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漂”在横店当演员 从背景到角色

提示: 在横店这个被誉为中国好莱坞的地方,诞生了很多的奇迹,而美好之下,更多的确是无数平庸章节里的人们。

金华新闻网6月26日消息——金华日报东阳分社记者 唐旭昱

在横店这个被誉为中国好莱坞的地方,诞生了很多的奇迹,而美好之下,更多的确是无数平庸章节里的人们。

走在小镇街头,你偶遇的路人,不管其貌如何,都有可能演过几十部热门影视剧。或许是清宫大戏里的太监宫女,或许是民国电影里的捕头乞丐,只不过,他们在其中要么全程无台词,要么只能在面对主角时喊一句:“客官,里面请。”

在横店,找到演员工会挂号注册,拿到演员证,就是一名“演员”了。不论男女老幼,如果不挑活干,每天在片场等候8小时,能拿到48元钱,管两顿饭。你需要忍受的是,长时间的等待,深夜加班、淋雨是常事,也许等一天也没机会上场,一出场就被淹没在龙套的海洋。但对一个带着梦想而来的普通人来说,以往有些神秘和高不可攀的影视圈在这里似乎变得门槛很低。一碗盒饭,一句台词,一个镜头构筑了他们的理想与追求。

有些人仅仅只是来体验生活、看看明星的,有因为就业的零门槛而选择暂时过渡的,也有狂热的明星梦幻想者,但也有真正令人敬佩的追梦人。他们带着各自的梦想来到横店,生活虽然简朴,但这无碍他们追逐梦想的权利。

在横店,他们从来都不孤独,他们是路人甲,但从来不是路人甲。

相比如今大腕明星的天价片酬,群众演员们的工资少得可怜。横漂是一个很有趣的群体,虽然有统一的称呼,但根据演员们参差不齐的自身条件,被分为不同等级,一天的收入自然也不同。不过,等级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死板。除此之外,出演一些特殊的戏份也会有额外的片酬,如剃头、淋雨、戴孝都可额外加钱,而如果演死人等较忌讳的角色,剧组通常会准备一个红包,数目不等。

群众演员:最基层的演员,俗称“人肉背景板”,无台词无特写,仅为撑撑场面,主要工作就是走来走去,一天工作8小时为48元,超过一小时加10元。不过一位群头告诉记者,现在群演其实不多了,多数是从群特开始的。

群特:外形较好的群众演员,有一点机会出现在主角身边和拍特写,或有一两句简单台词,群特演员通常有一定的身高或长得有特色。一天工作8小时为80元,超时每小时10元。

跟组演员:时刻跟着剧组,剧组一般会从群特里挑,领取2000多元的月薪,不管戏多戏少。虽然自由度低,但不需要为第二天的戏份而发愁,且收入相对稳定,管吃住。

特约演员:有镜头、有台词,有些有名字,传说中的“三有”,特约又分小特、中特、大特。

小特:也称大群众,没有台词的哑特,只要有点形象和身高,不怕辛苦,一般混成一个小特并不难,每天的收入150—200元,一般情况下,150元的以12小时计,200元的以18小时计,超时另算。

中特:有台词,戏份也不少,基本上是一天500元起步。

大特:基本等同于角色演员,但不一定有名有姓,报酬每天1000元及以上。

注:群特和特约演员都有身高要求,通常女生要求162cm以上,男生要求175cm以上,身高越高越容易被导演相中,而且形象要好,除非你很有特色,如特型演员。

角色演员:混得最好的则是角色,有台词,戏份也不错,且有名有姓,价格根据具体角色,不同剧组而定,跟前几个相比,收入是最高的。

杨超超,山东人,29岁,来横店四天

板寸头,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背着一个黑色双肩包,见到杨超超的时候,记者以为他只是来横店观光的游客。“我是长得比较普通啦。”杨超超腼腆一笑说。

杨超超1

杨超超

关于为什么来横店,杨超超在采访结束后,微信发来了一段话:生活就像巧克力,如果你不去品尝,就永远不会知道下一颗是什么滋味。其实来横店跑戏的生活就像巧克力一样,永远都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戏,遇上什么人。

成为“横漂”前,杨超超是一家企业的员工,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别人眼里的安稳,在他看来,太枯燥了。“高中时开始接触大量电影,好莱坞大片,还有王家卫、姜文的文艺片,就对电影和演员产生了欲望。”杨超超说,虽然没有学过表演,但还是想来体验下。

