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金兰古道:北山“小九寨”,一水一世界

金兰古道

金兰古道

金报全媒体记者 许健楠  文   许健楠 邵勤旦 摄  

视频:陈斌    手绘图:青若丽

写这条古道时,注意到一则新闻:6月,金华山古道入围2017中国十大古道50强,这也是我市唯一一条入围的古道。

所谓的金华山古道,其实是一个合集,由多条古道组成,如霞客古道、太阳岭古道和金兰古道等。徐霞客、宋濂等名人在古道上留下足迹,一段段历史流传至今,霞客古道、太阳岭古道因此声名远播。

金兰古道位于金华北部,是金华北山通往兰溪的交通要道,南起金东区曹宅镇岩后村(也有不少驴友从千人安村出发走古道),北至兰溪横山塘村,全长约10公里。

比起前两条古道,它显然没有那么深厚的文化底蕴,要论沿途风光,它却更胜一筹,近年来,这条古道吸引着无数游客、徒步者纷至沓来,人气旺得不行。古道景色优美,有山有水,人称北山上的“小九寨”。比起西线的双龙风景区,这里的金华山风光更显得原汁原味,天然去雕饰。

金兰古道的美景,放在3年前,还不为外人知晓。真正让这条古道火起来的,是曹宅人黄伯康。3年前,他的两篇游记让金兰古道名声大噪,一时间,驴友蜂拥而至,黄伯康也成了这条古道上的“民间导游”。

我与黄伯康素不相识,辗转打听联系上他。他爽快答应给我们当导游。他说,每回有朋友来,就陪他们去走走。爬一趟古道,仿佛带客人逛一圈自家的后花园。

“爬得多了,不会厌倦吗?”“怎么会?你来过就知道,这条古道的风景百看不厌。即便你不来,每天清晨,我也是要上山练功的。”他习武,每日赶早上山,强健筋骨,图个耳根清净、空气清新。他是曹宅中学退休体育教师。3年前,他还是鞋塘初中副校长时,教学生把广播体操改成练八段锦,这一创新做法着实火遍全国,引得众多媒体争相报道。

我还联系了另一个人,当地媒体记者邵勤旦。此人腿脚勤快,走街串巷,足迹遍布金东各村各镇每一个角落,我叫他“金东通”。

出发前一晚,下了一场倾盆大雨。天一亮,雨势渐小,雨天路滑,去还是不去?旦兄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一语道破天机:“当然去!这种天气最好了,你会发现这条古道的惊艳之处,今日,必出大片!”然后,他抱着单反相机和三脚架就冲出了家门。

古道溪涧

古道溪涧

古道探秘

水是活的,古道也是活的

金兰古道一路都用石块彻成,具体在哪一年修建已不可考,少说也有数百年的历史了。

“这条古道从金华经北山,可到兰溪、浦江等地。以前曾是交通要道,繁盛一时,后来,随着时代变迁,渐渐被人遗忘。它是兰溪、浦江通往金东曹宅的必经之路,过去它叫浦江大路,因为以前横山塘村属于浦江,现在我叫它金兰古道。”黄伯康不负民间导游之名,聊起古道的前世今生,如数家珍。

衡山塘村

衡山塘村

与许多地处偏远的古道相比,金兰古道的地理位置可谓得天独厚。从市区开车出发,半个多小时就能抵达岩后村,再往上走一段不算平坦的山路,岩后水库近在眼前,站在水坝上极目远眺,水面犹如一块碧玉,又像一面镜子。背景是层恋叠嶂的山脉,厚重的植被层次分明、苍翠欲滴。这一方水脉延伸过去,隐约遁入幽深神秘的山谷之中。水库边的半山腰上,清澈的山泉水如绸缎般顺流而下,水声哗哗,令人心旷神怡。

金兰古道,就藏在这一汪清泉的深处。古道竟以大水库开篇,妙哉!

