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五版 > 正文

洪源“和谐征迁”背后的温情样本

百日内全面完成征迁 零上访零强拆零事故

提示: 6月29日,婺城区城北街道洪源区块最后一栋农房顺利拆除。

金华新闻客户端7月13日消息 金报全媒体记者 许健楠 陈汝平

6月29日,婺城区城北街道洪源区块最后一栋农房顺利拆除。

今年3月初启动,在百天之内,这个情况最复杂的金华市区城中村改造项目全面完成征迁,零上访、零强拆、零事故。市委副书记、市长暨军民在洪源征迁调研中点赞:“洪源区块征迁创造了市区城中村改造的奇迹。”

DSC_6486

一组数据显示了洪源征迁创造的“婺城速度”:80个日夜,672户征迁户100%签约,比原计划提前50天;此后仅用10天,实现100%腾空。

洪源区块紧靠金华火车站,本地人口1700多人,外来人员却有上万,堪称“婺城拆迁第一难”。婺城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洪源区块征迁指挥部总指挥李小庆总结,洪源有“六多”:违法建筑多,30万平方米中有6万平方米违法建筑;下岗工人多,1700名本地居民中有900多名下岗工人;出租房多,村里没有一栋房子是不出租的,外来人口有上万人,多的人家一年光租金收入就有30万元;社会矛盾多,2016年,光110接到的报警就有1090多起;安全隐患多,村里有很多“握手楼”,出了事消防车、救护车进不去;历史遗留问题多,土地产权问题错综复杂,存在财产分割纠纷。

DSC_5495

今年,婺城区吹响城中村大规模改造号角,区委书记王健要求,全区上下要立即行动起来,坚决打赢城中村改造攻坚战。短短三个多月,婺城区近年来征收面积最大、征收情况最为复杂的城中村改造项目旗开得胜。

最近,记者深入洪源区块城中村改造现场,探寻“婺城拆迁第一难”何以能完美收官,“洪源样本”有怎样的启示?

79331499907068679

号称“小香港”,曾是“贫民窟”

71岁的洪源社区居民老吴说,洪源过去叫“鸿源”,已有700多年历史。“在改革开放以前,我们村很穷,属于远离市中心的荒郊。”在老吴儿时的印象中,洪源这个城外的小村落附近都是乱坟岗。

洪源村民原以为,自己可能永远都不属于远处那座车水马龙的城市。万万没有想到,野百合也有春天。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村子周围的机耕路变成四通八达的水泥路,附近家具厂、化肥厂、制药厂、化纤布市场星罗棋布,城西一带渐渐热闹起来。

火车西站和汽车西站在城西区块的安家落户,让洪源真正“起飞”。城市化带来的“红利”滚滚而来。

一开始,许多居民带着快餐、矿泉水、冰棍和麻糍去车站附近做一些小生意。没过多久,南来北往的旅客开始注意到这个小村。一碰到春运高峰、列车晚点、买不到票时,他们就跑到村里找临时住所。按人头算,5元钱一个人可以住一晚。生意最火的时候,老吴把自己的床都腾出来给客人睡,自己睡客厅。

DSC_4508

洪源的旅馆越办越多,走在村主干道鸿发路上,头顶上的招牌密密麻麻,跟香港旺角的情景好点像。居民吴洪桃回忆说,那时洪源的繁华远近闻名,人称“小香港”“不夜城”。晚上10时以后,市中心的店铺大多已偃旗息鼓,洪源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商机自然不缺,光房屋租金,每户一年多则数十万元,少的也有两三万元。

不过,烦恼随之而来。外来人口激增以及商业的迅猛发展,打破了洪源村居民原有的平静生活。居民吴洪成说,深更半夜,经常一会儿有人吵架,一会儿有人进出。

DSC_5501

另一方面,村里的居住条件令人担忧,村里许多房子与房子之间,根本不考虑采光。有的人家门口被前面的房子挡住,只留下一条不到50厘米的狭窄通道,几乎整幢楼见不到阳光。有居民说,一大早起来,从窗口探出头,能和邻居握上手,俗称“握手楼”。

吴洪成说,由于宾馆林立、人员密集,洪源村经常垃圾遍地,村里请了好几个保洁员,一刻不停打扫都忙不过来。

最让很多居民难以忍受的,是缺失已久的安全感。多年以来,洪源是婺城区有名的案件高发区域。一位居民说,村里人都知道,出门最好不要穿金戴银,晚上不要单独走夜路。老吴是吃过苦头的,“楼挨着楼,贼能轻而易举从别家阳台跳到你家阳台。”

“总不能兜里揣着钱,生活在一个脏乱差的环境中吧?”58岁居民杨旅因赞成洪源拆迁。多年前,他84岁的父亲杨耀先就选择离开洪源,去山清水秀的安地镇住一阵,再去城郊的福利院住一阵,就是不愿回洪源。他的理由是:“环境不好,不适合养老。”前不久,当杨耀先听说洪源拆迁的消息后,只说了四个字:“终于来了!”

