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蓓蕾初绽放 婺剧添新松 浙婺4人获“新松计划”一等奖

金华新闻客户端7月11日消息 记者 陈丽媛

2017“新松计划”浙江省青年戏曲演员大赛的颁奖典礼18日将在杭州举行,届时将有4名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以下简称浙婺)的优秀青年演员站上最高领奖台,他们是周宏伟、陈丽俐、陶永晶和宋保端。

本次比赛从初赛到决赛,竞争越激烈,浙婺选手表现越精彩,所占的名额比例也越高。大赛共设10个一等奖,浙婺揽获4个。其中,周宏伟获得全场最高分,陈丽俐名列第三。浙婺副书记严立新认为,继杨霞云、楼胜之后,浙婺又有一大批在全省冒尖的优秀青年演员正在茁壮成长,他们好学、勤奋、刻苦、拼搏。这说明在培养青年演员的力度和方式上,浙婺依然走在全省前列。

周宏伟

周宏伟

周宏伟:一口气憋了五年,打了场漂亮的翻身仗

“新松计划”决赛,周宏伟是最后一个出场的演员。在他出场之前,同事陈丽俐以一曲《谢瑶环》大获好评,一度排名榜首,其后却被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演员陈丽君后来居上。台下近百名婺剧迷把夺冠的希望寄托在了周宏伟的身上。

周宏伟的决赛剧目是《八大锤》,在陈美兰创作团队的创作改编下,荟萃了婺剧武生表演技法的精华。在唱腔和表演上,刘志宏等老师也多次给予他指点和帮助。

戏中的陆文龙是一员骁将,手持双枪、头戴翎子、脚蹬三寸厚靴,演出时双枪还要舞出各种技巧和枪花,难度极大。倒板亮嗓,精彩亮相,控腿、探海、朝天蹬……周宏伟不仅走得稳稳当当,还演活了陆文龙少年得志、意气风发的气质。谢幕后一下场,周宏伟就被一个东阳戏迷激动得抱了起来。成绩出来,周宏伟拿下全场最高分。

他赶紧给远在北京的陈美兰老师报喜,谁知老师早已得知喜讯,对他连声称赞。原来,这次浙婺有9名年轻演员带着9场戏晋级决赛,陈美兰领衔的创作团队一直跟着这些演员,一边抠戏,一边减压,直到比赛前一天,才因为演出的原因,飞去北京。即使人没有在现场,陈美兰也一直关注着决赛,刚听到周宏伟夺冠的消息时,她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其实,周宏伟在初赛、复赛发挥得都不算好。为了帮他排复赛曲目,师兄楼胜即使在摩洛哥演出时也见缝插针地抽出时间来为他排戏、抠戏。周宏伟对自己的武戏很有信心,但一到需要刻画人物感情的文戏,他就有点犯憷。复赛剧目《马超追曹》中,因为没有处理好几段情感内心戏,他险些无缘决赛,这也让他对楼胜有些过意不去。

在上一届“新松计划”比赛中,杨霞云、楼胜夫妇分别夺得冠亚军,成为省内戏曲界的一段佳话。和师兄一样,周宏伟也因为婺剧找到了人生伴侣,未婚妻何潇乐也是浙婺的优秀青年演员。本次决赛,周宏伟和何潇乐都晋级了,楼胜和杨霞云分别帮助辅导两人。周宏伟的比赛在晚上,下午他还为何潇乐配了戏。周宏伟最终夺冠,何潇乐位列二等奖第一位。周宏伟和楼胜一样是武生,何潇乐和杨霞云都是武旦。周宏伟直言,师兄夫妇德艺双馨,是自己学习的榜样。

周宏伟,1990年出生,武义人。小时候,村里一有庆祝活动就会请来戏班子,和很多小朋友一样,周宏伟总爱趴在舞台台沿上看戏。别的孩子爱凑热闹,周宏伟却把演员从扮相、服装、到功夫一一看了个仔细,每次都是最后离场的那一个。12岁时,周宏伟进入武义县第二职校婺剧班(后并入兰香艺校),21岁时进入浙江婺剧团。

