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华大小事 > 正文

“正辉,一路走好!您是我们心目中永远的老班长”

金华新闻网消息  金报全媒体记者  许健楠 

 

一听说他去世的消息,我们好多同学都睡不着觉,有的是吃了安眠药才能睡着,说什么都要赶过来送送他,他可是我们心目中永远的老大哥、老班长啊!”

今天一大早,来自丽水的胡其岳赶到金华市殡仪馆,为这位他所敬重的老同学,送最后一程。彼时,追悼会现场已是人山人海。哀乐响起,悲恸的情绪中,回望过去,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可现如今,阴阳两隔,想到这里,他的眼泪就不住地往下掉。

IMG_0035

翁正辉患绝症去世的时候,只有57岁,他是金华市林业局的党组成员、副调研员。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仍然带病工作,只要身体稍有好转就回到工作岗位,奋战在林业生产一线,直到病倒的最后一刻,还记挂着工作上的事,忠诚履行了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的庄严承诺。

和胡其岳不约而同赶来的,还有其他18名大学同学,要知道,翁正辉所在的原浙江林学院经济林812班,一共也只有31人,其中一人已去世。杭州、温州、台州、丽水……他们撂下手头的活,从四面八方匆匆赶来,一如往昔,同窗之谊,兄弟情深。

今天下午,十余名大学同学坐在一起,聊及与正辉相处的点滴往事,不少同学说着说着,便忍不住潸然泪下。

在杭州市纪委工作的陈玉兰,当时是班上的团支部书记。“正辉这个人身上最大的闪光点,就是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她记得,今年6月下旬,他去省肿瘤医院探望过正辉。“当时,我看他的状况不是很好,躺在床上,连动一下都很吃力。那天,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

她清楚地记得他们俩有这样一段对话:

“我要去上班了?”

“你都这样了,还去上班?”

“我感觉病情控制得还可以。”

“局里人手紧张,不好意思多休息,再说,很多会还等着我开呢。”

“那你就开开会就好啦,下乡就别去啦。”正辉笑笑,说:“好的。”可是,直到他去世前没几天,他还出现在沙畈乡的田间地头,与当地村民话林业。

在班上,余剑耀跟正辉同龄,是班上年纪最大的两个学生。“正辉是我们班的班长,他一直像老大哥一样,热心地照顾其他同学。”在同学们眼中,正辉品学兼优、文武双全,不但学习成绩好,还是校田径队、篮球队队员。

在这一点上,胡其岳深有感触:“我记得当时我个子比较小,一到长跑考试就很紧张,老是跑不到终点。”正辉知道他有体育基础差这个缺点,在平时田径训练时,就带着胡其岳一起跑,后来,后者的体能慢慢赶上来了。“这件事,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感激他。”

陈玉兰劝他,趁着病假,在杭州好好玩一玩。被他婉拒了:“不了,我在吃药,走多了也吃不消,再说局里还有一堆工作呢。”说完匆便匆离开。

生命的最后时光,陈玉兰来看他,已是半昏迷状态。听他迷迷糊糊喊了一个名字:“王文革(音)”。不是家里人,也不是同学,大家估摸着,一定是工作中碰到过的人,没准是下乡时碰到的一个村干部。

在办公室

兰溪市农林局的王金泉也是他的大学同班同学,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80年代时,有一次,正辉到辽宁去引进藤稔葡萄,那个年代条件很艰苦,冰天雪地的,为了取暖,他跟在马车后头跑啊跑,身上才能热乎点。

眼下,老班长走了,不少同学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然后,泣不成声。

来源:金华新闻网 作者:许健楠 责任编辑:许健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