水库中没有船,难不成要游过去?黄伯康手一指,顿时豁然开朗:只见大坝的尽头,几十个石台阶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若隐若现。当真是“摸着石头过河”,从远处看,仿佛练就了裘千仞的武林绝学“铁掌水上漂”。

远处的山上,色彩浓郁,犹如打翻了调色盘。空山新雨后,清泉石上流。古道右侧有一条绵延不绝的溪流,一路上水声不绝于耳。

水流辗转曲折,前仆后继冲刷着大小石块,雾气弥漫,宛若仙境。溪涧落差变大的地方,便形成一道道大小瀑布。瀑布下的漩涡,兜兜转转,不停不歇。

黄伯康不禁感叹,来了无数次,这一次的瀑布最为壮观。这不得不感谢前一晚的那一场大雨。旦兄先前所谓的“惊艳之处”,怕是就在于此吧。

正想询问,只见他不管不顾地两脚踩入水中,不慌不忙摆稳三脚架,调好慢门模式:“机会难得,赶紧多拍几张。”

“水是活的,古道就是活的。”黄伯康喜爱这里的山山水水,“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慕名而来的游客很多,只要我有空,我都会带朋友来这里玩,少则四五人,多则几十人,最多一次,带了六七十人。”黄伯康回忆道,那阵仗,狭窄的山道上走着,长长一串,首尾不能相顾。

景色虽美,许多人陶醉其中,也有乐极生悲的时候。他不止一次遇到,有朋友喝了酒上山踏青,手舞足蹈,脚下一滑,跌进古道旁的溪涧里,来了个透心凉。

正说着话,古道边出现一块巨石,凌驾于小溪之上。“我叫它大石棺。来看过的人,没有说不像的。”对于他的话,周围人都无法反驳,确实太像了!长方形,“棺盖”有个尖顶。

一路与水为伴。这条古道,最不缺的就是“矿泉水”。多少年来,当地人走古道,根本不需背水上山。渴了累了,俯下身,喝上几口清凉甘冽的山泉水,顿时神清气爽。

头顶的树冠遮天蔽日,脚边水雾弥漫,这里天生就是一个清凉世界。“即便夏天来,也不会觉得热,这可是避暑纳凉的好去处。”

独木卧波

独木卧波

古道遗存

奇石共欣赏龙潭一线天

要论金兰古道上哪些角色戏份最足,除了涓涓细流和无尽丛林,便是千奇百怪的石头。

这里的奇石,与云贵一带的石林不同,并非那种第一眼的壮观,而是有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走一段,来一个彩蛋;走一段,抖一个包袱;再走一段,给你个惊喜。于是,尝到甜头的你,会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也许更好的还在后头呢。

过了“大石棺”,便遇上古道旁的一间石头屋。据说是5年前新建的,过去有一个泥土屋,后来倒掉了。这些屋子是给过路的游客歇脚用的。山里有的是石头,就地取材便是。 

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前头碰到的石棺,一路上又见到两口,黄伯康将它们区分开来:大石棺、悬棺、小石棺。中间的那口悬棺最是奇特,一大半悬在半空中,摇摇欲坠,煞是惊险。

古道边有一块半人高的块状石头,表面光滑如砥,当地人叫它“靠山石”。上山砍柴的农民、南来北往的客商,把货担往“靠山石”上一放,瞬间一身轻松。倚靠他的人多了,无论是棱角还是纹理,一概随时光流逝。

黄伯康说,这条古道附近的山上还有一块棋盘石,与霞客古道上的那块棋盘石并非同一块。奇怪的是,这里也流传着黄大仙的传说:黄初平8岁开始牧羊,15岁那年,翻过一座长长的山脊,看见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坐着一位白眉仙人。爬上去一看,原来是白眉老人在细细观看一棋盘,这棋盘很是奇特,为岩石天然形成,于是黄初平就要与老人下几盘。白眉老人也好像早已知晓,便与黄初平对弈,但无论如何,黄初平都下不过老人,急得他两脚不停在岩石上搓起来,结果时间一久,就在岩石上留下了两个光光的脚印。后来,人们才得知这个白眉老人就是神仙广成子,黄初平也在此学道成仙。