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坐高铁从山东到杭州,杭州再坐大巴到横店。6月16日,杨超超到了这个心心念念的地方。一个上午时间,租了房,办好了演员证。第二天下午,捡鸽子(前一天报戏之后,有人因各种原因不来的,你可以捡到戏)捡到了人生第一场戏,在网剧《笑澳江湖》里饰演一个服务生。

这是一个民国戏,杨超超给记者看朋友在现场给他拍的小视频,眉宇间竟跟演员张家辉有些神似。“下午5点30,一直拍到了第二天凌晨2点。我是酒店的一个服务生,就是一直站着,有几个动作。”杨超超说,自己挺幸运的,还说了三句台词。

一句是客人来时,说了“欢迎光临”,接着主角来了,杨超超拦了一下,说了句“不能进去”,之后酒店老板娘来了,说了句“莫姐好”。

第一次拍戏,杨超超拿到了100多元钱。

“紧张吗?跟想象中一样吗?”记者问道。杨超超说:“一点点,群众戏份不多,镜头也不多,更没特写,所以自己调整下就好了。”因为之前看过不少影视剧幕后纪录片,所以对于拍戏现场,杨超超没有太多的陌生感。

第二场戏,是在6月19日,《猎金行动》里的一个土匪,和他一样的土匪有40多个,从下午2点拍到了第二天早上5点30,是个大夜(基本是通宵拍戏)。“也就是当背景啦,镜头也挺远的,跟着打跟着跑就好了。”杨超超说,拍戏比想象中的辛苦,但作为群演,付出的只是时间,不需要背台词做表情,对比之下,也就没那么苦了。

关于未来,杨超超说想先试3个月,目标自然是朝着特约演员的方向努力。

张友柏,湖北人,20岁,来横店1年零4个月

尔冬升在拍完《我是路人甲》后说过:我相信所有的同行都是带着梦想进入这个行业的,我身后的年轻人从全国各地跑到横店,经历现实的苦难,我被他们感动,觉得他们很勇敢。拍这部电影,我想以此鼓励全国的年轻人,希望他们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

然后,张友柏来了。

1米73的个子并没什么优势,但很清瘦,是适合上镜的。来横店时间不算长,但张友柏说,自己已经参演过大大小小上百部影视剧了,“算是小特吧,还没说过台词呢”。

张友柏1

张友柏

张友柏学历不高,初中没毕业就到温州打工了。在看《我是路人甲》之前,张友柏不知道“横店”。“之后在网上了解了下,认识了一个朋友,一起来的,不过朋友待了半年就走了。”张友柏说,第二天办了演员证,第三天捡鸽子捡到第一场戏,《八方传奇》里的一个日本兵。

早上5点多,天没亮,就跟着大巴出发了,结果穿着不怎么干净的戏服等了一天,也没轮上拍。“晚上又换成了土匪,拿着刀,跟着主演跑,拍到夜里十点多收工的。”张友柏说,挺好玩的,结束后,拿到了100多元工资。

无论是小剧组还是大制作,张友柏基本是没有台词的背景小人物,他说自己普通话不好,好几次导演想让他说词,最后都没成。

《军师联盟》里,张友柏饰演了乐师、太监、侍卫等,在演乐师时,第一次有了特写。“高兴,因为机子第一次离自己那么近,没有台词,只要摆摆样子就行。”张友柏说,那天他拿到了200元。之后在《那片星空那片海》里饰演鲛兵时,站在龙宫门口,也拿到了200元。

因为多数是群特,张友柏每天除了做大背景,就是在边上候着。在拍摄现场时,演员们就会提前准备好消磨时光的“道具”:扑克牌、手机充电宝、书等,几乎每人自备折叠椅,冬天带上大衣、手套、甚至棉被,夏天带上小风扇,陪伴他们渡过一场又一场枯燥的等待时光。跑群众是挺乏味和疲惫,为了能接到戏,常常天不亮就到片场等着,更多人等到太阳落山也等不到戏。

