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十九版 > 正文

邬影潇:“横漂”不是只能做演员

从农业杂志人到新横店人

“那一年我开始流浪,为了梦想来到了横店这个地方。最初的体验兴奋而又荡漾,慢慢地慢慢地却开始迷惘。这里人人都想成为王宝强,现实却不是人们想象,不是每个灵魂都能到达天堂,更不是每张彩票都能中大奖,于是我开始调整方向……”这首《横漂路人甲之歌》唱哭了很多横漂。这首歌也唱出了邬影潇的心声,但他没有哭。

四年前,邬影潇还在江西一家农业杂志社工作,天天和水稻、玉米、农药打交道。那年他24岁,每个相似而枯燥的日子里,青春的荷尔蒙时不时刺激着他的神经。“难道一辈子就这样了?我得出去闯一闯。”邬影潇对妈妈说。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的他虽然不是表演专业出身,不过对演艺行业一直挺有兴趣。1.80米的个子,加上不错的外形,他对自己还是有些信心的。妈妈知道拦不住他,便给他出主意:“要当群众演员干嘛要去北京,横店影视城那么大,离家又近,你去横店吧,我更放心些。”于是,邬影潇就到了横店。

在横店,要养活自己真的不难。“我刚到那会儿,群众演员的工资标准是每天40元,不少戏一个小时就能收工,稍微勤快些,一天可以串三四个剧组。那时候,横店的物价也没现在这么高,虽然空手而来,倒也没感觉到生活方面的压力。现在群众演员跑一个剧组,每天可以赚80元。”邬影潇说,做路人甲不难,群众演员只要不是混懒式的老油子,一般都能挣到饭钱,家里的亲人都能在屏幕上惊鸿一瞥地看到你。但是,大部分像他一样的年轻人,都是怀揣着梦想来的,他们要的不是填饱肚子。为此,邬影潇付出了很多努力。从群众演员干到替身,又做了“小特约”,从“滑大街”到露背影,终于演到可以在镜头前露个脸,邬影潇用了3年。“怎么会不苦呢?接到戏后,无论是掉水坑还是装死尸被暴晒,都要吃点苦头,但是这些都比不上接不到戏更让人苦闷。”

无论去哪个剧组,邬影潇都带着热情和激情,无论有戏没戏,他都没闲着,分析着主演们的台词动作,揣摩着导演的喜好意图。他在横店的朋友圈越来越大,但是他还是那个路人甲。他也曾焦虑过,但后来看淡了:从群众演员成为王宝强,那概率简直比中500万还低。但是,他舍不得离开横店,他喜欢这里,喜欢这个行业:“每一个人都那么认真地对待职业,每一个人都试图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没有一个人在敷衍,在这样的氛围里,每一天都很带劲。”

邬影潇来到横店一年半之后,横店演员公会招募现场管理员,主要的工作是给剧组安排群众演员,闲暇时间也可以跑一下“特约”。邬影潇等20名“横漂”演员入选了,《横漂路人甲之歌》的创作者魏明也是其中之一。去年,演员公会对这份工作更加重视,从20人中挑出了一个人担任特约经纪人,这个人就是邬影潇。从那一天开始,邬影潇就变成了大忙人,每天不到凌晨1点,他的手机就不会消停。接受采访短短10分钟里,他接了5个电话。“救场如救火,我们就是剧组和演员之间的桥梁,得24小时待命。”邬影潇一边道歉,一边落实刚刚接到的群众演员要求。一共要多少人,几个老的,几个小的,要男的,还是女的,时装剧还是古装戏……他得一一问清楚,然后再把人安排到位。

横店演员公会于2003年组建,去年初在东阳市工会完成注册。目前,在演员公会注册的“横漂”群体有4.8万余人。公会投入百万余元开发了功能完善的“横漂”计算机管理系统,把在册“横漂”的姓名、联系方式、照片、特长等信息一并纳入,并开放外部端口,方便剧组从系统中筛选演员。薪资结算方面,也由公会统筹服务,将剧组方面提供的酬劳每月分两次打入“横漂”个人账户,实现不拖欠。邬影潇等4个演员公会特约经纪人现在每天得给40多个剧组派群众演员,平均每天要分配约4000人。

这个活比以前更累了,邬影潇忙得一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根本没有时间再去跑剧组当演员了,但是他也更充实了,心里更有底了。现在他的收入保底也能达到六位数,28岁的他也敢考虑成家的事了。成为特约经纪人的那一天,邬影潇向心爱的姑娘求婚了。姑娘也是个“横漂”,做过平面模特,高挑又漂亮,性格也好。两人认识多年,邬影潇一直把爱放在心里,不敢表白。今年,邬影潇在横店买了房,娶了心爱的姑娘,成了新横店人。今年,他被选为共青团东阳市第二十一届团委委员。

横店用什么留下了年轻人?邬影潇说,横店发展太快了,现在的横店与4年前他刚来时完全不一样了,这里环境好,设施全,管理规范,制度也好,即使不能一夜成名,年轻人也能找到发展平台。文/本报记者 陈丽媛

来源: 作者:陈丽媛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演员 邬影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