刚进浙婺没多久,在一次送戏下乡的演出中,周宏伟就受了重伤,跳断了脚筋。周宏伟动了手术,休养了7个多月,才重新回到婺剧舞台上。没过多久,他获得了参加首届“新松计划”的机会。那个时候,刚刚伤愈复出,周宏伟做一些高难度动作时还有心理阴影,最终止步复赛。五年来,心有不甘的周宏伟一直憋着一股劲。这五年里,武义婺剧班的同学一个个离开了这个行当,只剩下不到10人还在坚守。这五年里,周宏伟对自己严格要求,像腿功这种又难又不讨彩的功夫,有些演员会心生懈怠,他却天天坚持不懈。

说到自己的代表作,周宏伟有些惭愧:“我还没有自己很满意的作品,有很多需要提升打磨的地方,这也是我下一步努力的目标。”

陈丽俐

陈丽俐

陈丽俐:我要向大家证明婺剧的文戏也很精彩

1986年,陈丽俐出生于丽水的一个梨园世家,外公外婆在乡镇里经营着一个民营剧团,姨妈、舅舅、妈妈都是剧团里的演员。爸爸负责乐队,什么乐器都会,还会作曲。陈丽俐的妈妈李恋英曾连续八年蝉联丽水市戏曲优秀表演金奖,在那个从样板戏唱遍大江南北的年代里,李恋英的古装戏让人眼前一亮,着实在当地火了一把。陈丽俐的骨子里流淌着戏曲的血液,从小对吹拉弹唱一点就通。父亲早逝后,懂事的陈丽俐更坚定地走上了戏曲之路,希望学戏之后早点工作,减轻妈妈的负担。

毕业后,陈丽俐进入杭州越剧团,因为表现优秀,三个月后就从实习生变成了正式工。因为学戏早,文化是陈丽俐的短板。一次出演《狸猫换太子》,她饰演太子,怎么也记不住台词。导演急了:“你真的是李恋英的女儿吗?她记台词是出了名的一遍过啊!”响鼓无需中锤击,15岁的陈丽俐难过极了。她不是不努力,但是有的字她不认识,她连意思都不能理解,死记硬背的效果当然不理想。她决心要补上这个缺陷,于是她白天工作,晚上上夜校,后来索性停薪留职去了中央戏剧学院进修话剧。一年后,她还参加了高考。她的目标是上海戏剧学院,专业成绩过了,文化分数还差一点。虽然收到了其他表演专业院校的录取通知书,但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学校,还要交学费上学,陈丽俐选择了放弃,回到义乌婺剧团。

陈丽俐很少参加比赛,2008年的“婺星争辉”,她初登大赛舞台,获得第三名。当时,她就收到了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伸出的橄榄枝。然而,直到2013年,陈丽俐才进入浙婺。初来乍到,陈丽俐就获得了新戏《连环计》中貂蝉这个角色,因为之前离开戏曲行业一年多,她一度觉得有些跟不上。第一版《连环计》公演,反响平平。陈丽俐自己也觉得别扭,就找到团里的朱元昊、陈美兰等前辈请教。“老师们都特别好,一点架子都没有,把压箱底的技法和经验都会倾囊相授。一个电话打给朱元昊老师,他就会不辞辛劳地赶到现场,一段一段地帮我分析唱腔。陈美兰老师要求完美,就像我妈妈一样,看完戏就给我及时的指导,一个眼神一个转腰,她都盯得很仔细。妈妈从来不表扬我,但是美兰老师总是在鼓励我,一上来就夸我很棒,然后才说‘就是有一点点小问题……’”后来,团里还请来了京剧张派传人蔡英莲老师指导陈丽俐。重新再排的《连环计》大获成功,每次陈丽俐演出,都有观众要求上这出戏。

