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九版 > 正文

55年首度公开,他参与击落一架U2侦察机

提示: 1963年 11月1日下午,在江西上饶一片隐秘的丛林里,地空导弹群严阵以待,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U2一头撞上来。

记者 许健楠 蔡文洁 通讯员 李志根

1963年 11月1日下午,在江西上饶一片隐秘的丛林里,地空导弹群严阵以待,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U2一头撞上来。

U2果然来了。地空导弹二营营长岳振华眼看它进入导弹射程,电光火石之间,他果断下达指令:“准备,发射!”一瞬间,导弹拖着熊熊火焰,腾空而起,划破了寂静的天空。第一发导弹迎头截击,眼看就要逮住U2,忽见U2一转机头,猛然向右大角度转弯躲了过去,幸好第二发导弹及时赶上,死死咬住U2,接着,轰隆一声巨响,飞机解体……

55年前的这一幕,曾震惊中外。7月3日,在金华市区青春路的一栋老式宿舍楼里,86岁的老人施更生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央视四套系列纪录片《掠过台海的谍影》,不禁感慨万千。

纪录片里的那些画面是那么的熟悉,往事历历在目。然而,片中并未提及他的名字,也没有提及他所在的那支神秘的部队。“这么多年了,没人知道那些事。”老人面对记者,淡淡地说了一句。

在一本“雷达某团五连”的战史资料中,专门有一个章节,题为《保障我导弹部队击落蒋机U2一架的情况简介》。文中记载了这次击落U2的大体过程:

“1963年11月1日7:43,蒋机U2一架,由温州入陆经安庆、信阳、铜川向西北纵深窜扰。11:15至甘肃新后转弯回窜,经铜川、三门峡、九江、景德镇、上饶等地。于14:18被我击落,残骸坠落于江西广丰县万罗山附近,国民党空军少校飞行员叶常棣跳伞被擒。”

文中还提到:“在这次战斗中,上饶雷达站全体战勤人员,在站长施更生、副站长冯根兴的指挥下,同仇敌忾,密切协同,发现及时,处置合理,上报坐标356点,上报高度41次,掌握(U2)航程(入窜和回窜)1085公里,圆满完成了情报保障任务,连队荣立集体二等功。”

眼前这位老人,当年风华正茂的他,如今已是白发苍苍。他的老家,在金东区源东乡长塘村,与人民音乐家施光南是本家。

施更生精神矍铄,思路清晰。过去50多年里,他没有把自己与U2的这段经历告诉过别人,“什么都不说,连老伴都不知道。”直到最近看到电视上的这部纪录片,他才相信这段往事终于可以说了。

给“英雄导弹营”安上一对“千里眼”

1949年8月,施更生参军入伍。抗美援朝时期,他跟随部队入朝参战。回国后,他被调到浙江防空处,对于他来说,广袤的天空是一个全新的战场。1956—1959年,他在武汉大学和武汉雷达学院深造,取得本科学历。

毕业后,施更生被分到雷达某团。在衢州某雷达站当了一阵子技术处助理员之后,他接受了一项更为艰巨的任务,1960年他前往上饶雷达站报到。在那里,他遭遇了一生之中最为传奇的一段经历。

1962年,U2侦察机开始对大陆进行侦察。这种飞机绰号“黑寡妇”,可在2万多米的高空飞行、照相、使用雷达侦察及截听通信。那段特殊时期,施更生所在的雷达站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搜索U2的踪影。击落它的前提,就是发现它,并掌握它的飞行线路。

“那时候我们雷达某团五连有90多人,大家排了班,三班倒,昼夜不停地搜寻U2。”时为五连连长、雷达站站长的施更生说。

960万平方公里国土的辽阔天空,想要发现一架小小的侦察机谈何容易?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用“海底捞针”四个字来形容这次行动,难度可想而知。况且,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对手:U2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侦察机,它的实用升限超过2.4万米。 飞到这样一个高度,当时世界上任何一种歼击机和高射炮都奈何不了它。

雷达也有盲区,U2飞机飞得高,回波较弱,时有时无。施更生经常和指挥员们凑在一块儿,就着一盏昏暗的小灯,在一张航迹图前交流心得,不断总结经验,研究U2的飞行轨迹和规律。

1963年6月27日,8个月前击落首架U2的地空导弹第二营挥戈南下,拉开了导弹部队打“游击”的序幕。该营首先转到湖南长沙设伏,蹲守了将近两个月,连U2的影子都没见着。下一步,去哪里?

