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拆掉的是房子,拆不掉的是印记 别了,我的“红楼时代”

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8日消息 记者 袁丁

静静地立在沪江路边,看着后部两翼已经轰然倒下的红楼宾馆,巴基斯坦商人法路克心底的哀伤还是涌了上来。尽管对于这一天的到来,他早有心理准备。“搬离红楼宾馆快三个月,每天晚上散步的时候,还是习惯性地绕过来看看。”对他来说,这个“住”了13年的家,是他在义乌的根。

11月7日开始,红楼宾馆三天左右的拆除工作,已近尾声。作为首家境外企业驻义机构诞生地,位于沪江路和稠州北路交叉路口的红楼宾馆,是不少外商尤其是巴基斯坦外商来义寻梦的第一个落脚点,见证了义乌外贸从无到有、由小变强的全过程。如今,由于义乌城市有机更新的需要,这座经营了26年的义乌外贸地标,卸下了它的历史使命。但正如一群与红楼发生过故事的外商所言,房子虽然没了,但这个“外商之家”在他们心中的位置却永远留着,义乌打造世界“小商品之都”的车轮依然滚滚向前。

未见义乌,先闻红楼

巴基斯坦商人纷纷“落户”

“阿姨,累不累,累就休息下。”看到电梯里正在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巴基斯坦商人阿酷热情地打了个招呼。阿姨惊讶地说,“你中文这么溜啊!”他笑笑,回了句:“我是义乌侬!”这会,两人都笑了。的确,除了保留外国人的长相,已经待在义乌15年的阿酷,完全融入了本地人的生活。

回想起当初只身闯义乌的经历,他说那是段奇缘。2000年第一次来义乌,第一站就是红楼宾馆。“我是从乌鲁木齐过来的,那时从伊斯兰堡飞到乌鲁木齐是两个半小时,乌鲁木齐飞到杭州却花了6小时,等到义乌已是凌晨三点。”来接站的朋友,把他们带到红楼宾馆,门开后,看到的全是巴基斯坦同胞,耳边也都是巴基斯坦语,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忘了是在中国——这大概是绝大多数在义巴基斯坦商人对于红楼宾馆的最初记忆。

说起红楼与巴基斯坦商人的故事,流传最广的是上世纪90年代初,义乌小商品市场已成为全国性的大市场,慕名前来的巴基斯坦商人哈力德过来寻找货源,意识到这里众多物美价廉的小商品充满了商机。他果断留在义乌,并于1996年在红楼宾馆设立了哈桑公司驻义乌代表处,这也是境外企业首家驻义机构。这让红楼宾馆转变思路,将单纯地旅店经营,转向给来义乌“淘金”的外商,提供吃、住、出行便利和商贸信息等综合服务的桥头堡。

而确立红楼在巴基斯坦商人心中高大形象的,还有另外一则趣闻。1994年,一位在巴基斯坦有影响力的富商,在红楼宾馆318房间丢失了几万美金,他回国不久,宾馆方面将找到的钱如数奉还,富商甚为感动,遂在当地大肆宣传红楼宾馆。这一故事的真实性,也从阿酷口中得到了证实。

也正因为此,在巴基斯坦的商人圈子里,不少人或许不知道义乌,但都知道中国有个红楼宾馆,那里有吃有住,做买卖方便。

就这样,你传我、我传你,一波波的巴基斯坦商人前仆后继来到义乌,以红楼宾馆为起点,开始了他们的创富梦。反过来,由于巴基斯坦商人的聚集,红楼宾馆的名声也在义乌传开了。 那会问起义乌市内哪里的外商最多?本地人会异口同声地告诉你:红楼宾馆,甚至还会幽默地说,这可是在外商眼中知名度最高的中国宾馆。

