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前半生挖的坑 后半生自己填

金华新闻网客户端8月1日消息 金华日报 邢少红 王健

编者按:《我的前半生》留下一个没有结局的剧终,也使得银幕下的讨论继续热烈着。被小三坑害了的子君怎么能夺闺蜜所爱,自己也成了插足者?唐晶最大的情敌是她内在的不安全感,还是最好的闺蜜?贺涵这样的精英男怎么就轻易被子君俘虏了?陈俊生和凌玲的未来还剩几分责任,几分温情?像白光和子群一样活着的是社会的一大阶层,现实中的子君有几个找得到唐晶和贺涵这样的大能人帮助摆平一切?每个话题背后都折射着意见者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态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我的前半生》中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告诉我们,一段感情走向终结有多种原因:如价值观的偏离、能力的差距、原生家庭对现有家庭的消耗干扰等等。不变的是,一个人要想活得漂亮,光长得漂亮是不够的,还要干得漂亮,一个有独立价值人永远不会找别人要安全感。这部都市情感剧还告诉我们,所有的因果,都是自己播种,自己收割。那些前半生里爱过、恨过、错过的人和事,后半生慢慢还。

换一个会更幸福吗

《我的前半生》里,几乎没有放松笑过的陈俊生其实活得很辛苦。不承想,周末到影院看《绣春刀Ⅱ:修罗战场》,在荧屏上邂逅了“陈俊生”,尽管这回演员雷佳音扮演的是锦衣卫裴纶,持刀戴甲一身很严肃的装束,可他一出场就一脸傻笑,于是观众也笑场了,而且他一出镜就笑声一片的喜剧效果几乎延续到他最后在影片中战死。

我想,观众笑场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陈俊生这个角色深刻人心,人们看到这张脸就先入为主地想起陈俊生,想起陈俊生的两次婚姻,一转身再看到这张脸扮演其他角色,对比强烈之下,喜感十足。陈俊生让人难忘,还因为他戳中了现实世界很多人内心的小九九,除了年薪没有150万元,多少人也和陈俊生一样,曾经也有“换个老公”“换个老婆”的想法?甚至想“换一份工作”“换一个环境”,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幸福。

换一个伴侣,婚姻就会更幸福吗?答案很简单,也许会,也许不会。陈俊生用两次婚姻告诉我们,婚姻中的幸福是一张善变的脸。

爱情总是美好的,热恋中的人都以为自己遇到了那个对的人,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陈俊生和罗子君刚结婚的时候,他是真心爱子君的,拥有大学文凭、美丽容貌的全职太太满足了他男人的全能感,所以他夸口“我养你”,并真心希望与子君相濡以沫,终其一生,白头到老。

罗子君的失败在于她的托付心态,她真的信奉“家庭就是全部”,做起了衣食无忧的家庭主妇,心安理得地高消费,连相夫教子都不用,因为接送孩子、烧菜做饭都有保姆亚琴负责,检查功课和哄孩子睡有老公管,唯一需要她花力气去斗争的只有日渐松弛的皮肤,和老公身边可能出现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子。35岁的罗子君,全职太太可谓已做到资深,四体不勤,养尊处优,甚至有点嚣张,还自我感觉优越。当一个人完全依附于另一个人,就等于把自己快乐的遥控器交到了别人手里,把自己有没有存在价值的评判权拱手相让。

“我的过去告诉我,没有人会为我打一辈子伞”,这是离婚后不得不为生存而努力的子君悟出来的。这之前,不思进取,与社会脱节的子君变得越来越庸俗,只剩下花钱的本事,不但不能帮陈俊生分担职场压力,还时常抓住点所谓蛛丝马迹喋喋不休地盘问。一个没有什么用处的子君,脸蛋再漂亮陈俊生也百看生厌了。这个时候,办公室里出现了一个红颜知己凌玲,虽然从穿着到长相都平淡无奇,但这样的人实用,在工作上是陈俊生的好搭档,好助手,拿药端水等工作之外的体贴活也干得很细致,颇有心计的凌玲以退为进,一边申明爱陈俊生,一边又强调什么都不要,不想破坏陈俊生的婚姻。此时在职场压力山大的陈俊生眼里,凌玲的有用和温柔就成了撒手锏,好看的子君只是无用的花瓶。人都是这山望着那山高的,在现实面前,陈俊生选择了功利和利己。

陈俊生的利己主义离婚后更是暴露出来。在婚内,陈俊生对子君可谓百依百顺,可一旦决定了离婚,他毫不犹豫,也毫不手软,动用律师保全自己的利益,用了点手段把判给子君的大房子换了过来。

换了一个实用的老婆,陈俊生更幸福了吗?当突然的婚变将子君扒了层皮,却也逼出了她的骨气,在唐晶和贺涵的帮助下,子君打破困境,进入职场,最终脱胎换骨让陈俊生刮目相看。当凌玲一次次机关算尽为自己和儿子争取更舒适的生活,当凌玲陷害唐晶,最后逼得陈俊生为了保全她而卖友求荣,痛苦不堪不愿回家。陈俊生又想起了子君单纯的好处,想回到“从前的从前”。