对于以后,张友柏表示自己还没想好,但挺满意现状的。

宋明,黑龙江人,30岁,来横店正好1年

30而立的宋明,说自己处在中特的位置,偶尔能接到大特或是角色的戏。1米8 的个子,是比较符合剧组要求的。和张友柏一样,宋明也是看了《我是路人甲》来的横店。

宋明2

宋明

“你知道吗,看这部电影之前,我都不知道原来还有这种地方、这种方式能拍上戏,太奇妙了。”宋明笑笑说,给人感觉憨厚。

宋明之前是个厨师,记者见到他的这天,正好是他来横店一年。“一周年,哈哈,去年6月20日到的,23号就报上戏了。”宋明说,第一场戏是在《骡子和金子》里演一个民国的兵,一百多号人,还挺有意思的。后来电视播出的时候,宋明意外看到了自己。原来,那场戏他和另一个兵压着男一号,所以就被镜头带到了。

拍完第一场戏,宋明才缓过劲,原来非科班出身,在横店真的是有机会的。“一开始来横店没跟家里说,过了得有三四个月才坦白的。”宋明挠挠头,继续说道,“家里人听到后不相信,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有地方还能给我们这些人拍上戏的机会。后来我就在片场跟他们视频聊天,才放心我在这。”

宋明告诉记者,以前他以为拍戏都是像电视剧剧情发展一样,从头到尾拍下来的,没想到是一点点剪辑到一起的。第一场戏从早上6点多,拍到晚上8点,宋明拿到135元。不拍戏的时候,宋明也没闲着,就一直站在边上看别人演,观察有经验演员的一些表情动作。

跑群特三个多月,宋明跑到了小特。在《军师联盟》里,他饰演了各国的大臣,都是属于没有台词的哑特,也演了铁匠和将军,偶尔有一两句台词。《大唐荣耀》《蔓蔓青萝》《凤凰传》《独步天下》《赢天下》……宋明拍了不少大制作。在《独步天下》中,宋明演到了一个小角色,是一名副将,叫常书,30多场戏可把他乐坏了,学到了不少经验,和林峰、景冈山演了对手戏,一天拍下来拿到了500元。

“前几天拍《赢天下》,我演燕国使臣,跟范冰冰面对面演戏,有三四句台词,挺激动的。”宋明说。停顿了一会,宋明讲起了第一次说台词的戏。

“是在《明朝王爷》里,演一个哨兵,一起站岗的哨兵说‘你闻到了吗?什么味道这么香?’我回答说了两个字‘是啊’,然后我们俩就被柳岩演的角色用迷香迷晕了。”宋明笑了起来,说那天除了拿到100多元基本片酬外,还有50元开口费。

采访前一天,宋明第一次吊了威亚,在《大泼猴》里饰演四妖帅之一,穿着盔甲摔来摔去,飞来飞去,睡一觉起来全身疼。“早上6点多拍到下午5点多,拿到了1000元。”宋明笑笑说。

宋明表示,自己会在横店继续待下去,现在一个月平均20天在拍戏,可以养得活自己。

王奎,湖北人,31岁,来横店8个月零8天

剧组很多,但并不是每个横漂都能坚守着枯燥且有些寒酸的日子。而想坚守的,为了能多露脸,就不得不使劲浑身解数。靠近主演的位置通常被视为“黄金位”,群演们自然抢着要。演员公会一般都会以“先来后到”的原则安排演员。所以很多刚到横店的群演,又想当特约的,就会自己主动去剧组所在的宾馆投简历。

王奎就是一个。现在,他辗转在中特和角色之间。

王奎4

王奎

相比前面的几位横漂,王奎算是专业一些,但跟演戏也搭不上边,是高中开始学习了美声。之后做过生意,搞过建筑,去年10月12日来到横店。“在学声乐的时候,就听老师提起过横店,对于表演这行,从小就挺喜欢。很早就想来了,但被各方面原因耽搁。去年30岁,我觉得应该干点自己喜欢的事了。”王奎娓娓道来,不疾不徐。

来横店的第一天,王奎就办好了演员证,然后在老公会坐了一个下午,就听其他群演你聊天,获得了不少横漂生存“技能”。

第二天,王奎作为群演,报上了《连城诀》的戏,没想到现场导演直接让他去说了词。“现场导演问谁会讲台词,我就举手了,虽然是一点水词(简单,无关紧要的一些话),但也很开心。”王奎说,那天自己拿到了70元的基本片酬,还有50元开口费,超时费10元,零零散散加起来一共有190元。

因为第一次戏就有了镜头,王奎觉得可以给自己一点压力。于是,他决定直接跑特约。每天,王奎会事先了解各大剧组在哪个宾馆,然后去投资料。通常的流程是,接通知到剧组面试,然后等结果,也有现场就ok,留下拍戏的。

