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县市联播 > 正文

有生意做生意,没生意就写字 七旬老人黄桂福有不一般的“二指禅”

金华新闻网7月13日消息  浙中新报记者 王志坚

“一个人若没点技术,生存都会有压力;如果一点爱好都没有,晚年生活会变得很无趣。”今天上午,在义乌市廿三里街道上社村的一幢新造房一楼店铺里,几个年轻人正围在一起看黄桂福老人写毛笔字。老人边写字边交谈,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年轻人要学点技术,同时要培养一项兴趣爱好,晚年的生活才会有滋有味。

黄桂福老人在练习毛体草书

黄桂福老人在练习毛体草书

黄桂福今年71岁。“我练书法不求名,也不求利,只求修车闲暇时有点事做,同时能以书会友,结识更多的朋友,让自己的晚年生活过得更加滋润。”他说,摩托车修理部三易地址,但那张陪伴他10多年的旧书桌一直没换。写过的每一支毛笔,不管好坏,他也都一直保留着。

“我是61岁才开始练习书法的,至今,已有30多幅作品在全国或全球书法大赛上获奖,其中有不少作品还被大赛组委会编入书法作品集或被博物馆、艺术馆等收藏。”黄桂福自称是个书法迷,勤练书法十载,虽然称不上“书法家”,但自己的书法作品已被很多友人认可。“算是有点小成绩吧,其实,我练书法的目的就是自娱自乐,充实一下生活而已,没有太多的功利。”

修车铺三易地址,生意越来越清淡

黄桂福的修车铺前,立着一块他自己书写的招牌“江宏摩托修理部”。他说,江宏是他的儿子,修车铺的老板是黄桂福,儿子是他的学徒和帮手。最近几年,修车铺的生意越来越清淡了,儿子也就不怎么过来帮忙了。

修车铺面积看似不足20平方米,狭小的空间被一排铁架子占了大半,里面杂乱堆放着各类零件和器材,门边一角落有些突兀地放置着一个四方简易折叠桌,上面整齐地铺放着墨迹斑斑的旧毛毡,桌角的两个笔筒里插满了各种型号的毛笔,旁边还散放落着七八支笔。这一方小书桌以及上面陈设的笔墨字帖,让黄桂福的修车铺与众不同。

黄桂福在展示自己的书法作品

黄桂福在展示自己的书法作品

黄桂福说,这便是他的练字台,虽然地方小了点,但笔墨纸砚一样不少。“平常,我除了修车就是练字,练字是我的最大兴趣和爱好。”

“平时手写累了,我就躺在藤椅上看字帖背字帖。”黄桂福指着紧挨练字台的那把藤椅说,藤椅和那张四方简易折叠桌“同龄岁”,都是10年前从同一家家具店里买来的,因为还好使,所以一直没更换。

老人介绍,摩托车修理铺最早开在下骆宅的一条侧街上,连着开了14年。后来,因为那里实施旧村改造,房东收回了租房,他就把修车铺搬到了不远的白岸头村,一年半后,他又把铺子搬到了廿三里南站附近。“在南站附近开了三年,修车收入勉强够付房租,不是我的修车技术没长进,主要是骑摩托车、电动车的人越来越少了。”

黄桂福是廿三里街道上社村人,去年下半年,他家的三间五层半“旧改房”造好后,他就把修车铺移到家里来了。“现在修车没有一点压力了,反正房子是自己的,不需要向别人交房租。有生意就做生意,没生意就摊纸写字,很自在。”

“二指禅”不同一般,求墨宝者越来越多

黄桂福说,他只有高小文化,小学毕业后在家务农,23岁那年到安徽当兵,4年后退伍回乡继续务农。为了增加收入,农闲时,他也和很多村里人一样四处打工。

“50岁那年,我在打工的时候,右手不慎被机器绞了,中间三个指头都缺了一段,有两个甚至一半都没了。”黄桂福边说边抬起右手,手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褶皱,因为长期受油污的浸染,肤色已与油污融为一体。“在知天命的年纪,我突然从一个健全的劳动者变成了有残缺的人,何况缺少的指头是平常使用最多的右手指,命运对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但我没有向命运屈服。”

黄桂福的右手三指残缺

黄桂福的右手三指残缺

黄桂福说,59岁那年,他又开起了修车铺,修车时的他完全看不出右手和普通人有何差别。有了稳定的营生,他便重拾了对文字的热爱,他选择了书法,一写便坚持了10多年。期间,他曾右手手腕骨头折断,使力困难,后来又患了腰间盘突出,不能久站,但这些统统没有打消他继续写字的念头。

“我特别喜欢毛主席的书法,觉得他写的字不仅苍劲有力,很耐看,而且风格独特,人家不易模仿,是属于比较难学的一种。”说起书法,黄桂福兴致很高。“我在安徽当兵时,晚上一有空闲,便看书看报,学认字、学写字,每天都学习到吹哨了才肯罢休。我在部队的四年时间,学到了不少知识,还练就了一手好字,大家都夸我字写得好。”

有一次,黄桂福看到报纸上有一条关于征集《纪念毛泽东“西江月 井冈山”发表80周年全国书画大赛》作品的启事,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寄了一幅草书作品,没想到获得了一个“金奖”。此后,他一发不可收拾,收到赛讯就送作品参评,不仅在全国性书法大赛中频频获大奖,而且经常有人向他索求草书作品。

活到老学到老,书法要一直练下去

“这本《毛泽东手书真迹》,我已经临练了整整十年,但觉得很多地方还没掌握要领,我还要一直练下去。”与很多书家不同的是,黄桂福在选字帖上没有“博览群书”。他一直沉迷于毛主席的书法,10年买来的那本《毛泽东手书真迹》,封面都已残破不堪,但他仍视其为珍宝。

“别小看我的‘二指禅’,写毛体草字,我还是很有一手的。”黄桂福说,他刚开始练书法时,拿起毛笔,压、钩、抵的位置手指都使不上力,只能靠大拇指和小拇指运笔,特别在转笔上非常难。如今的他,经历了长时间的刻苦练习,拿起笔来写字早已游刃有余。

“手指残缺也能练就这么一手好字,真是不简单。”在旁边与记者一同看黄桂福写字的陈老伯说,黄桂福不仅字写得好,人品也很不错。每当有人提出要花钱向黄桂福买作品时,他总会莞尔一笑,说自己的字不值钱,如真喜欢愿意免费送一幅。

对此,黄桂福回应称,自己虽然得了不少大奖,也获得过不少荣誉称号,但他练书法的目的不为出名,也不为赚钱,只是为了充实自己的晚年生活。“练书法还有一个好处,可以结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有空聚在一起聊聊书法也是人生的一件快乐事。”

“我今年虽然已经71岁了,但我还要一直写下去,要写到自己写不动为止。”黄桂福开心地说,他还报名参加了老年大学的书法班,并加入了义乌市老年书画研究会,他希望自己的书法水平还能得到较大的提升。

来源:浙中新报 作者:王志坚 责任编辑:黄雪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