DSC_5574

DSC_5480

杨旅因和一些居民曾去义乌城中村改造后的一个现代化社区参观,整齐、美观、敞亮的房屋,让他羡慕的同时也认识到差距:“洪源人也应该享受这种美好的生活。”于是,他成为最早签约的居民之一,他还帮着工作组做居民的思想工作,“说通了五六家”。

洪源征迁以情动人赢得支持

“城中村的现状确实该改改了!”是不少洪源人的心声。虽说“拆”是主流民意,但想要顺利征迁谈何容易。

洪源人世代居住于此,离开他们繁衍生息的土地和房屋,在情感上舍不得;有的人,舍不得每年那笔可观的房租收入;还有的人,担心征迁政策不够公平,害怕自己吃亏……

这一个个顾虑,如若处理不当,就是一道道难以逾越的鸿沟。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洪源区块之所以能实现“和谐征迁”,其中一大法宝就是为百姓多着想。

征迁干部叶伟斌第一次去八旬老人赵奶奶家时,老人就站在自家小院的围栏里面,警惕地打量着这个陌生人。

一次不行,二次,再不行,就去第三次。叶伟斌和组员们耐心地跟奶奶拉家常,讲通讲透征迁政策。赵奶奶的态度开始转变,她先是打开围栏,后来,把大家迎进门,再后来,聊天改在二楼客厅,她还带着大家参观装修得很不错的各个房间。

老人说,房子是她手里造起来的,大半辈子的心血,舍不得拆。叶伟斌耐心开导老人,大伙齐心协力帮忙,力所能及地解决老人家庭生活上的一些小困难。

“我们耐心细致的服务感动了老人。”搬家后没过几天,依依不舍的赵奶奶再次回来看房子,也找到叶伟斌所在的工作组,老人说:“你们为了拆迁,实在辛苦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看看,跟你们合个影吧,就当留个纪念。”听到这里,叶伟斌这个七尺男儿鼻子一酸,忍不住要落泪。

七旬老人吴小英腿脚不便,去年她的老伴患病去世,膝下两个女儿家庭条件也比较艰苦。由于房子比较老,建造年代久远。土地证明、房产证明等资料都遗失了,房屋面积的认定工作面临困难。“办房产资料这些事,即便不征迁,早晚我也是要去办的。只是我腿脚不便,也不太了解去哪里办,有哪些手续。”吴小英说。叶伟斌和工作组组员了解到这一困难后,专门派人负责把资料补齐,前后跑了一个多月,去了国土和规划等部门,终于把房产资料全部办妥。

洪源村居民李樟洪有两个姐姐,父辈留下的房子要怎么分,终究是这个家的心结。征迁干部傅小富上门时,李樟洪就给他吃闭门羹。他去打麻将时,傅小富就坐着等,也不催,就一直等到深夜。这份执着让李樟洪心生几分敬佩。分房的事,傅小富当了中间人,他提出的方案最终让一家人都很满意。他再上门时,迎接他的已不是冰冷的门板,而是家中最好的茶叶。

“比金钱更重要的,是付出真情和真心,做征迁工作,要真正‘走’进老百姓的心坎里。”征迁干部陶顺法记得,第一次去一位老太太家,想拍个照片,结果老太太抓起一个茶杯就要扔过来,陶顺法倒也不恼。第二天,他还是满脸堆笑照样去。日复一日耐心沟通、跟老人家唠嗑,后来,她用那只举起来的茶杯泡了茶款待他,桌上,放着刚买来的瓜子。

在工作组微信群里,流传着一张照片,一个小名叫“满满”的婴儿在80后征迁干部舒畅怀里安然入睡。“满满”的母亲来指挥部办征迁手续,舒畅就把孩子接过来带。她有一个6岁的女儿,征迁指挥部里的“临时保姆”,她不是第一回当。

征迁干部要当“服务员”,征迁户有什么困难,尽力而为去帮忙解决;要当“参谋员”,向征迁户把政策讲好、讲透,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帮征迁户参谋参谋,如何才能把享受的利益最大化;要当“调解员”,也就是“老娘舅”,必要时介入调解因拆迁引起的征迁户家庭内部矛盾。

