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曹荣安回忆与雷锋“姐姐”的那些往事

提示: 雷锋“姐姐”去世,雷锋老人千里送行。王佩玲:“雷锋是我弟弟,你也是我弟弟。”

金华新闻网5月21日消息 记者 许健楠 通讯员 杨德林/文   许健楠/摄

5月11日凌晨六七点,金华雷锋文化博物馆馆长、雷锋老人曹荣安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他突然记挂起远在长沙的雷锋“姐姐”王佩玲,便给她的女儿丰琴打了一个电话:“你妈妈最近好吗?”不料,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噩耗:“我妈妈在昨晚20:48已经走了。”

曹荣安与王佩玲

曹荣安与王佩玲

曹荣安立马收拾了行囊,赶上午9点53分的一班高铁去长沙。“王佩玲走了,我是一定要去送送的。”两人认识十多年,交情非同一般。这么多年来,每隔一段时间,他们都会互致书信,交流学雷锋心得。日积月累,到现在,已有近百封之多。曹荣安多次去过王佩玲家,后者也曾受曹荣安之邀来金华参加学雷锋活动。

被雷锋称为“姐姐”的王佩玲出生于1937年,较雷锋大3岁,较曹荣安大1岁。她离开人世时,享年80岁。她在一封信中说:“雷锋是我弟弟,你也是我弟弟。”

对于79岁的曹荣安来说,这份源于学雷锋的姐弟情,弥足珍贵。5月14日,从长沙吊唁归来的他面对记者,聊起他与王佩玲的那些学雷锋往事。

王佩玲曾被传是雷锋初恋女友 回应称与雷锋是姐弟关系

王佩玲为什么被称为“雷锋姐姐”?这还得回顾一段历史。

1958年2月底,时任湖南望城县坪塘区营业员的21岁王佩玲,到团山湖农场劳动。一天收工后,她在路上看到雷正兴(雷锋原名)手拿着书,边走边看。平时也喜欢读书的王佩玲好奇地喊了一声:“小雷,你看的什么书,能不能借给我看?”雷锋回头爽快地说:“好,你拿去吧!”

从那以后,王佩玲经常找雷正兴借书来看,她与年方18岁的雷锋相识,并成为好朋友。

1958年3月13日,刚吃过午饭,雷锋从衣服里掏出来一个日记本送给了王佩玲。他在日记本上写有赠言:“王佩玲,你是党的忠实女儿,愿你的青春像鲜花一样,在祖国的土地上发散芬芳!伟大的理想产生于伟大的毅力!在平凡的工作上,祝你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雷锋送日记和一番劝说,对王佩玲触动很大,以后每天不论多累,王佩玲都坚持读书和写日记。有时,姐弟俩还常常交换着看,雷锋时不时地指出王佩玲日记中的错别字和病句。

1958年11月初的一天,雷锋告诉王佩玲“鞍钢”在长沙招工,他去报名已经被录用了,过几天就得走。11月9日上午,雷锋背了一个行李包来和她告别,王佩玲把预备好的笔记本送给了他。由于不便签自己的真实姓名,就请雷锋给取个名字。雷锋想了想,说:“就叫黄丽吧,王与黄谐音,丽为天生丽质”。这次竟成了王佩玲与雷锋的永别。

雷锋去世后,人们从他的遗物中发现了那份赠言,便有人四处寻找打听“黄丽”。直到1997年3月4日,王佩玲终于公开自己就是几十年来大家一直寻找的雷锋姐姐“黄丽”。

几十年过去了,王佩玲曾被传是雷锋的“初恋女友”,她自己回应称:与雷锋是姐弟关系。王佩玲于2007年2月14日和2006年4月20日写给曹荣安的两封信,曾刊登在2007年3月出版的《雷锋精神研究》杂志上,信中王佩玲明确表示:“我和雷锋确确实实是姐弟关系。在农场一段时间,我们关系是较好,主要是性格相投。当时农场的工友也嘲笑我们是谈(恋)爱。我和雷锋当时思想都单纯,从未考虑恋情之事,只知要如何搞好工作和学习,从不考虑别的事,我和雷锋是清清白白的。”

王佩玲:“我是雷锋生前的姐,也是你的姐。”

因为学雷锋、长期收集雷锋藏品,曹荣安结识了王佩玲,十几年来,双方一直保持书信往来。2005年,曹荣安联系王佩玲,提出一个请求:“雷锋离开团山湖农场时,您送给他一本日记本并写了一封信,能否重新抄一份给我?”