虽然,凌玲最终获得陈俊生的原谅保住了婚姻,但陈俊生对凌玲还有没有感情,他们之间还有没有幸福,冷暖自知。

换一段婚姻,依然没有一份理想的关系,问题的关键在于,该换的并不一定是老婆或者老公,而是自己对婚姻的态度和在关系互动中的行为模式。在我咨询过的3000多个案中,曾有人结了3次婚又离了3次婚,都是与同一个男人,还有人同样结了3次婚又离了3次婚,是与3个不同的男人。他们的症结不在于换一个或者几个结婚,而是他们在不同的婚姻里,都用相同的行为模式与人相处,最后相互都受不了对方的言行。想要婚姻幸福,确实需要改变,但最需要做的是先换一个自己。

在《我的前半生》中,我们还看到原生家庭的价值观对子女的影响。罗子君的妈妈信奉找个有钱人寄托幸福,从她自己,到她的女儿,都曾深受这个观念的影响。陈俊生的父母看上去很会做好人,一旦涉及自己儿子的利益,立马与曾经的儿媳妇翻脸,陈俊生的实用主义与父母如出一辙。(邢少红)

罗子君的真相

罗子君,一个拥有潜在才华却曾经丧失了自我的女人。她的前半生,看似无忧,其实危机四伏;看似华丽,其实空洞无物。好剧热播,众说纷纭,我猜想,《我的前半生》的导演和编剧,想通过子君传达给女性观众的是:女人不可以不强,如果一个女人不工作,如果一个女人靠别人养,你将毫无价值,注定会被抛弃。无论这个结局有多么无辜和无理,因为你经济上的不独立,因为你人格上的不平等,所以,只能接受。

这是一个残酷的真相。

其实,几乎所有的女人都渴望或者曾经渴望生命里有那么一段时间,能在家里照顾孩子,服务家庭。这其实是女人的天性,真做到的女人却不是很多,因为这需要一些条件:首先要有钱,丈夫挣钱多,即使妻子暂时不工作也能保证生活质量;丈夫足够爱妻子,愿意妻子待在家里;丈夫及家人都尊重妻子的家务劳动,社会上对家庭妇女没有歧视……

这些条件都满足,做妻子的才有可能安心地回归家庭,相夫教子。

只是这些条件很容易发生改变。男人的工作不那么稳定了,挣的钱不够多了,丈夫工作压力大了,都容易变得看不惯妻子无所事事。或者有个第三者,在他面前展现职场女性的魅力,嘘寒问暖,了解他理解他,帮助他解决一个接一个的难题。这种时候,家里妻子的形象难免变得黯淡。尤其是像子君这样浑浑噩噩、放弃提升自己的俗气女人,与丈夫的距离越来越远。这样的婚姻,出问题是迟早的事情。

子君的前半生,陈太太当得够舒坦。只可惜,她的丈夫不打算继续养她了。即使是他出轨,在离婚的时候,子君都没有一丁点谈判的本钱。子君错在她对丈夫说的“我养你”深信不疑,错在她享受得心安理得,错在她以为保养自己的美貌就能栓住丈夫的心。

生活的意义由丈夫赋予,丈夫说那意义不在了就真的不在了。好在,离婚这场灾难逼着她走向了重生。

她经历了失败,忍受了劳累,才明白了什么样的女人更美。付出和获得一定要对等才会真正心安理得,才能活出自己的风采,才有可能获得周围人的尊重。有作为才能有地位,她认清了这个世界的现实和法则,这就是真相。

成为职场女性之后再回头看以前的生活,子君看到了丑陋,看到了卑微。

歌德说:谁若游戏人生,他就一事无成;谁不能主宰自己,便永远是一个奴隶。女人要主宰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工作,并让自己成为职场中不可或缺的那一个,工作赋予女人的意义绝不是工作本身,而是生活的全部。

工作让女人有自己的经济来源,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工作让女人不断成长。而且,工作的女人给孩子一个好榜样。如果妈妈没有社会经验,即使当家庭妇女,也会在孩子的成长中渐渐失去话语权。

从这个意义上说,罗子君离婚不是坏事。舍弃了走偏的前半生,才有可能开启精彩的后半生。

很多人现在这样教育女孩:不用太拼命,干得好还不如嫁得好。干得好是可以通过努力达到的,嫁得好靠什么?美貌?好性格?好家世?对一个女人来说保证自己嫁得好是很难的。而干得好最保险,很有可能因为干得好而嫁得好,就算不能,拥有事业和经济基础,嫁得不够好也没有太大关系,她自己就是自己的归宿。

如果罗子君更普通一些反倒更真实。她不需要有像唐晶一样的闺蜜,更不需要有像贺涵一样的男人。作为一个普通人,她其实也能克服一个个困难,找到自己的位置,她必须那样。

我们周围有很多特别拼命的女人,她们越来越累,害怕没进步,害怕薪水追不上自己的欲望,害怕一生碌碌无为。社会的压力,爱情的不稳定,让越来越多的女人相信命运必须由自己掌握。

罗子君告诉千万女性一个真相:女人要幸福,就得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开得起好车,买得起好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王健)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社文部 邢少红 王健 责任编辑:陈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