城市地标,外贸旺角

红楼宾馆曾经盛极一时

站在红楼宾馆前,追忆早期巴基斯坦客商的成长路径,一个有意思的时间节点跳了出来,那就是2000年。正是那个千禧年开始,国家放开了对私营企业的进出口权管制,义乌外贸发展加快,越来越多的外国商人走入红楼。

法路克回忆,当时的义乌城区没有现在这么漂亮,除去一条条的商业街,小商品比较集中的是篁园市场和宾王市场。红楼宾馆紧邻篁园市场,占尽了地利。

“一开始,大部分生意都在红楼宾馆里完成。”他说,宾馆里有货代公司、外贸公司,去市场里看好货,就拿着公司名称和样品清单回宾馆,由外贸公司帮他们下单并完成交钱、配货、运输等后续事宜。初尝出口贸易甜头的义乌经营户对外商也很热情,时不时会请他们出去吃个饭,或是带他们到周边逛一逛。好多时候,吃着、聊着、逛着就把生意谈完了。

环节和流程熟悉后,大部分外商开始自立门户,设立办事处或开办外贸公司。就这样,红楼宾馆的功能也悄然发生着变化,临街的一幢成为写字楼,最多时集中了30多家境外企业驻义乌代表处。宾馆的大厅总是很热闹,门口汽车、摩托车停了一大片。到边上的中国工商银行办业务,动辄排队半个多小时甚至更久。

作为最早的外商聚集地,红楼宾馆还吸引了周边经营户的目光。不少篁园市场的经营户白天忙完手头的生意,晚上就“主动出击”,到宾馆附近蹲守,往进出的老外手里塞名片、递样品。“不知道谁带的头,2000年前后那几年,我们没事就去,运气好的话,当晚就能成交。”现在国际商贸城四区经营文胸的刘争艳介绍,写字楼里的老外不像外贸公司的白领那样,严格按时间上下班。只要有需要,随时可以在宾馆里谈价钱、签订单、付货款。她的一个老客户就是当时结识的,一直到现在都保持着联系,每年都在下单。

一些熟悉红楼宾馆历史的老外贸人说,宾馆的“写字楼”功能诞生后,外贸生意盛极一时。2000~2007年是它最繁盛的时候,后面保留住宿功能的楼房,几乎天天住满,每天进进出出的商人多达几百上千人。起先以巴基斯坦商人为主,后来还有了阿富汗和印度商人的面孔。“他们用汉语同当地人开玩笑,口袋里装有当地的驾照,甚至列席当地政府的一些会议,这些常住的外商在义乌这个‘国际大超市’如鱼得水。”北京一家知名杂志社曾在2003年的一篇文章中,如此描述当时的盛况。

同济大学市场经济研究所义乌研究中心主任何建农说,红楼宾馆凭借义乌第三代、第四代小商品市场的繁荣发展,占尽了天时和地利,为部分外商就近采购价廉物美的义乌小商品提供了便利。尤其是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红楼宾馆成为不少外商在中国的家,义乌人的诚信包容使居住在这里的外商收获满满,义乌经营户也在历史外贸机遇中积累了财富。

市场迁移,城市更新

红楼渐渐淡出历史舞台

随着2002年国际商贸城的拔地而起,义乌外贸的中心点逐渐北移,红楼宾馆的“要塞”地位也慢慢发生了动摇。

“国际商贸城更大、东西更多,环境也更好。”阿酷说,住在离国际商贸城更近的地方,就成了不少外商的首选。

红楼宾馆自身硬件条件的“软化”,也成了制约其发展的原因。比起墙体剥落的外立面、油漆脱落的天花板、年久失修的内部设施等,经年累月只洗不换的床上用品和卫浴用品,成了不少外商内心迈不过去的一道坎。

“办公还好,生活就有些差了。”阿酷说,特别是有些巴基斯坦客商,本来就是被邀请过来考察、选货的,安排住在红楼宾馆,档次上有些说不过去,显现不出待客的诚意。因此,2005年前后,不少外商渐渐搬出红楼宾馆。

