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开发区现“高颜值”渔场 打造生态水产养殖样板基地

金华新闻客户端7月12日消息——见习记者 吴璇

今年以来,开发区为认真贯彻落实市第七次党代会及市委市政府关于浙中生态廊道、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些列部署,不断创新工作举措,以剿灭劣V类水为契机,引导水产养殖户节水养殖,推出了以九色珍珠为代表的一批美丽渔场。近日,记者实地走访,查看新型水产养殖带来的生态红利。

图1

老教授十几年全身心投入

突破珍珠养殖难题

沿着汤九旅游大道前行到汤溪镇茶亭岭附近,转入一条隐身在百亩茶园中蜿蜒西行的水泥小道,几幢造型奇特的民宅展露眼前,这便是金华九色珍珠养殖基地的所在地。“这段时间我们正好在育苗,给你们看看蚌是怎么培育长大的。”基地负责人张根芳带领记者走进一间恒温的毛坯房。

张根芳掀开地面上的一个脸盆,数十条黄刺鱼正游地欢乐。“想要收获珍珠,我们要先借助黄刺鱼的腮来寄生蚌卵。”记者注意到,一百多平方的室内温暖如春,地面上搭建着数十个由4个类型抽屉组成的培育池,顶部还有清澈的水不断注入池内。“这里面我们放着从鱼鳃上掉下来的小蚌。”张根芳那筛子捞起一点,记者注意到,这些小蚌还没有指甲盖般大,有些甚至连肉眼都难以看清。

图3

沿着培育室旁的楼梯向外走去,占地100多亩的水域一览无余。据张根芳介绍,我市20世纪80年代开始,绝大部分山塘小水库开始养殖珍珠蚌。近年来,由于淡水珍珠产量过高、质量较低、养殖效益不断下降,市场风险加大。同时,养殖户大多采用施用肥料这种单一的传统养殖模式,造成水体环境逐渐恶化,养殖技术风险不断加大。“以前的养殖户单一的追求经济效益,才不会管水质好不好,只会一个劲儿的往水里投放鸡粪、鸭粪和各种有机肥料。急功近利只会破坏水体环境。”

图2

1982年毕业于浙江水产学院的张根芳意识到,如果再不转变生产模式,珍珠养殖所造成的水环境破坏将无法换回。2004年,他来到兰溪市游埠镇,在那里开始尝试第一次生态养殖。“05年的时候,珍珠养殖逐渐开始显露困难,07年的时候碰到了全国第一波禁养规定。”随后,全国多地实行珍珠禁养事件坚定了他研究生态新模式的信心。经过十几年的潜心研究,他所创造的珍珠养殖技术早已达到净化水质的程度。

张根芳告诉记者,珍珠养殖想要达到良好效果,关键在于如何控制生态平衡。在记者眼前的水域内,除了上万颗珍珠蚌,还有近万条白鲢和花鲢。“一亩水里养800个蚌,搭配100条白鲢与50条花鲢,恰好能达到一个平衡。”别看只是一串简单的数字,这可是张根芳多年试验的结果。水域里投放饲料给鱼,鱼产生的粪便产生浮游生物,珍珠蚌以浮游生物为食,如此蚌鱼同养的模式正好形成一个生态链。“如今单一的靠珍珠养殖,农民的经济收入有限,而且珍珠养殖周期太长,搭配上养鱼这种短周期的,能大大提高收入,还能保持水质,达到一个生态循环链。”张根芳说。

列表图

记者了解到,眼前这片水域中珍珠蚌的每亩年产量为1000多斤,如今运用蚌鱼夏合理比配的养殖模式后,每年每亩珍珠产量能增加3公斤左右,鱼虾在生态养殖的水环境下每亩产值增加超千元。“现在这种养殖模式,实际增加的是鱼虾的收入,其意义还是在于其对生态的保护。”张根芳说。

鱼老板花数十万敢尝试

跑道养殖初显成效

在汤溪镇上堰头村,车子沿着砂石小径一路前行,道路一侧鲜红的杨梅树后隐藏着180多亩的水域。记者瞬间被池塘边的三条跑道所吸引。“你别看小了这三条跑道,也是花了不小的代价才成功的。”承包水塘的鱼老板戴旦华说。

从事渔业养殖已有8年的戴旦华谈起说起这些年的养殖经历,颇有感慨:“以前哪懂什么技术,就是承包片塘然后养,最多做点水体消毒。现在就不一样了,精细化管理、水体养护等等,里面多的是门道和技术。”

记者在现场看到,水塘边有三条长约30米、宽5米、深4米的跑道,占地180多平方米。戴旦华打开一袋饲料投入水面,数不清的鲫鱼跃出水面争抢食物。短短几分钟,饵料就被鱼儿一抢而空。记者内心不禁感叹:真看不出来跑道内有这么多鱼。据农办工作人员介绍,戴旦华的每条跑道内有两至三万斤的鲫鱼,如果换成普通养殖模式,至少需要八至十亩的水域面积。

“这还不是它的厉害之处,你所看到的整个塘,其实是一种循环水养殖模式。”据戴旦华介绍,整个水域分为两部分,3台抽水泵24小时不间断的把水抽入跑道,鲫鱼产生的粪便由机器抽出作为果园的肥料,水通过净化流回大塘,最终实现一个水体循环圈。2015年之前,戴旦华和大多数养殖户一样,都采用投饵放养这种最普通的养殖方式。随着经济效益数年下降,他发现如此单一的模式已不能维持养殖成本。在开发区农办的帮助下,他决定花60多万尝试循环水跑道养殖。“以前消毒、投饵都很费劲儿,现在有了跑道,这些活儿就很轻松了,减少了人工成本。而且由于抽水泵不断把水抽入跑道,鲫鱼喜欢逆水游,口感也会更好。”戴旦华说。

为了处理鱼粪便,戴旦华干脆开起了向月家庭农场。150多亩的果园种上了樱桃、桑葚、无花果等多个品种。他还在鱼塘旁边建了个近200平的农家乐,供大家垂钓、做饭,体验各种乡村生活。生意好时,仅仅周六一天,就接待了近200民游客。对于今年第一波跑道养殖的鲫鱼收益,戴旦华显得很有信心:“以前没用跑道模式,我光靠鲫鱼,能赚20多万,如今产量上去了,如果价格上没有很大的变化,应该能比去年多赚十几万。”

据开发区农办主任方志敏介绍,如今开发区正在全域推进节水养殖工作,传统珍珠养殖基本退出,渔业养殖全面洁水,其中山塘水库以自然养殖为主,不得投料。“生态廊道建设过程中,生态是基础,美丽是核心,我们正全力让养殖户们享受到生态养殖带来的红利,也正努力打造以美丽渔场、牧场、田园、河道、乡村为基础的生态休闲游,从而推动生态廊道建设。”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开发区分社 吴璇 责任编辑:陈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