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马蔺开花二十一

提示: “马蔺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蹦蹦跳跳的是女孩儿,因为这是专属女孩子们的儿戏儿歌———我说的儿戏,是儿童游戏,可不是说不严肃。当然,儿歌也确实不严肃,它只管可爱和快乐。

金华日报特约作者 马俊江

“马蔺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这首儿歌中国南北都有,一堆数字和一朵花就成了一首歌,也真是有创造性:没有意思,却有欢快的节奏。不用说唱的孩子,就是听的人,都想跟着蹦蹦跳跳。蹦蹦跳跳的是女孩儿,因为这是专属女孩子们的儿戏儿歌———我说的儿戏,是儿童游戏,可不是说不严肃。当然,儿歌也确实不严肃,它只管可爱和快乐。

马蔺也幸运,不仅在这么一首好听的儿歌里开花,还成了很多唱过这首歌的女孩儿的名字。和别的植物一样,马蔺也有不少名字。今年,老师从河北来江南,闲聊时谈起我师妹马兰,笑着说马兰跟他生气了。说有次走在路上,老师指着一丛草对她说,你的名字就是它。师妹大叫:这是马莲,不是马兰。我也笑了,说,等我寄给她一本小书,清代大儒程瑶田的《释草小记》———多可爱的书名———书中有一篇专门写马蔺。而且很巧,程就是在河北认识了马蔺,书中有一句:“土人呼为马莲,亦呼马兰。”

马兰花小人书

马兰花小人书

这丛草似乎注定了要姓马,因为它有好多带“马”的名字。除了马蔺、马兰和马莲,汉代的郑玄注《礼记》时说它叫马薤,同是汉代的高诱注《吕氏春秋》称它马荔,李时珍说它还可写作马楝。至于为什么姓马,李时珍解释别的“马姓植物”都会说一句:“物之大者为马。”以“马”名植物,就是说它长得大。但像韭菜一样一丛丛生长的马蔺草也真是不大,《说文解字》说它“似蒲而小,根可为刷”。蒲草是水边丛生的大草,虽然马蔺因此也被称为旱蒲,但终究小得多。

很多时候,对一棵植物的名字实在查无实证了,李时珍就会发挥想象力。比如这棵马蔺,许慎不是说它的根可做刷子吗,李时珍就顺水推舟,说它可用来做马刷。我们村有马蔺,以前,大人用它的叶子系东西,比如屠夫的案子上就会放着晒干又阴湿的马蔺叶,用它系切好的肉块。我们小孩子呢?若钻草丛树丛被蚊虫咬了,就挤点马蔺叶里的汁,抹在肿起的地方,但我从没见过用马蔺根做的马刷,别的书里也不见记载。

马蔺之名初见于唐代的《新修本草》,宋代苏颂的《图经本草》已说北方人称其马兰。而在先秦,它的名字只有一个字:荔。现在看见这个字的人,恐怕首先想起的是荔枝,荔枝是树,而“荔”上有棵草。但以后的马蔺、马兰和马莲之类的名字,其实正是从“荔”音转而来。《礼记·月令》说仲冬,也就是农历的十一月,“芸始生,荔挺出,蚯蚓结,麋角解,水泉动”。《月令》有点像黄历,讲每月什么事宜做,什么事不宜做,但黄历只说吉凶,而月令则关注自然变化,行文也好,像上面几句话,直可看做三言的诗。读月令和读诗经一样,也可多识鸟兽草木之名。仲冬之月,《月令》提及的是两棵草:芸和荔。芸是芸香,古人夹在书里护字杀虫的芸香草,也是书香之由来。我小时候,家里还常会买上一小把芸香的干草,屋里就有了香香的味道;而荔就是现在的马蔺,古人相信,若是马蔺仲冬不出,必有火灾。估计到清代时,荔字已让给了荔枝树,本草学家们只好将荔草的荔写作了蠡,马蔺子入药,称蠡实。

古人虽然追求“原本山川,极命草木”,终究,世上的山川和草木太多,而人生苦短,没人能真的走遍山川,尽识草木。李时珍说著《本草经集注》的陶弘景不认识很多药,其实他自己也一样。《本草纲目》中有不少李时珍没见过的植物,只好抄书,结果以讹传讹。比如马蔺,生于北方,南方没有,估计湖北的李时珍就没有见过。宋代的寇宗奭在《本草衍义》中说它长出来的新叶硬硬的,也没什么味道,牛马都不吃,人更不能吃。可李时珍却相信了太子朱橚的《救荒本草》,说马蔺可以做菜。有人以讹传讹,也就有人较真儿,程瑶田就是一个较真儿的人。马蔺能不能吃呢?不能偏听偏信,吃过之后再说。结果,吃过马蔺嫩芽儿后,程瑶田郑重地写下结论:“诚不可食”,李时珍“何其缪也”!

