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十六版 > 正文

七旬“老顽童”怀念儿时歌谣游戏, 特地编了一本书

提示: 家住市区婺州街的程肇荣今年74岁,从小爱好文学、书画、篆刻,早在青年时代,他就开始注重搜集整理儿时听过和传唱过的歌谣、玩过的游戏。今年,他将给他成长带来影响的歌谣、游戏编进了《老金华的记忆·老童戏》一书。

zrf7621

 

家住市区婺州街的程肇荣今年74岁,从小爱好文学、书画、篆刻,早在青年时代,他就开始注重搜集整理儿时听过和传唱过的歌谣、玩过的游戏。今年,他将给他成长带来影响的歌谣、游戏编进了《老金华的记忆·老童戏》一书。他说,他们小时候玩的大多是自己发明制作的零成本玩具,既能激发孩子的创造力,还能培养孩子的团结友爱意识,比今天又昂贵又容易让孩子上瘾的“电子保姆”好多了。

零成本的玩具,让童年充满快乐

程肇荣回忆说,他家小时候住在金师附小的边上,在现今水门巷巷口的北面。

那时,金师附小里面有上下两个操场,学校是开放性的,放学后,附近的小孩都可以进去玩耍,滚铁环、打弹子、跳房子……穿过金师附小对面的高井巷(今天的水门巷),有一堵老城墙,从老城墙走下去就是婺江,那里又是孩子们玩耍的理想场所,撇水漂、摸黄蚬、打竹制水枪……从老城墙往左走,经过拦洪坝,就是八咏滩了,那里的沙很干净,地势平坦开阔,孩子们在这里玩沙泥、调条龙、放纸鹞……

“可以说,我们小时候的玩具是因地制宜的,不全是家长特意买的,比如用铜钱、棉布、鹅毛制作的毽子,比如用香烟软壳折叠成的三角鹰、用几块小方布和沙子做成的沙包……还有一些游戏不需要任何辅助工具,比如叠罗汉、斗金鸡、翻手、‘官兵’抓‘强盗’……这些几乎零成本的玩具和游戏,让孩子们的童年充满了快乐。”程肇荣说。

程肇荣现在还记得,那时候的玩具多是孩子们动手做的。他曾经利用院子里粗粗的木柴做过一个大陀螺,陀螺上口直径约十厘米,高也有十几厘米,他用菜刀小心翼翼地把木柴的一头削成锥状,然后在头部最尖的地方挖个小洞,镶嵌进一颗钢珠,用胶水粘好。这个大陀螺制成以后,非常威武,别人的陀螺碰撞过来,它没有大碍,它若碰到别人的陀螺,保证能将它们撞得老远。有了这个陀螺的帮助,程肇荣成了打“骆驼”游戏的常胜将军。

除了怀念这些老童戏,程肇荣也怀念儿时听过和唱过的歌谣。这些歌谣有代代相传下来的,也有他编写的。这些歌谣语句凝练,朗朗上口,融合了金华方言,贯穿着孩子们的日常生活。吃饭时,大人们可以给孩子们唱《饲饭歌》:“东风凉,西风凉,凉到拉格口中央……”把小孩放在腿上玩时,大人们可以唱《骑马歌》:“啷啷啷,啷啷啷,骑马过临江……”在星光闪烁的夜晚,大人们带着孩子坐在门槛上仰望天空,可以唱《对口歌》:“一粒星,谷谷钉;两粒星,挂油瓶……”到现在,已到古稀之年的程肇荣还能脱口背出儿时听过和唱过的歌谣,他觉得,这些歌谣和老游戏一样,都是八婺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

把儿时的歌谣游戏编进书里,送给现在的小学生

程肇荣一直觉得,儿时玩过的游戏、听过唱过的歌谣,对他后来的成长很有帮助。富有想象力地动手创造玩具,为他后来走上篆刻之路、书画之路打下了基础,他的书画篆刻作品多次在全国性比赛中荣获特等奖等;那些凝练又上口的歌谣,为他走上文学创作之路也打下了基础,他在国家级、省级、市级报刊中发表的文学作品有上百万字。

早在青年时期,程肇荣就开始搜集、整理、挖掘儿时玩过的游戏、听过和唱过的歌谣。“孩子们是唱着玩着长大的,游戏与歌谣对孩子们启发心智、磨练意志、陶冶情操、增强体魄很有帮助。现在,孩子们的玩具越来越多,但有两种不好的趋势在蔓延,一种是认为越贵的玩具越好,只要孩子开口要,家长就不吝金钱地买,买来了孩子并不珍惜;另一种趋势是把‘电子保姆’当成孩子的玩具,其实这种做法后患无穷。”程肇荣告诉记者。

2012年,市政协文史委决定结合地方历史文化特色,征编老金华的记忆丛书,早就在筹备这方面资料的程肇荣受邀成为编委的一员,负责编写《老金华的记忆·老童戏》。他收录了50多首儿歌、50多个老童戏,亲自为每首歌谣、每个游戏绘制插图,用情颇深。浙师大老校长、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主任蒋风在该书的序言中说:“这种古老的歌谣和老掉牙的游戏,如今是一笔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传承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内涵。程肇荣编写的这本书不仅为金华保存了一份值得珍视的民俗资料,更为社会留下了一笔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前不久,《老金华的记忆·老童戏》出版后,程肇荣拿出160余本书,捐赠给金师附小、红湖路小学、西苑小学,受到了老师和孩子们的欢迎。他说,希望这本书能够唤醒部分家长对歌谣的重视、纠正对玩具的误解,还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投入到本土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整理中来,因为这是每一个人的责任。本报记者 赵如芳

来源: 作者:赵如芳 责任编辑:
关键词: 七旬 顽童 歌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