山深处的古村落,村落周围林木繁茂,俨然人间桃花源。77岁村民包爱珍是个热心肠,每当有游客来,她总是喜欢帮人引路。

采访那天,记者偶遇70岁榉溪村村民孔云妹,她刚刚从山上回来,采回一箩筐金银花。她十六七岁就沿着这条古道上山采药:“这些金银花晒干了吃,自己吃,也给猪吃。有时上山一整天,带麦饼、油米饼上去,饿了就吃个饼充饥,多的时候一天能采百把斤。”

70岁的孔云妹正在拾掇古道旁摘来的金银花

(70岁的孔云妹正在拾掇古道旁摘来的金银花)

斗转星移,岁月沧桑,如今的桂川古道不再是人迹罕至的深山冷坞。榉溪村、杜鹃花林和娘娘庙,南孔遗风、万亩杜鹃,这条仙境小道,在历史长河几番沉浮后,正在书写着一个崭新的传奇。  

村里老人在古街散步

(村里老人在古街散步)

古道攻略

金华市区———金丽温高速———东永高速———诸永高速,然后在双峰出口下高速,走冷沙线,到榉溪村。全程约90~120分钟。

可以先在榉溪村游览一番,然后再上古道。建议带上足够的水,以及一些干粮,或是携带一些补充体力的运动饮料或巧克力。山高路陡,注意沿途找竹林、凉亭等庇荫处休整,建议轻装上阵,如有“后勤辎重”可让同伴用车沿山路运到高二乡“浙中杜鹃花谷”景区的娘娘庙停车场,可以在那里与走古道的步行同伴会合。

虽说古道全长只有6公里,但大部分路段均是上山陡坡,且山体海拔超过1200米,步行不易,体能消耗较大。如行走一半不能坚持,建议原路返回,从榉溪村开车上山,一样可以领略高山杜鹃美景。

古道拾零

大盘岭古道·苦竹岭古道

大盘岭古道:大盘岭古道是安文至天台古道中的一段,全程自安文过双坑越大盘岭头,到学田、茶潭、方前入天台境。古道全长约4.5公里,古道东西走向,路宽约1.5米,块石堆砌。大盘岭古道是旧时金华通往台州的交通要道,现留有卵石古道、石拱桥、石凳、古树等古迹。大盘岭头有始建于唐咸通八年(公元867年)的昭明院,坐南面北,三进建筑,飞檐高挑,雕梁画栋,内有南梁昭明太子萧统的塑像。

昭明太子萧统系梁武帝萧衍的长子,他在大盘山留下了许多故事,最著名的当是昭明太子隐居墨林王隐坑村的传说。因地处偏僻,交通阻塞,这里成了昭明太子理想的隐居之地,王隐坑村由此得名。大盘山龙王坑清澈如镜,昭明太子经常在此沐浴,洗泽愁肠,后人把他的沐浴之地称为“洗肠坑”。昭明太子在读书之余,还常入深山采药救助山民,深受山民爱戴。传说,他带来的龙马能“上山打虎,下水缚龙”,为民除害。当地人把昭明太子视为大盘山之神,称为“盘山圣帝”。

昭明院前有一棵历经千年风雨仍郁郁葱葱的古柳杉,绕柳杉一周曾靠过18担盐担。

苦竹岭古道:经过榉溪村的老街,除了桂川古道之外,还有一条苦竹岭古道。苦竹岭又名苦早岭、虎爪岭,是双峰乡通往盘峰、维新至仙居县的要道。

在这条古道上,有一个“还金亭”,它源于古道上的一个拾金不昧的故事。相传清代时,大皿村羊大桔忙碌一天劳作回家,经过苦竹岭头,无意中发现一只钱袋子,里面装的是银子。他不顾饥饿,坐在路边等候失主回来认领。等了许久,失主李良英终于找来了,他操着外地口音,说出了钱袋子里的银子数目。羊大桔一听他所说无误,马上把白银归还失主。李良英要付给他一些报酬,被羊大桔当面谢绝。李良英为了报答这份恩德,在苦竹岭头建了一个凉亭,叫“还金亭”。亭子至今尚存,它已成为古道上人们休憩纳凉的好去处。

策划:劳剑晨

撰稿:许健楠 文/摄

摄像:胡淳华

绘图:青若丽

来源:金报全媒体 作者:策划:劳剑晨 撰稿:许健楠 文/摄 摄像:胡淳华 绘图:青若丽 责任编辑:胡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