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八婺观察 > 热点 > 正文

弄潮号丨让传销机构在中国没有立锥之地

是到了向全国传销组织全面宣战的时刻了。中国社会,迫切需要一场时间更长、规模更大、打击更广的总决战。

026.jpeg

李文星误入传销死亡,天津静海区传销“大本营”再次成为焦点。天津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赵飞下了死命令:全警动员、全社会参与,打一场取缔非法传销歼灭战,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

这是一句带有血性的进攻令。就像电影《战狼2》中,舰长“赵东来”迸出眼泪时发出的一声“开火”指令一样,让人有一种忍无可忍的爆发情绪、解恨之气。8月6日,来自天津警方的消息说,李文星被诱骗进入传销组织的经过已基本查明,5名涉案人员已被抓获,并均被刑事拘留。

而在此前的7月17日,天津警方曾经有战报称,一举端掉一个名叫天津“蝶贝蕾”传销组织,该组织的高层人员悉数落网。这个时间点,与李文星尸体被发现,仅隔了3天。更有趣的是,早在2014年,当时的静海县也通报社会说,经拉网式清查,警方端掉了“蝶贝蕾”传销窝点。而放眼全国,“蝶贝蕾”更是从2007年开始,已经被“端”过无数次了。

一边是警方的打击战报,一边是类似于“蝶贝蕾”这样的传销组织发展成员名单上的不停斩获。所谓“死灰复燃”,根子还在,灭而未绝。这次天津向地下传销组织宣战,决心很大,民众支持并有着看电影《战狼2》时舰长“赵东来”发出“开火”的怒吼时的那种含泪感。正是因为像幽灵一般的邪教经济组织,竟然在法治中国能够半公开、半地下地“顽强”生存,能够将李文星这样的大学毕业生置于生命的绝境,其邪恶、凶残的程度,已经令人发指。

但是,打击非常传销,靠一地、一时、针对致李文星死亡的“蝶贝蕾”是意义有限的。它迫切需要全国一声令下的总进攻。在中国从未合法过的地下传销,遍布全国大部分省份,其中天津、广西、安徽、河北、云南、湖北等一些省份,是路人皆知的重灾区。南派以洗脑为主,以家庭为单位,从亲人、身边人骗起,六亲不认。比如广西的传销组织中,来自山东的上当受骗者,拖儿带女全家参与,形成了以骗为传的社会关系链条。而北派以控制人身自由和暴力形式为特征,同时辅以精神洗脑,一旦资金给出,如同入瓮无路,无可解脱。

2015年,媒体的跟踪报道显示,来自全国各地的传销人员,聚在广西南宁不同的小区和民宅,几乎每天都会举力“传销千人盛宴”。当时一个号称“国家秘密项目”的传销机构,被传销的参与者热捧,包括山东潍坊在内成千上万的外地人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一带三、三带九,蜂拥而又默契地来到这个神奇的地方寻梦。这个规定公务员、现役军人、学生、教师和广西本地人等五类人不得进入的传销机构,被组织者描述成“国家政策下的一盘很大的棋”。当时有记者拨打南宁市工商局反传销专线电话举报,结果发现,自始至终没有任何执法部门前来阻止。

传销组织疯狂作乱,警方打击不遗余力,但是它们一次次根除不绝,其生命力之顽强,既有打击力度的问题,更有在当地“树大根深”的土壤环境因素。像广西南宁这样的传销大本营,传销队伍中没有本地人,基本上拉进人头、带来资金的,都是外地人。传销人员拉人头,实际上拉动的是传销大本营规模不小的一块经济。监管部门如果把当地的传销机构打尽了,等于断了一条发展经济的财路。

不管南派还是北派,传销的邪教性质、邪恶程度,无论以何种方式存在,都是社会之恶,是潜在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天津向当地传销组织宣战,如果只是基于李文星事件造成了全国关注的事件,那么,这样的打击,即便再解气、再有力度,都只是局部性的战斗,都不是社会期待的、应有的法治常态。

是到了向全国传销组织全面宣战的时刻了。中国社会,迫切需要一场时间更长、规模更大、打击更广的总决战。它看起来是一个法治的力度问题,实际上是社会的稳定、民众的安全感、经济秩序的健康程度、执政能力与理念的人性化到位度的一次检验。全社会应该把传销在某一地域的猖獗程度,当成当地执政能力、法治人性的参照物,当成一面镜子,下决心、更要下狠心、下恒心,务除必胜、务除必净,真正让传销机构在中国社会没有立锥之地。

来源:金华新闻网 作者: 责任编辑:张怡静
关键词: 传销 中国 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