陈丽俐也是个完美主义者。2015年,她的一出戏被院里选中参加一项大型赛事。其他中选者都开始排戏准备了,陈丽俐却主动要求退出:“我觉得这出戏还没磨好,我不能带着这样的水平去见上海观众。”

当时,有很多人说陈丽俐傻。可是,在这以后,陈丽俐的喜事就一桩接着一桩了。婺剧《姐妹易嫁》登上猴年春晚,由朱元昊和陈丽俐出演。去年浙江省戏剧节,陈丽俐的《橘红满山香》获得优秀表演奖。这次“新松计划”大赛,陈丽俐获得第三名。上个月,新编婺剧《白兔记》入选国家艺术基金扶持项目,获得212万元资助经费,该剧的女主角又是陈丽俐。

陈丽俐喜欢挑战,只要有创新的机会,她都愿意尝试。她的角色跨越度很大,从14岁到60岁的角色都演过。都说婺剧的武戏好看,古装武旦的表演比较讨喜,再说这次比赛时间只有12分钟,对于需要酝酿情感的文戏来说也不容易发挥。可是陈丽俐在“新松计划”比赛中,复赛唱的是现代婺剧《红灯记》,决赛唱的是女扮男装的《谢瑶环》。

《红灯记》里铁梅没有华丽的妆面,也没有丰富的动作,陈丽俐凭借唱功拿下全场最高分。赛后,中国越剧第一女小生茅威涛从评委席上来到她身边,对她说:“你怎么唱得这么好啊,听说以前在越剧团待过,还好改行唱婺剧了,这么高的嗓子唱越剧可惜了。”茅威涛是陈丽俐唱越剧时的偶像,这份鼓励让陈丽俐雀跃了好一阵子。

《谢瑶环》是陈丽俐新排的剧目,踩着高靴厚底甩发,对她来说是全新的挑战,台下观众雷动的掌声,给了她演出的自信。观众席上的妈妈后来告诉她,几乎所有的观众,不分剧种和地域,都为她鼓掌叫好呢。

“通过这次比赛,我向大家证明了我们婺剧的文戏也可以很精彩,这比得奖还让我高兴。”陈丽俐说,曾经有人为她惋惜,说她折腾了一大圈才进入浙婺,她却觉得所有走过的路都是自己的积累。比如中戏学的话剧,让她在演现代婺剧的时候更得心应手了;比如越剧团里的积累,让她对唱腔的把控更唯美了。现在,陈丽俐感觉到自己武戏上偏弱,限制了自己的创作空间,她想把前几年落下来的功补回来。

陶永晶

陶永晶

陶永晶:“穆桂英的马夫”迎来春天

“霞云拿梅花奖的时候,我差点拖了她的后腿。”获得“新松计划”浙江省青年戏曲演员大赛一等奖,是陶永晶职业生涯里的高光时刻,但他最难忘的,还是前年那次不合时宜的受伤。

2015年4月,第27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大赛在绍兴举行。杨霞云的《穆桂英》登场了,陶永晶饰演她的马夫,本应来回翻两次跟头,再回来为穆桂英牵马。比赛很激烈,观众很热情,陶永晶有些兴奋,第一个跟头翻出去,他意识到力度过大了。落地时,陶永晶竟站不起来了。“完了!我后面还有好几段戏呢!这次比赛对霞云来说多重要啊,我咬着牙想继续演,可是脚已经根本使不上力了。”陶永晶受伤了,而且是大伤。他的妻子祝巧莉也在场上给杨霞云配戏,饰演站在头排的女兵,陶永晶从出场到受伤,她都看在眼里,眼泪流了下来,但戏还得继续演。

陶永晶一下场就被送进了医院,果然他这次中了武生大忌——跳断了脚大筋。唯一让他欣慰的是,没有马夫的《穆桂英》顺利拿下了梅花奖。陶永晶正愧疚着,杨霞云却在他手术后的第一时间给他送来了亲手煲的鸽子汤:“好好养伤,回来咱们再一起演戏!”

