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获省金奖!20个金华听障孩子《梦回婺窑》

提示: 6月7日,浙江省第八届残疾人艺术汇演在温州东南剧院举行,金华市特殊教育学校听障部的20个同学以群舞《梦回婺窑》夺得金奖。

金华新闻网6月23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陈丽媛

6月7日,浙江省第八届残疾人艺术汇演在温州东南剧院举行,金华市特殊教育学校听障部的20个同学以群舞《梦回婺窑》夺得金奖。这些孩子,不仅失去了听力,而且也没有舞蹈功底,却在专业水准的大赛中用梦想打动了观众和评委。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这是生命中迄今为止最值得骄傲的事。比赛结束了,这群孩子的舞蹈梦还没有停止,这段时间他们仍在坚持排练,因为《梦回婺窑》作为省金奖作品,很有可能出现在8月举行的第九届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中。

0622_1

《梦回婺窑》梦想成真

“没信心。没信心!第11支舞——嘉兴的《兄弟》太出彩了,三个舞蹈演员每个节奏都踩得很准,别说是动作,就连眼神都很有感染力。下一个就是《梦回婺窑》了,孩子们彩排的时候还有那么多细节没抠好,等会在台上都能记住吗?”正式表演之前,金华市特殊教育学校副校长郑显玲心里七上八下的。

6666666666

音乐开始了,灯光亮起,原本应该升腾起来的雾气因为干冰没有到位杳无踪影,做好的LED效果视频也没有出现在背景里,郑显玲的心里咯噔一下。好在孩子们并没有受影响,开场动作都进入了状态。随着音乐渐入高潮,孩子们的表现也越来越好。最让郑显玲欣喜的是,平时强调了好多遍的眼神表达,孩子们在正式舞台上终于找到了感觉,彩排前的串联问题也没再出现。音乐接近尾声,灯光却没跟上节奏,提前暗了下来。郑显玲又紧张了,她紧紧盯着舞台上孩子们的表情——没有惊慌失措,太好了!台上短短5分钟,郑显玲感觉比之前训练时的任何一遍都要漫长,但是孩子们跳得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好——他们超常发挥了!原本没有信心的郑显玲心想:这回应该有希望拿奖了。站在她边上的编舞兼指导老师金革新也冲她不住地点头,金革新是中国舞蹈协会的专家,对孩子们的要求比较高,之前他都在挑毛病找问题,这还是他第一次给予大家的肯定。

下台后,孩子们就直奔郑显玲,身上的汗水蒸腾出的热气就像他们的热情,将郑显玲团团围住。郑显玲知道,孩子们想知道刚才表现得怎么样,希望得到及时的肯定。郑显玲笑着对他们竖起了大拇指,还夸下“海口”:大家跳得很好,没准要拿金奖了!

比赛的结果第二天才公布,大家既期待又有些害怕。当晚,下榻在同一酒店的台州队等3支舞蹈都接到了第二天参加汇演的通知,只有《梦回婺窑》没有!郑显玲的心情跌到了谷底:难道我们的成绩比他们都差,连汇演资格都没有?她不敢告诉孩子,一个人心情复杂地失眠了。听障的孩子听不到,察言观色的能力却比普通人都厉害。第二天看到郑显玲无精打采的模样,他们也没了吃早饭的心情。早上九点,郑显玲终于接到了成绩通知:《梦回婺窑》获了金奖!而且还获得了最佳创作奖。原来,汇演是有特定主题的,要求展现残疾人意志坚强的青春风采,《梦回婺窑》因为题材不切题才没有接到参演通知。

回想那时过山车般的心情,郑显玲接受采访时仍然很激动:孩子们太不容易了,太棒了。要知道,这四年一次的艺术汇演,各地都非常重视,各地的表演团队几乎都拿出了专业水准,其中还包括了省残疾人艺术团的冠军团队。

一支舞跳出学校特色和金华元素

回想去年接到参赛通知的时候,郑显玲还在犯难:学校才刚刚迁新址,学生虽然有舞蹈课,也是为了训练听力而设置的律动课,跟专业的舞蹈大相径庭。再说学校里只有一个年轻的舞蹈老师,创作一支全新的特色舞蹈难度也很大。心里没底的郑显玲没事的时候就琢磨:舞蹈的主题定什么?她想到了著名的《千手观音》是把民俗文化演绎出来的高雅境界,于是把思路缩小到金华的特色文化。一天,看到陶艺班的同学上课时拉坯利坯的认真模样,郑显玲终于定了主意:就跳婺州窑!金华市特殊教育学校听障部自2016年起,就把金华非遗文化的传承列入了职教课程,其中婺州窑就是五个特色项目之一,可谓既有金华元素又有学校特色。

0622_2

0622_3

郑显玲找到市里有名的编舞老师金革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过了不久,金革新把《梦回婺窑》带到了金华市特殊教育学校。这支舞蹈依据婺州窑的历史背景和艺术精神原创编排,叙述了古人用勤劳智慧的双手,创造了民族传统瓷器艺术的故事。舞蹈共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通过热土,表现了人们对大自然的渴望和追求,用双手创造出各种千姿百态的瓷器造型艺术,对生活充满希望和追求;第二部分是窑火,它不仅是窑中的火,更像是燃起了熊熊燃烧的生命,激情四射,热情奔放,在这片土地上充满着未来和希望,燃烧起民族的魂。