两块棋盘石,同一个神仙故事。可见,自古以来,黄初平在金兰和霞客这两条一脉相承的古道上是多么有名。

过了一座古石桥,见到一座破败的庙,名唤“龙头庙”。20多年前,它还基本完好,原是当地山民歇脚祭山神的去处,后来,山民陆续搬迁下山,古道荒废,走的人少了,乃至于此。一座庙见证一条古道的兴衰。如今,人们重燃对古道的热情,有人便琢磨着,把“龙头庙”再修回去。

走了约两公里,便到了小园林场,林场里只有一个护林员。70岁的王小燕是岩后村人,他住在这三四间平房里,守护着这片山林,一守就是16年。门关着,里面没有人,见到王小燕时,他正挑着担走在古道上,两麻袋的塑料凳:“没法子呀,上来的游客太多,凳子都不够用啦。”

据说,很多人来走金兰古道,都是带着吃的上来的,上午爬古道,到了林场临近中午,众人便在此开伙做饭。古道边、树底下,伴着泉水叮咚,在鸟语花香中饱餐一顿,惬意无比。

小园林场往上再走一小时左右,就到达山岗,翻过去就是古道的兰溪段。兰溪段的山道又陡又窄,尽是长满野草的小径,风光不及山南那一段。

不过,兰溪段也有一道奇观。古道沿线有一个龙门村,村附近有一条幽深的峡谷,当地人称之为“龙潭”。沿山路而下,地势陡峭,天开始下雨,路面湿滑,远远地听到巨大的水声,来到谷中方才发现不虚此行。一道大瀑布飞流而下,蜿蜒曲折,仿佛一条天上来的白龙。瀑布两侧的岩石险峻而逼仄,形成一线天奇观。一到节假日,便有不少游客来此纳凉休憩,一坐大半天。

护林员王小燕

护林员王小燕

古道遗韵

夜幕下的“火龙阵”

古道旧时繁华,兰溪横山塘村63岁村民钱清芳深有体会。11岁那年,她就跟着挑担的长辈走古道了,这一走就是好几十年。

古时候,这是一条商道。过去没有大马路,山那一头,浦江、兰溪一带的山民来山这一头的金华,都要经过这里,它也是许多人赖以生存的“生财之道”。

“以前的曹宅古镇是一个很大的集市,还办庙会,卖什么的都有,在当时山里人的心目中,曹宅集市就好比现在的义乌小商品市场。”钱清芳说。山里头的人把山货挑出来,到曹宅去卖。

笋、茶叶、木炭、扫帚等山里土货,通过古道运出山,换些柴米油盐,又哼哧哼哧挑回去。山里人的生计,实在不易。

曹宅的早市,宜早不宜晚,每周逢一、四、七开市,错过一趟,得等上三天。因此,出门得赶早,凌晨就得出发。

夜幕下,人们举着火把,结伴同行,少则三五人,多则十几人。夜幕下的大山深处,一字“火龙阵”,如点点繁星,在山间闪烁。

天亮时分,正好赶上早市。忙活了一天,再披星戴月往回赶。不累吗?“嗨!山里人都习惯了。”钱清芳说。

横山塘村,就是古道的终点。村旁不远,路边有一块巨石,相当平坦,十几个人挤一挤不成问题。每回古道走下来,乡亲们都会在这里歇脚,聊聊一路上的见闻。钱清芳坐上去,也说起很久以前的事。印象最深的,是十几岁时那一回挑担走夜路,只有她和堂姐二人,为了壮胆,她们带上了家里的两条狗。天太黑,山路艰险,不知是什么时候,两条狗都走丢了。最后,还是两条狗自己找到了回家的路。

“以前有亲戚在金华,家里的牛没草吃,把牛赶过来,牛放山上不用管,满地都是草,牛养肥了就领回去。”

如今,钱清芳早已不在村里,而是在外面打工。陪我走古道那天,她赶了个大早,清晨4点多就起来,洗衣服、做饭,忙活完又准备了一袋水果、饮料,在曹宅的一个车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山里人的淳朴和热情,没有因时过境迁而改变。