王佩玲欣然答应了。如今,在曹荣安手中,就有这封2005年留下来的手抄信——《“黄丽”给雷锋的留言》,这是除原件外唯一的王佩玲亲笔手抄版本,意义非凡。1958年的那封原件,现存中央军事博物馆。

王佩玲给雷锋的信(亲笔重抄件)

王佩玲给雷锋的信(亲笔重抄件)

一个年仅21岁少女的给雷锋的雷锋的寄语:“希望你在建设共产主义事业中把你的光和热发遍全世界,让人们都知道你的名字,使人们都热爱你和敬佩你。”结果,雷锋用行动兑现了。

曹荣安想见一见这位雷锋“姐姐”。2006年6月,曹荣安借着前往湖南的机会顺道去王佩玲家中拜访。2006年6月,曹荣安借着前往湖南的机会顺道去王佩玲家中拜访。“通信之后,我就近距离了解她,一个普通的妇女,为什么能坚定不移地学雷锋,还能说出这么动人的话,她内心的想法如何?”

那一次,王佩玲将自己放在床头多年的一个雷锋摆件,赠送给了曹荣安。那天晚上,在王佩玲家客厅的沙发上,曹荣安睡了一晚。

他渐渐知道,王佩玲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存着当年雷锋亲笔签名送给她的发黄照片和一份赠言复印件,因为怀念雷锋,王佩玲还连续3年到辽宁抚顺雷锋墓前探望。

雷锋赠予王佩玲的签名

雷锋赠予王佩玲的签名

2009年3月1日,受曹荣安之邀,王佩玲来金华参加学雷锋活动,除了去抚顺,来金华是她第二次出远门。在金期间,她出席了金东区曙光小学“雷锋藏品展馆”开馆仪式。“3·5学雷锋日”当天,王佩玲、曹荣安和许多金华志愿者一道,在尖峰山下放置了28根“爱心拐杖”,供登山者们使用,如今,“爱心拐杖”仍在。

定期通信,曹荣安多次去长沙探望,二人的交情颇深。“在我看来,王佩玲虽是一个家庭妇女,但却很朴实很低调,她不希望大家过多关注自己、宣传自己。她崇敬雷锋,希望为学雷锋事业做一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自己也能一如既往做个好人。”

曹荣安与王佩玲多年来的通信jpg

曹荣安与王佩玲多年来的通信

因为学雷锋,王佩玲与长沙雷锋纪念馆、金华雷锋文化馆联系密切。丰琴说:“即便是在弥留之际,我母亲依然挂念学雷锋的同志们,长沙雷锋纪念馆来人之后,她才安心地闭上双眼。”“曹叔叔,我妈妈一直拿您当弟弟,您能来看她,她也就放心了。”

王佩玲多次跟子女们提到:“金华的这个弟弟学雷锋学得好,全国都少有的。”在病重期间,她躺在床上,还询问女儿:“金华的弟弟来信没有?”

这些年,每当曹荣安开展宣传雷锋活动之后,他都会把一些活动资料寄给王佩玲,汇报近期的学雷锋成果。久而久之,这也就成了一种习惯。

王佩玲的回信中,除了手写的信纸,还有照片、报纸、赠书、雷锋日记本、雷锋纪念品等物。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9月,王佩玲寄来了5张她年轻时的照片。其中一张泛黄照片,就是各大媒体广泛采用的王佩玲照片原件。丰琴说:“难怪这些照片找不到了,原来是妈妈寄过来送给您了。”曹荣安说:“这是她珍藏多年的照片,送给我了,她自己都没有了,这里头浓缩的是一份真心实意。”

王佩玲年轻时照片(曹荣安收藏)

王佩玲年轻时照片(曹荣安收藏)

此外,还有一份1997年的《长沙晚报》,上面有一篇题为《雷锋和他的“姐姐”黄丽》的新闻报道。

曹荣安展示王佩玲相关报道

曹荣安展示王佩玲相关报道

在一本雷锋日记本上,王佩玲写下这样一段文字:“赠荣安弟:雷锋使我们的榜样,一定沿着它的足迹,永远继承雷锋形象(精神),为自己的目标奋勇前进。”落款为:“雷锋生前的姐,也是你的姐。王佩玲,2009.3.17。”

王佩玲从街道企业退休,退休金微薄,生活比较拮据。2015年,曹荣安每月给她寄数百元钱作为生活补贴,有时也会邮寄金华酥饼和金华火腿。每隔一段时间,王佩玲会寄一些土特产之类的东西过来。8个月之后,丰琴告诉曹荣安:“不要再寄了,我妈妈不愿意收您的钱。”

在生病期间,王佩玲在信中说:“这辈子没办法来报答你,若来世有缘,一定报答你的恩情。你就像雷锋当年对我一样那么关心,那么体贴。”

合影

合影

“这些年,我和王佩玲都奔着同一个目标:学雷锋,我们一直在这条路上相互支持、相互鼓励,并被彼此感动。”如今,雷锋“姐姐”阖然离世,曹荣安唯一能做的,是通过这段往事以及她留下的雷锋物品,继续将学雷锋的事业进行到底。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周末部 许健楠 责任编辑:吴慧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