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草根从未是劣根

金华新闻网8月23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王春雷

“你装哪门子大头蒜,要从头里算,你压根就是一根草。”

“那是那是……”

都说“酒后吐真言”,有时候,这真言容易伤感情。何况,酒后“真言”出口时,言辞失控,常会夹杂不雅之词。但在我的熟人周、吴之间,真言倒是伤不到真感情。

周张罗家常饭局,总会想着叫上吴。吴有时来有时不来,来了必喝酒,喝了必喝高,高了必骂周……

一个醉醺醺开骂、另一个乐呵呵挨骂。有时候,兄弟间的缘分,就这样子奇奇怪怪长长久久地相互成全。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我和周、吴相熟但并非知交,他们共同的朋友郑却与我投契。“周吴郑王”,百家姓里里挨得挺近,听闻这段“草根故事”,也便顺理成章。

周、吴的故事,其实很不复杂:想当初,周、吴、郑中学同窗,周来自山野农家,郑是工人子弟,唯有吴长于官宦之家。周当年住校,一小袋掺玉米碎的糙米,每天放在铝制饭盒里,在学校食堂蒸着吃,得撑过一个月。平日里,周唯一的配菜,是从家里带来的那一茶缸梅干菜。于是,吴平日里时不时带些包子馒头烧饼,放在吴的课桌抽屉里……

后来,吴和郑考上了大学。周先是回乡务农,后来贷上了款,买了一台拖拉机,跟着他姐夫在城乡之间倒腾砂石料……

再后来,吴、郑都谋得公职,开始二十多年如一日的“官场”漂浮。 吴有霸蛮之气,郑本散淡之人,这些年,两位仁兄过得都还不错,但单论“仕进”,均不甚了得,好在他俩并不太介意。两人之中,性子耿介的吴这些年看错的人、吃过的亏要多一些:原先他爸爸在位之时,巴结他的叔叔伯伯多到能“挤破头”,但等他家老吴两袖清风一退闲居,那些平日里看似消受不尽的人情之暖,瞬间被“淡出鸟、冷如霜”取代。

曾经自号“路路通”的吴,开始遭逢“处处堵”,于是,有时他会叹人心不古,有时候会说生活中善于演戏的“戏子”太多。这些事说到冰冷刻骨处,言者、听者都不得开心颜……

后来的后来,曾经的拖拉机手周先当包工头,后搞房地产,兜兜转转耕耕耘耘十数年,终于发达了。周张罗家常饭局,仍会想着邀上吴。吴有时来有时不来,来了必喝酒,喝了必喝高,高了必骂周……

有一回,在周安排一帮中学同学相聚的饭局上,吴又毫无意外地喝高了。周安排了一辆送客的商务车,和郑一起挨个送中学们回家,头一个先送醉后成了话唠的吴。在车上,吴嘚啵嘚啵数落着周,中心思想还是那句:“要从头里算,你压根就是一根草”……

“那是那是……”

“在你一帆风顺的时候,我绝不再锦上添花。”

车到吴家小宅院停下,周、郑扶吴下去。进门之前,吴踉跄回身,搂着周的脖颈说了那句“不再锦上添花”,那一刻,他好像并没有醉。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已是当下的日子,眼前的故事:发达起来的周没能一直“一帆风顺”,走了一小段弯路。

各行各业人工智能化如火如荼,新技术、新业态如潮水般涌来,曾经在旧模式、旧阵仗中风生水起的他,突然间觉得自己开始落伍了、过时了。周考了一次工商管理硕士,还上了几回总裁特训班,得到创业突围的“解药”是:“把鸡蛋放在更多的篮子里”……

投资互联网金融,投身微商领域,投入网红经济、共享经济——隔行如隔山,面对这些新领域,周开启了“烧钱”模式。用时下的流行语来说,这段日子很“燃”,燃了很多人民币……

钱生钱的“鸡”没有孵出来,眼见着放在许多个“篮子”里的“鸡蛋”碎的碎、石化的石化,周决定上岸。还好,老本行这几年一直未曾荒废,虽然,他差点错过楼市最新一波井喷式产出利润的好光景……

同学郑说:“他一个猛子扎下去,想在新的领域捞个盆满钵满,却发现这些前景和钱景看上去很美,但眼下还要烧更多的钱……”周张罗家常饭局,还会想着请上吴。吴有时来有时不来,来了必喝酒,喝了必喝高,高了必骂周……

有一回,还是几个年少时一起长起来的朋友饭局相聚,吴没来,做东的周却兀自喝高了。半醉半醒之间,说起这些年自己“饭局有吴必挨骂”的事儿,周乐呵呵笑得像个孩子。他说:“那是那是,我本来就是一根草啊。出身草根,一生草根。不藏不掖,本本真真,多好。”

“他喝高了骂你撒气,你为什么从来不生气?”

“在我一钱不值的时候,总有他在饿中送饼啊。”

有些人成名成功之后,喜欢想方设法遮掩曾经草根的过往,似乎那是人生中多余的、必须除之而后快的一截“尾巴”。其实,草根从未是劣根——懂得、珍视这一点的人,彼此会做一辈子的朋友。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金义都市新区分社 王春雷 责任编辑:汪寒
关键词: 草根 从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