通过征迁,一些征迁干部与征迁户反而成了朋友。征迁干部用诚心感化了群众,用真情赢得了理解和支持。面对工作组,许多居民的态度由起初的“村口堵、关门拒、见面跑”,转变为“交口赞、见面笑、开门迎”。

DSC_5586

“婺城拆迁第一难”靠啥破解

以二七新村改造为龙头,婺城今年一口气列出了10个城中村年度改造项目,并狠下一条心,决定从征收情况最复杂的洪源区块入手,将其作为重中之重率先加以实施,进一步“做优老城区”。

3月初,随着全区城中村改造大幕的拉开,婺城区委区政府迅速成立洪源区块征迁工作一线指挥部,抽调100多名精兵强将组成14个征迁小组,分别由14名区领导亲自挂帅联系,随时随地联合决策、网上办公、现场指挥、微信督导,协调解决难题。广大征迁干部念好“细、快、稳、清”四字诀,以“一点也不马虎”和“一刻也不松懈”的战斗激情和“一把尺子量到底,一个口子不放松”的政策标准,找准突破口合力攻坚,高效和谐地推进洪源区块征迁。婺城区委副书记、区长郭慧强多次深入征迁一线,给广大征迁干部加油、鼓劲,并要求:“在民心上下功夫,大干快上树立洪源征收新标杆。”

婺城区上上下下勠力同心、夙兴夜寐,为这一项目的旗开得胜打下坚实基础。80天后,洪源征迁作为10个城中村年度改造项目的“头一炮”,一炮打响。

李小庆说,这是金华近年来征收地段最好、征收体量最大、征收形势最为复杂的一个城中村。早在十几年前,相关部门曾规划人民西路西延工程,规划中的人民西路延伸段穿越洪源区块。当时需要对洪源区块的部分区域进行征迁,甚至还一度成立了人民西路延伸工程指挥部,然而因为征迁难度大,不了了之。当地部分老百姓也曾自发地动过村庄改造的念头,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下文。时间来到2017年,拖延已久的改造工程终于启动。李小庆说:“铁路金华站和汽车西站作为金华的城市窗口,附近有这样一个问题重重的城中村,确实不利于提升金华的城市形象,我们必须勇于担当,以一天也不耽误、一刻也不马虎的精神,啃下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

既然这么难拆,百分百签约是怎样达成的?洪源区块征迁指挥部副指挥长李刚认为,除了那一个个温情案例,公平公正也是一大法宝。“一把尺子量到底,一个口子不放松”,按照“公示+签约”的模式,坚决杜绝“人情标准”“暗箱操作”,保证一碗水端平。

DSC_5480

许多征迁队员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在同等条件下,别人能享受的政策,你也一定能享受。”个别住户担心先签约了会吃亏,征迁干部甚至当面写下保证书。

李刚说,“三改一拆”“五水共治”等中心工作,给老百姓留下良好的印象。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政府的重点工作是真正致力于民生改善的。

婺城区委书记王健总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洪源区块征迁要充分考虑老百姓的利益。“在实际工作中,真正践行了为老百姓拆迁这一理念,越来越多的老百姓也渐渐地从不理解、不支持、不配合,转变到理解、配合、支持的态度。理解的人越多,反对的声音也就越少。”工作人员说。

另一方面,征迁干部锲而不舍的精神,也感动了不少征迁户。“我们的工作,某种程度上也是接受征迁户的考评和打分,付出越多,得分越高。”李刚说,反过来,采访中,不少征迁干部坦言,自己是在一次次被感动中度过这80个日日夜夜的。“为了未来,为子孙后代美好的生活环境,为了金华的城市形象,很多洪源人虽有故乡情怀,有纠结,也有不舍,但是最终舍小家、为大家。这份顾全大局,不应被埋没。征迁工作离不开他们的大力支持。”征迁干部和征迁户的这份感动和被感动,凝结出累累硕果。

洪源区块的征迁干部用真情、汗水和努力,掷地有声地交出洪源征迁的满意答卷:80天,30万平方米,实现100%签约率;10天,100%腾空率,100天之内,全面完成征迁。一个又一个奇迹,就是这样炼成的!

李小庆说,正是因为有这么一支不怕困难、秉公任职的婺城铁军,加上各条战线的勠力同心,才能换来百姓信任,树立征迁工作的“洪源标杆”。

来源:浙中新报 作者:许健楠 陈汝平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洪源 样本 温情 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