10月14日,王奎面试了《拯救者》,第二天被通知出演里面的中尉,有四五句台词,拍了半个小时,拿到270元。

王奎说,参演于正的《朝歌》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在里面,他饰演过很多人物,统领、将军、百姓、商人,都有台词。按照戏份的多少,一天拿500元—800元不等。而之所以难忘,是因为王奎说自己学到了很多。“饰演周人统领时,有一场戏,于正在现场加了不少新词和动作,然后需要我说词,再打,再说词,再打,最后还说词,挑战挺大,但是我顺下来了,增加了信心。”王奎说。

王奎演了三四十部作品,军官占了近一半。没戏的时候,王奎就琢磨演技,在他看来,剧本定性人物,演员塑造人物。王奎有一个5年计划,在横店先待上5年,每天有进步有提升,之后就顺其自然。

朱鹏程,江苏人,63岁,来横店11年

朱鹏程,小有名气的资深横漂。举手投足间表情丰富,他说自己是个可爱的老家伙,“我5岁就喜欢表演了,直至2006年来到横店,才算实现了心里多年的夙愿”。因为演技傍身,来横店,就是从大特开始,现在已是角色演员。

朱鹏程1

朱鹏程

11年,朱鹏程参演了338部影视作品,蓝色的小本上清楚记录着每部作品的名字,和自己饰演的角色。朱鹏程说,这是个习惯,也是个纪念。从君临天下的皇帝到穷困潦倒的要饭,从联合国秘书长到乡下农民,他把一个个不同职业、不同风格的人物演绎得形象鲜明、真实生动,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朱鹏程从小喜欢文艺,后来部队当了8年文艺兵。第一次拍电影是1986年,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社等单位联合拍摄一部宣传《刑事诉讼法》的单元剧《强制执行》,朱鹏程由单位推荐出演片中的“工商所长”。

“没想到,再次拍戏,已是20年后在横店的事了。”朱鹏程感慨道。来横店,朱鹏程说,是想有更大的舞台。

2007年,朱鹏程接的第一个戏是电影《李清照》,饰演一位爱国志士,与女一号安徽黄梅戏皇后韩再芬演对手戏。剧情讲述的是李清照处于山河破碎、国难家仇于一身,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心境,李清照一哭,他悲从中来。

“演完后没听到导演喊停,我就有点懵了,一般会说‘卡,重来’或是‘卡,ok过’,但导演一句话没说,又因为隔得远,我站在那也不知道怎么办。”朱鹏程回忆起第一次横店拍戏的场景,还是觉得挺有意思。

后来是现场导演说好了,然后群演告诉朱鹏程,导演在显示器那哭了。收拾好情绪的导演走了过来,对朱鹏程说:“扮相不错,戏也好。”然后朝着化妆师喊:“快来给老师擦眼泪,准备下一场。”

朱鹏程说:“导演是最容易感动的,也是最难感动的。”那天,朱鹏程拍了一个多小时,拿到300元钱。

在朱鹏程演的300多部影视剧中,有1/4是苦情戏。他说自己会提前酝酿情绪,沉浸在角色里,周围任何事情都打扰不了他,一旦导演喊“开始”,如果剧情需要,他能马上掉眼泪。

《迷雾重重》对于朱鹏程是一部重要且关键的作品,他在里面饰演反一号——土匪头子“白猿”。“那时我来横店不久,差不多年纪的横漂几乎都去试戏了。现场试了两场戏,一场是可怜兮兮抢馒头的乞丐,一场是霸气的土匪头子。”朱鹏程回忆说,自己心里没底,觉得拿不下了。然而,第三天接到了剧组定妆通知,很意外,心想着可能剧组要给这个角色多备个演员吧。直到开拍两天后,朱鹏程才真真实实确定这个角色是自己的。

“最多的一天,拍了15场,8月份站着不动都热,从早上6点拍到晚上6点。”朱鹏程说,不过也是这个角色,让更多人知道了自己。

记者问他,演戏苦不?朱鹏程说:“要说不苦,那是瞎说。但当你爱上这项事业,就不觉得苦,能把这种苦转化成乐趣,苦中作乐。”

现在,朱鹏程已经在横店买了房,他说只要演得动,会一直继续下去。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东阳分社 唐旭昱 责任编辑:陈思
关键词: 横店 演员 角色 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