16岁才入行学婺剧,筋骨硬了,身体也发育了,练功的时候天天哭,陶永晶都捱过来了。那次受伤,他才体会到想练功演戏却不能,才是一个戏曲演员最痛苦的时候。手术后休息了半年,他终于忍不住了,白天到练功房忍痛拉筋,晚上回家用热水泡脚,几乎是用最快的恢复速度重返舞台,赶上了这一届“新松计划”。

初赛时,妻子祝巧莉挺着大肚子全程陪伴,为陶永晶递水、擦汗、卸妆。比完回到家里,女儿出世了,初赛第二名的好成绩也出来了。复赛时,陶永晶带上了好友楼胜为他排的《火烧子都》。他最佩服楼胜在短短的亮相中就能把人物形象刻画得很丰满,这次他在这方面下了不少功夫,顺利跻身决赛。决赛时,陶永晶选择了5年前初战“新松”时唱过的《挡马》,这出婺剧传统戏凝聚了很多老一辈婺剧人的创作心血,胡东晓老师赛前又为他进行了重新编排。陶永晶用了6年时间打磨它、丰满它,希望在决赛时重新展示出它的精彩。表演唱做俱佳,动作干净利落,引起全场轰动,负伤归来的陶永晶实现了5年前未果的“新松”梦。

“陶永晶演了很多龙套角色才等到了这次大奖的肯定,一个龙套演员也能获大奖,可见他付出的努力有多大。我们浙婺要为优秀青年演员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为他们创造条件去在舞台上闪光。”严立新说。

宋保端

宋保端

宋保端:北方小伙子把婺剧唱得满堂彩

1991年出生的宋保端是这次浙婺最年轻的一棵“新松”,与很多婺剧演员不同的是,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北方汉子,从小在山东长大,初入梨园时只会翻跟头。

2009年进入浙婺,宋保端首先面临的就是语言关、唱腔关。一个连金华话都听不懂的人怎么唱婺剧?宋保端拿出了当年练童子功的劲头:不管台词有多少,他都一个字一个字地练。8年过去了,宋保端学会了金华话,他唱的婺剧也几乎没有人能听出是北方人唱的了。

“唱武生的,谁没受过伤?”宋保端说,自己还算幸运的,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伤情是腰椎骨裂。有一次,宋保端收到了一个推销保险的电话,谈着谈着,他准备投保了,对方一问他的职业,就再也没有给他回过电话。“他问我工作时是不是经常受伤,我说我们每一次演出都不能保证不受伤。”宋保端说,自己最怕的就是受伤,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天天能练功。

“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道,三天不练观众知道。尤其是我们武生,腿是不能落地的。”宋保端学戏从小就自觉,在别的同学淘气挨打的年纪里,宋保端不管碰上多么严厉的老师,都没有挨过打。现在的他除了雷打不动的每天早晚两次练功,平时生活中也在见缝插针地练习。吃饭的时候他会把腿盘起来,聊天的时候他会压压胯,玩手机的时候也不忘练练腿功。在采访的约定地点见到宋保端时,他正一边等着我一边压着腿……

“新松计划”大赛旨在“以赛促练”,发现和寻找未来戏曲界的领军人物。宋保端轻装上阵,以一出《虎豹计》杀入决赛。“我一个北方人唱的婺剧能获得肯定,说实话,进入复赛我都挺惊喜了。最后进入决赛,我已经没有压力了,一心只想着用心把角色演好。”怎么通过亮相吸引观众、怎么演绎内心情感……这些平时表演的难题,到了比赛舞台上竟然迎刃而解了,宋保端的《冀州城》不仅博得了满堂彩,也赢得了决赛评委的肯定,跻身一等奖。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社文部 陈丽媛 责任编辑:黄雪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