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八婺观察 > 人可微言 > 正文

记者最怕写人物稿 ——《人可微言》之二百三十六

提示: 人们对三百六十行总有一种好奇,碰到当事人,会发问:你们的工作是怎么做的?有意思吗?在社会上吃香吗?

人可

人们对三百六十行总有一种好奇,碰到当事人,会发问:你们的工作是怎么做的?有意思吗?在社会上吃香吗?

人可在新闻媒体任职,有好多人问:你当记者的,最怕写什么文章?每每这样发问,人可便把抛过来的球抛回去:最怕写人物通讯。为什么?因为人是最不稳定、最难易看清楚的,在没有看准的情况下去写人,很容易出现画狗成虎的情况。若是,既对不起读者,也对不起自己手中的这支笔。

记者写新闻稿,内容极为繁杂。写赞美稿子,写事还好,写人一定要看这人的“好”是不是稳定的、持续的。不然,写出的稿子极易出现让日后难堪的事。

本世纪初,义乌有一官员被树为勤政廉政的榜样,单位要人可去采访他,写一篇大稿子。人可直接回绝了单位的派工,因为不相信此官员会是廉政的。数年后,这名官员因职务犯罪被抓,法院给他判了十多年的刑期。虽然,自己没写赞美这名官员勤政廉政的稿子,也没写他被判刑的稿子,但人可还是“怕”,怕自己日后也许会掉进这样的坑里。

这种“怕”,不独人可有。那天翻材料,看到《光明日报》记者叶辉的文章《发现雷云》。其中也讲到了这种“怕”。

叶辉说:“在我20多年的新闻工作经历中,报道过的领导干部已经有多人出事,这些典型的写作成为我记者生涯中的败笔,在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痛。我曾满怀激情讴歌过广西的一位县委书记,这位我笔下的爱民书记,后来竟成为买官卖官的罪犯;我曾真诚赞美过的一个技术干部,后来走上仕途,成为权倾一方的正部级领导,终因腐败而落马,以至被送上断头台。鉴于此,我曾发誓不再写官员。”

尽管是怕,然而还得做这项工作。这些年中,人可也写了一些人物稿子,如写中宣部确定的重大宣传典型、义乌市总工会主席陈有德的多篇通讯。陈有德是义乌职工社会化维权模式的主要设计者的践行者,而义乌职工社会化维权模式得到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和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批示肯定,并在全省、全国推广。人可与陈有德有十多年交往,了解他的情况,表扬他、赞美他,也就心中有底,落笔踏实。

同样,《光明日报》的叶辉后来也写了雷云这个全国重大典型。雷云是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理论专家。他对党对马列主义的坚定信念,在为官为人上的高尚品质,对后辈的无私提携,都有大书特书的内容。凭着对雷云的了解,叶辉终于认定,雷云是一位值得写的人。

站在今天的视点看,记者是新闻的记录者、传播者,到了明天,回望今天所记载的新闻,新闻就成了历史资料。所以,记者还是一个历史事件和人物的记录者,肩负的任务和使命不轻。记者有“怕”写东西的心理是正常的,良性的。为了客观、真实地报道新闻、记录历史,学会思考,能够判断,当是记者应有的业务素养。

欲知人可后面开评什么,且看《人可微言》之二百三十七。

来源:金华新闻网 作者: 责任编辑:张怡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