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为迷途少年回归正途织一张社会防护网

金华江南有伙未成年人四处行窃屡抓屡犯让辖区民警深感担忧

警方力图切断“传帮带”

金华江南公安分局辖区一年内未成年人作案的盗窃发案数估计在300~500起,而这些参与未成年犯罪的人员基本都来自于外来民工的子女。如果算上这批未成年人流窜婺城、义乌、永康、兰溪等地作案,江南辖区这伙未成年人作案超过700起以上。

“现在我去现场勘查的时候,看一眼就明白是那些孩子做的。”江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刑事技术室副主任张峰说,这些未成年人选择作案的地点往往是街边未装卷帘门的商铺和城中村的出租房。由于这些场所防盗设施欠缺、防盗意识淡薄,这些未成年人往往一次性就能连续作案10余起,带来较为恶劣的影响。

然而,受制于这些未成年人的年龄因素,警方最多只能对其进行24小时的拘留,这也使得一小部分未成年人变得有恃无恐。张峰说:“我目前只能通过‘一案一档’,与这些未成年人家长建立密切联系,及时掌握这些孩子的思想动态,及时遏制不良的苗头。同时,切断他们与年龄更小的人的联系,避免他们以威逼恐吓、引诱、殴打的方式教唆他们犯罪,通过2~3年的努力彻底使其断层。”

目前,张峰的这种做法也收到了成效,除了几个屡教不改的顽固分子以外,不少孩子都在张峰和他们的父母的感化下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保证会改邪归正。但是张峰表示,如何让那些屡教不改的顽固分子改邪归正,切断“传帮带”,避免他们去影响更小的一批孩子,才是解决我市未成年人盗窃问题的关键。

屡教不改让家长束手无策

前几天,小X和小Y结伴流窜至武义作案,被武义警方抓获后,押送至金华江南公安分局三江派出所拘留。

面对这两个前几天还保证不再犯事、消停没几天又出去盗窃的孩子,张峰一脸无奈。“我感觉对他俩的管教,花的心血比我自己孩子还要多。我隔三差五找他们谈心,他们也都保证得很好,可转个头就忘了,私底下还叫我老头。”张峰说。

拘留时限临近24小时,张峰分别将小X和小Y送回各自家中。当把小X送回家时,张峰问他为什么又犯事了,小X说:“其实我也想改,但是每天都在家这么混着,想找个地方打工,又因年纪太小没地方要。看到别人每天在外面过得那么开心,一下子就没忍住……”

小X的父亲表示,他打算过几天将小X送回老家的武校学习。他说:“听说那边管教很严,实行全封闭式管理,只要对娃儿有好处,只要娃儿能改正,我狠狠心把他送去算了。我对他的要求真的不高,不求他多会读书,只求他不要学坏,能够堂堂正正做个好人。”

当张峰带着小Y回到家中时,小Y父亲从房间里拿出了铁链。父亲对小Y说:“上次你就保证再也不去和那些坏孩子混到一起,不再去偷东西。你还保证说如果再犯就把你锁在家里,铁链也是你自己去买来的。男子汉,要说到做到。”小Y一直垂着头,表示默认。

就在小Y父亲准备用铁链将他锁在家里时,小Y突然抬起头问父亲要了一根香烟。小Y父亲犹豫了一会,还是递给了他。小Y在点燃香烟后用力抽了一口,一只手捂着脸轻声地说:“其实我的理想是想当个厨师……”

引导迷途少年需多方发力

如何指引这些未成年人能够重回正道,家庭、学校、警方、社会四方面的努力缺一不可。

从家庭层面上讲,参与未成年人犯罪的多数来自外来民工家庭。这一群体文化水平低,且平时工作时间长或不固定,往往对他们疏于日常管教。因此,这些未成年人家长要对孩子的状况加以重视,不要抱有“反正警察会来管,抓牢里去我反而更省心”的错误心态,要与孩子进行平等的对话交流,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帮助他们打开心门。

从学校层面上讲,一些外来民工子弟学校应当加强遵纪守法的教育,对出现不正苗头的学生要进行劝诫和沟通,对出现不当行为的学生要及时与其家庭和警方沟通,进而遏制歪风邪气在学校蔓延,防止不良行为“代代相传”。

从公安机关层面上讲,要切实做好未成年人的保护伞。警方需要净化校园周边治安环境,特别是对放学以后的学校门口及未成年人聚集区,由巡防、派出所网格化人员加强巡逻,发现前科人员出现就进行阻断,不能让他们毒害这些孩子。同时,公安机关对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予以训诫,责令其严加管教。例如可以组织学习班的形式,每天到固定场所学习法律知识。

从社会层面上讲,社会各界要对这群未成年人多给予关爱。这些未成年人中有许多人都觉得读书并不一定是他们的出路,在接受完九年义务教育后,他们更倾向于学一门手艺来养活自己和自己的家庭。因此,是否能有一些企业在征求本人与其监护人的意愿后,去接收一些年满14周岁但未满16周岁的孩子,通过类似于义工的方式,在这些未成年人进行一些并不过量的工作后给与一定的报酬,让这些未成年人习得一门手艺,可以早日自立。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