她说,横山塘这个小山村本就不大,以前有200多人,村民依古道而居,它是一条生命线,将村民的生活一点一滴串起来。从前,书信很慢,车马很远,祖祖辈辈只有这一条道。现如今,村村通公路,古道日渐失宠,横山塘村的人气也是日渐消散,人们纷纷出门打工,现在常住人口不足50人,绝大多数是老人,泥土房一栋挨着一栋,还是原来的样子。

那天中午,钱清芳的姐姐钱生姣备下午饭,两大盘笋,外加一盘马兰头,山里人有啥吃啥。这位79岁的老人也是难得上山一回,来老屋小住,只为采茶。老人家还递过来几包土茶叶:“拿着,都是自家种的,不花钱。”老人沟壑纵横的脸上,始终挂着笑。

而古道这一头的岩后村,则是另外一番景象。老房子几乎见不到,新房林立,村民有1198人。村民们说,过去,都走古道上山挑柴卖,后来,柴没人要了,就出门去打工,赚了钱回家盖新房。

王姓村支书告诉记者,村民们万万没想到,这条司空见惯的古道,竟是城里人眼中的香饽饽,这两年,来金兰古道的游客越来越多,旺季时平均每天就有四五百人,最火的一天,居然达到了2000人。

这让大家嗅到了商机。今年,上海的一家公司已确定前来投资开发古道旅游,据说要投几个亿。下一步,村里还要建农家乐和民宿。不经意间,金兰古道将华丽转身。

石屋

石屋

古道拾零

霞客古道·太阳岭古道

要说北山的古道,名气最大的非霞客古道莫属。它因中国著名旅行家徐霞客而得名。明崇祯九年(1636年),50岁开外的徐霞客经过精心准备,开始了“万里遐征”。他从江阴故里出发,途经浙江、江西、湖南,穿越广西、贵州,最后抵达云南。这是他一生中时间最长、困难最多、成就最大的一次出游,也是最后一次出游。在《徐霞客游记·浙游日记》中,惜字如金的徐霞客却洋洋洒洒用了4000余字的篇幅,描述游历考察金华山喀斯特溶洞地貌的经历。当年,他就是在这条古道上留下了足迹。

金华山霞客古道自2013年正式开游以来,凭借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优美的风光,吸引了无数游客前来。根据徐霞客《浙游日记》记载,当年徐霞客从智者寺上山,经白路下村,然后折向东北,经弹子下的斗鸡岩北上至鹿田。从去年7月开始,双龙景区取其中的一段进行了修复,起点为白路下村,终点为海拔550米的羊甲山,全场约3公里,垂直高差300多米。沿途及附近的景点众多,有智者寺、鹿田水库、朝真洞、黄大仙祖宫、北山第一庙、斗鸡岩等。

金兰古道与霞客古道其实是相连的,只是徐霞客走金华山时,一路往西到兰溪,没有往东。如果他经过金兰古道,不知会在游记中如何描述它。

从金兰古道小园林场附近的山路出发,一路往东,徒步差不多需要1~1.5个小时,抵达武坪殿,那里距离霞客古道就不算远了。由于海拔较高,这条路经常作为驴友穿越的线路,普通游客很少走。

小园林场

小园林场

太阳岭古道也在金华山上,在金兰古道的东边约5公里处。南起源东乡洞井村,经阳郑,沿磴道直通到岭背,过界云亭、飞云亭、平头桥,北至兰溪市梅江镇太阳岭脚村。总长约7公里,步行时长约3.5小时。它也是跨越金兰两地的一条古道。这条古道的文化底蕴深厚,宋濂曾由太阳岭至浦江,拜谒一代名儒吴莱。

古道攻略

自金华市区开车沿03省道到曹宅镇,然后拐到村道上,手机导航找到岩后村。最好是自驾出行,公交车多半只在省道沿线停靠。

沿山路上行至岩后水库,开始走古道。从岩后水库到小园林场这一段,路不远,全长两公里,地势平坦,也是金兰古道上风景最优美的一段路。

多数游客都在此吃饭,然后原路折返。之后,可以选择周边景点游玩,如大佛寺、锦林佛手园等。

来源:金报全媒体 作者:许健楠 责任编辑:黄雪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