学问之事,追求博大精深,不出错也难,所以对于李时珍的差错,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世上本无完美的书,不迷信就是。比起学者,诗人出错的机会应该少得多。因为,诗人也会涉及学问,但不犯常识错误就好了,没有更高的要求。比如明人吴宽,写过两首《马蔺草》,第一篇写马蔺的姿态及用途:长叶丰茂,被称为丰草;花似兰花但无花香,长根可做扫帚或拂尘,也可栽植河岸,小草也能固堤防洪,可能是后人想不到的。虽然有点像说明文,但文字浅白流畅不做作,也应该算作不错的诗吧:

薿薿叶如许,丰草名可当。

花开类兰蕙,嗅之却无香。

不为人所贵,独取其根长。

为帚或为拂,用之材亦良。

根长既入土,多种河岸旁。

岸崩始不善,兰蕙亦寻常。

吴宽第二首小诗写阶前一丛马蔺,宛如小孩子毛茸茸的头发,文字更是清新可喜:难呼童子上阶来,头发蓬松乱作堆。丰草舞风真错认,繁花浥雨欲争开。

“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这首马蔺开花的儿歌也曾流传很广。“马蔺开花二十一”的作者是谁,什么时候产生的,估计已经无从查起;但“风吹雨打都不怕”不是来自民间,而是从作家任德耀的童话剧《马兰花》走出来,走到孩子们中间的。

任先生的这部作品影响很大:1955年发表之后,第二年就搬上舞台,1960年又拍了电影。到了21世纪,这部半世纪以前的作品居然没有过时,又有两部动画片问世。当然,过去的连环画,现在的绘本也没忘记它。我知道这首儿歌,肯定不是看的舞台剧,那是乡下孩子想不到的事儿。但我小时候看过电影,听过收音机里的电影录音剪辑,常看一本《马兰花》的小人书。这么多年了,那本小人书居然还在:1979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看看版权页会让人感叹———第一版就印了94万册!可以想象当时会有多少孩子记住这首朗朗上口的歌谣。我还记得,当时村里有个喜爱绘画的年轻人,大概是喜欢段伟君女史的画吧,一直想用各种小人书换我的《马兰花》,但我愣是没答应。当然,那时候我也没想过,小人书里神奇的马兰花就是三叔家门口的那丛马蔺。

马莲花

马莲花

上面说《马兰花》不是来自民间,其实也不对。任德耀先生讲,他写这部童话剧时参考过熊塞声的童话故事诗《马莲花》和民间故事《蛇郎》。而熊塞声也说,她创作《马莲花》的缘起即是几个民间故事:而不管是她湖南的母亲,还是黑龙江的老干妈,还有她在陕西遇见的一个胖妈妈,这些不同地区的女人们讲的故事可以说都是蛇郎故事。

整理蛇郎故事最早的应该是一直热衷民间文学的周作人。1913年和1914年,他在教育刊物上登载过《童话研究》和《童话释义》两篇文章,其中都收有他整理的《蛇郎》。1925年,他主编《语丝》杂志时,苏雪林受其鼓励,开始关注民间文学,在《语丝》发表她采录的《菜瓜蛇的故事》。周作人读了苏雪林这篇安徽的蛇郎故事,又想起了绍兴的蛇郎,还写了一篇和苏雪林谈蛇郎故事的长篇通信。

各地蛇郎故事都有诸多不同,但基本情节是一样的:樵夫有几个女儿,进山砍柴,小女儿说要野花,樵夫在山里遇见蛇郎,蛇郎要樵夫把女儿嫁给他,否则就要吃了樵夫。樵夫回家,只有小女儿答应。结果,过上好日子。大姐妒忌,害死小妹。小妹变成鸟和树等,惩罚了大姐。这个故事还带着原始的恐怖,蛇郎终究是要吃人的蛇。

周作人说蛇郎故事大多有采花的情节,但是什么花呢?民间故事中只说是野花。1942年,在延安的熊塞声根据蛇郎故事写出《马莲花》的初稿,把自己小时候喜欢的这棵野花写进了童话诗里。从此,蛇郎变成了马莲花的花仙子———马郎,山也成了马莲山。原始的恐怖没有了,多了花开的优美:打碗花,像喇叭/刺梅花,把手扎/如意花,点点大/马莲花儿蓝瓦瓦。孩子们喜欢节奏感强的诗歌,就像天生喜欢蹦蹦跳跳一样。我小的时候,乡村里还有书流传,那些书里就有不少故事诗,我都不记得我是从哪儿得到的这些书。那时刚认识几个字,喜欢哼哼唧唧地念这些押韵的句子。很多年过去,我还记得《马莲花》中,马郎知道家里的女人不是自己妻子三姑娘的时候,心里暗暗念着:只等找到马莲花,三脚两脚踢死她。现在给孩子们做的绘本有那么漂亮的图画,不知道为什么,用押韵的诗歌体写得却很少。

马蔺%20(1)

马蔺

熊塞声的《马莲花》1955年9月出版,两个月后,任德耀根据这首童话长诗改编的童话剧发表。说是改编,但也真是不少新的艺术创造。对于孩子们来讲,最大的创造就是增加了马兰花的口诀———神奇的花朵应该有口诀才好,就像阿里巴巴要进入山洞,要念一句“芝麻开门”。为什么是芝麻开门?想不通,想不通才好玩儿。

《马莲花》中的马莲花没有口诀就把死了的三姑娘变了回来,是个小小的遗憾,而《马兰花》中,马郎和小兰要拿着马蔺花,对它说话,说的是口诀,也是押韵的儿歌: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很多年过去,当年的孩子长大成人,偶然遇见马蔺开花,也许不会想起那个神奇的故事,但却可能想起那首儿歌:“请你马上就开花。”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马俊江 责任编辑:傅俊
关键词: 马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