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二版 > 正文

臭尽香来, 两个养殖户的经济账本

提示: 接到猪棚拆迁通知时,张旭华正好给生猪喂完饲料。那一刻,他形容自己是“虽早有准备,可依然心疼无比”。

接到猪棚拆迁通知时,张旭华正好给生猪喂完饲料。那一刻,他形容自己是“虽早有准备,可依然心疼无比”。

毕竟,养猪是他从事了近10年的行当。

在此之前,张旭华是一名木工,妻子在家务农,靠一点微薄收入撑起整个家庭。正是养猪,让全家的生活逐步好起来,市场好的时候,每年纯收入可达到10多万元。当然,市场波动或一场猪瘟,也可能让全部投资付之东流。

朋友曾劝张旭华转行,可思前想后,他还是拒绝了。“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不想冒太大风险。”张旭华的理由很充分。于是,他的养猪棚继续在高潮水库西边占据5亩位置,年出栏生猪500多头。

这种养殖模式简单又粗放。养猪棚临水而建,为了追求最高利润空间,场地设计和硬件设施多为传统模式,猪粪污水只有一个简易沼气池用于收集,一场大雨袭来,池内污水常常满溢出来,直接排入高潮水库。渐渐地,原本清澈可见的水库愈发脏臭,生活在污水和臭味包围中的养殖户,其生活质量可想而知。“臭味闻多了,鼻子也分辨不出香和臭,其实我们也在透支自己的明天。”张旭华自嘲说。

工作人员几番上门,家庭成员一场争论,养猪棚还是按照要求如期拆除。张旭华对着略显褶皱的投入账本一算,还亏一些钱。可是,断了老路的现实已经让他无从选择,只有重新找到新路才能撑起整个家庭。随后,他从亲友那里筹集一些钱,在邻村租了50亩地,开始种植桂花和小型苗木。在当地政府帮助下,张旭华的种植基地初具规模,产品销路得以打开。目前,种植基地的苗木销往江西等周边省份,笑容时常挂在张旭华那张晒得黝黑的脸上。

“算来算去,还是生态经济账最实惠、最长远。”站在桂花树下,张旭华畅想香飘满园的场景。

和张旭华一样,吴卸妹也曾为如何转行绞尽脑汁。不一样的是,老吴今年64岁,早已过了拼搏闯荡的年纪。为了寻找出路,老吴连着几晚都失眠了。

最初,老吴的鸭舍有5500多只鸭子,还承包了18亩库面用于养鱼。鸭子放养,饲料喂鱼,长此以往,水库水质可想而知。2015年下半年,接到拆迁通知时,正好赶上鸭价持续走高。多数养殖户都想再等等,等到价格最高点再卖出,也好减轻一些房屋拆迁带来的经济损失。可整治任务就在眼前,老吴不假思考应允了。在他看来,他们已经用牺牲环境为代价赚取利益,既然政府有要求,就应该义无反顾地配合。

5月10日一早,张旭华和吴卸妹一同回到兰湖,那个他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望着波光粼粼的库面,吴卸妹满是感慨地说,为了兰湖这片荡漾碧波,各级政府下了大力气、养殖户舍弃了许多,希望兰湖品牌能够早日打响,让周边村民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旅游红利。张旭华接过话说,只要认真做了,目标肯定能够实现。

来源: 作者:张帅 李根荣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