从1963年1月至9月,U-2飞机17次进入大陆的情况分析,其中有6次经过浙江、江西交界的衢州、江山、弋阳、上饶一带。这一重要敌情与上饶雷达站全体官兵的努力密不可分。据此,地空导弹第二营转战上饶设伏。

台湾方面也长了个心眼,U2飞机配备了预警系统,只要地空导弹部队一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就会被U2飞机发现而改变航向逃脱。

U2飞机的预警系统,虽然能接收制导雷达信号,但从接收到信号至开始实施机动一般要有20秒钟的时间。为了不给U2飞行员反应时间,导弹部队通过训练,缩短了操作时间,保证开天线后迅速抓住目标,立即发射导弹。另一方面,即由规定的距目标75公里开天线压缩至38公里开天线,部队称之为“近快战法”。

那么,怎样才能知道导弹距离U2有多远呢?这还得靠地面雷达站的设备。制导雷达的探测距离往往只有几十公里,而雷达站的雷达设备功率大,探测距离要远得多。施更生说,这好比是给“英雄导弹营”安上一对“千里眼”。“我们要做的就是报得准,报得快。”

雷达回波信号出现!“没错,就是它!”

1963年11月1日,那是一个后来让施更生永生难忘的日子。

那天上午,他就在指挥室坐镇指挥。突然,他跟战友们发现:雷达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微弱的回波信号!

为了寻找U2,几个月来,施更生经常整宿整宿没合眼,他跟大家一起,紧紧盯着雷达显示屏,跟心电图似的,一高一低,是一条毛毛糙糙曲折的线。

“好家伙,就是它!把雷达功率加大。”这架飞机朝着西北方向飞去。它的一举一动,都被雷达站捕捉到。关于这架U2位置的情报,开始源源不断传送到一线地空导弹部队。

没错,这正是叶常棣驾驶的U2高空侦察机。它大摇大摆地飞往甘肃,又折返飞往台湾。据说,在飞到上饶时,飞行员甚至已经看到了海岸线。14:18……

从那刻以后,这一雷达回波信号就从我们的设备上消失了。没过多久,捷报传来:U2被击落,叶常棣被俘。施更生说:“那天,我们雷达站全体人员开心得睡不着觉。所有的努力没有白费,很多战友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我听说那天下午,为了这架U2,蒋介石等了整整一个下午,他不相信这飞机安装了预警系统还会被击落。”

据说,U2被击落的消息,令毛主席感到十分欣喜。有记者问:“具体是用什么武器将它击落的?”周恩来说:“那是7亿中国人民一起用拳头打下来的。”当时的外交部长陈毅则幽默地回应:“我们是用竹竿把敌机捅下来的。”

金光闪闪的尘封记忆

由于保障我导弹部队成功击落U2,1963年年底,连队荣立集体二等功,施更生作为五连连长,荣立三等功。

后来,地空导弹二营营长岳振华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这支部队也成为“英雄导弹营”,全营官兵受到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这是毛泽东一生中唯一一次成建制地接见一个营的全体官兵。而施更生和这支神秘的雷达连,由于特殊原因,一直不为人知,成为这一重大事件的“幕后英雄”。再后来,他去过大西北,保卫过原子弹试验场。1979年,他在宁夏山区一座雷达站工作,在山沟沟摔了一跤,摔成三级伤残。

他的老伴胡保苏告诉记者,他的大半辈子,都献给了寂寥隐秘、杳无人烟的山区雷达站。两人结婚8年后才有了第一个孩子,第二个孩子1岁多才第一次见到父亲。“他每年有一个月的探亲时间,每次都是回来待几天,一听说那边有任务就提早走,一年我们也见不了几天。”直到1971年,施更生的身体每况愈下,胡保苏才去部队随军,照顾施更生。

1978年,施更生去北京开会,专门去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那架被他们第一时间发现的U2,曾趾高气扬来去自如,如今已是破败不堪,静静躺在那里,无声地诉说那段历史。1986年,他正式离休。

无论如何,一枚金光闪闪的勋章、雷达某团五连全体官兵合影、一本泛黄的战史,至今仍是施更生心底那段尘封记忆的见证。

来源: 作者:许健楠 蔡文洁 通讯员 李志根 责任编辑:
关键词: 侦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