《千手观音》通过观音菩萨丰富的手姿变幻来诉说内心的语言,《梦回婺窑》在第一部分也是如此,用演员们柔美的肢体尤其是变化的手部动作也讲述婺州窑从泥到胚过程中的柔和多变。第二部分,《梦回婺窑》则进一步升华,更突出男演员的力量之美,展现出婺州窑出窑重生的热火朝天。郑显玲很喜欢这支舞,都说心手相连,对于听障演员来说,更是如此,“他们平时都是通过手语交流,手指灵活、更善于用手来表达感情。我觉得这支舞蹈特别适合聋哑人表演,手语可以成为他们的舞蹈语言,一柔一刚的前后对比,也能被他们演绎出艺术美和感染力。”

0622_4

无声世界的付出是常人的数倍

但是,困难比郑显玲想象中来得更早。排舞之前,需要找男女舞蹈演员各10名。这在普通的学校里或许不是问题,然而这所学校的听障部一共才104个学生,从小学一年级到职业高中生,最小的7岁,最大的已经23岁,高矮参差不齐,体重胖瘦也相差很大,最重要的是,他们绝大部分都没有舞蹈基础,连劈叉都下不去。20个人好不容易凑齐了,金革新见了却连连摇头,这样高矮胖瘦悬殊的舞蹈队,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但学校的情况就这样,在他的强烈要求下,郑显玲换掉了一个体重超过160斤的男同学,舞蹈队阵容就正式敲定了。

音乐响起,孩子们听不到,怎么跟上节奏?舞台的四个角落里都得有一个老师做手势指挥,舞蹈演员转向哪个角落,哪个角落的老师就得为他们发出指令。学校里只有一个舞蹈老师,只能找其他任课老师来帮忙,最后连政教主任张镇这个男老师都赶鸭子上架了。张镇也不会跳舞,唱歌也就是KTV水准。而指挥听障孩子跳舞,节拍不仅要准,还要抢,也就是说,得比音乐早一拍做动作,连0.1秒都不能相差。舞蹈用的是纯音乐,不像KTV里的歌曲,可以根据歌词来掌握节拍,这对张镇来说又是一个困难。如果连指挥都出了错,孩子们怎么能跳好?为了不拖大家的后腿,张镇只要有空闲时间就会听《梦回婺窑》的舞曲,一共听了不下四五百遍,现在一听到这个曲子,他都会做出条件反射了。

0622_6

指挥老师不容易,跳舞的同学们就更辛苦了,短短5分多钟的舞蹈,他们每天要跳上8个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练舞,连中午都没有休息。除了记住自己舞蹈动作和走位,他们还要不时看指挥老师的手势,才能知道音乐在哪个点。他们不知道音乐是什么,只有通过老师的手语描述,才知道自己在跳什么,需要表现出什么。其中一名排舞老师说。练习中,总是有孩子和老师们会哭,大多数都是因为某个动作反复练习还是做不到位,挫败感把他们逼哭了。有一次,一个女孩因为表现不出火的柔美动作哭了,看见到场来看排练的郑显玲,她一边哭,一边比出加油的手语,一边继续练习,看得郑显玲眼圈也热了。孩子们的基础参差不齐,练习的过程中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始终达不到编舞老师金革新的要求。出发去温州的前一天,金革新老师只得更改了一些舞蹈动作,郑显玲的压力更大了:这么短的时间,孩子们要是连舞蹈动作都记不下来,还比什么?

“大不了我们今天晚上不睡了,明天去温州的路上再睡。”孩子们主动提出解决方案。让郑显玲欣喜的是,不知是被逼出了潜力,还是这段时间的练习提高了舞蹈悟性,当晚9点之前,孩子们已经完成了新的舞蹈,按时入睡了。

抵达温州的次日,彩排就开始了。看了其他舞蹈队跳得一个比一个精彩,而金华的孩子们在舞台上却状况百出,郑显玲那时真的有心灰意冷的感觉,在对上孩子们问询的眼神时,又不得不挤出笑脸鼓励他们。彩排发现的问题需要纠正,可是没有排练场地了,怎么办?郑显玲和老师们在下榻的宾馆大厅里,找了一个相对行人较少的空地。看着孩子们在大理石地面上不停地跪地做动作,膝盖手肘满是淤青,酒店的服务员动容了,把他们带到会议室,给他们找了一块铺着地毯的空地。

第二天就要比赛了。尽管孩子们尽了全力,但编舞老师还是不满意:“对手太专业了,有的比健全人的舞蹈大赛还专业,想要拿奖,除非奇迹出现。”

0622_5

简单愿望:希望更多金华人看到我们

奇迹出现了,这群孩子们获得了他们人生中第一个舞蹈大奖。被现实生活打击了这么多次,奇迹对于他们来说还有点陌生。得奖的消息传来,他们兴奋得手舞足蹈,围着郑显玲让她请客吃饭,这可不是这群腼腆孩子以前会做的事。回到金华后,他们在课堂上、生活中更积极了,连走路的身姿好像都挺拔了起来。

从心灰意冷到喜出望外,郑显玲懂得这个金奖对孩子们的意义,她更想把这种积极作用再扩大一些。“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每一份鼓励都是弥足珍贵的。我希望他们能有更多展示自己的舞台,免费参演我们都愿意。我还有一份私心,希望能获得一个有LED背景的舞台,把干冰、灯光、电子背景这些没有在省赛中完美亮相的遗憾弥补一下,让这个我们付出了这么多心血的节目有一次完美的亮相。我还希望《梦回婺窑》能像《千手观音》一样感动很多金华人,大家一想到我们学校的听障孩子,就能想到这支舞蹈。”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社文部 陈丽媛 责任编辑:何梦凯
关键词: 金华 金奖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