早年在红楼宾馆当保安的朱师傅也回忆,2008年是个分水岭,跟之前动辄满员的景象相比,后面几年入住率基本打了对折,越往后推,折得越多。从携程订房价也可以看出,在本世纪初,由两栋建筑、一个庭院围起来的红楼宾馆,算得上“高配”,房价每晚要100多元。十几年过去,物价翻了好几番,红楼宾馆的标间挂牌价仍是100多元一晚。

与红楼的逐渐“失势”相对,义乌的外向度却在提高。全国首个获得外企企业和外企常驻代表机构注册登记权限的县级市、全国唯一一个可以办理外国人签证和居留许可的县级市、杭州关区首个县级海关……数不清的第一,让义乌市场蓬勃发展,城市面貌日新月异。

而随着城市有机更新的推进,红楼宾馆也终于出现在了待拆的名单中。当拆迁的消息传来,这些跟红楼宾馆或多或少发生着联系的人,虽然不觉意外,但内心仍有不舍。在红楼宾馆住了13年的法洛克,是最后撤离的巴基斯坦外商之一。在他看来,红楼宾馆是他们这些外商在义乌的第一个家,他们在这里汲取能量,在义乌这片土地生根、发芽。“我打算以后这里如果盖了新房,要买一间来住。”他说。

红楼已去,追梦不止

“一带一路”开启机遇

11月7日早上8点,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红楼宾馆的后部两翼率先在烟尘中一点点地“倒下”。不过,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带走的是青春,留下的是财富与经验。

犹记得当记者问起“红楼记忆”,刘争艳说,那段在红楼宾馆做贸易的时光,在买卖双方眼里,都称得上一段既快乐又美好的初创业时光。因为红楼宾馆带来的不仅是客商的集聚,那些在宾馆里每天上演的推销戏码,讨价还价的你来我往,下单排货的细节商讨,都给义乌外贸人积攒了经验,增长了智慧。“那会大家都刚起步,很多规则和操作办法不太懂,都是慢慢摸索。”刘争艳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诚信经营,彼此很少出现贸易纠纷。在这样和谐共赢的环境下,义乌的外贸得以稳步推进。

商人与货物在狭小空间的高度集中,也加强了信息的交流与传播,迸发新的商业火花。据阿酷回忆,他后来转向出口、进口“两条腿走路”,就是从一个义乌经营户那“偷师”的。

“他短时间内买了两辆豪车,一打听原来是转做进口生意了。我才意识到身边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的车是进口的,吃的东西是进口的,穿的衣服和鞋也都是进口的。”那是阿酷第一次意识到,进口大有可为。于是,从2007年开始,他逐步将手头的生意分给两个弟弟,自己专职做进口。

“红楼”成历史,但抹不掉的是心中的“红楼记忆”。十几年前,外商走进红楼宾馆,以其为支点,融入义乌;十几年后,他们走出红楼宾馆,反过来以义乌为起点,奔向全世界。

近年来,伴随“一带一路”倡议的东风,交通设施基础建设如火如荼,不断缩短的物理距离,给阿酷的进出口贸易提供了更多便利。“我进口的橄榄油产自西班牙、突尼斯,红酒来自意大利,这些将来都能搭乘中欧班列,更快地到达国内。”他还提到,中国援建的瓜尔达港开通,则给他的海运贸易缩短了航程。

通过“红楼”掘取外贸第一桶金的刘争艳,也将目光瞄准“一带一路”。11月4日刚参加完广交会的她,已马不停蹄地在跟土耳其客商商谈贸易合作了。“外贸形势在变,我们也得跟上步伐。”东欧市场,是她接下来的主要发力点。

那些你不知道的红楼秘密:

1.红楼宾馆共有三栋楼(两栋主楼和一栋小楼)和一个院子,最早开业的是沿着稠州中路70号这栋楼,那会名称是镇政府招待所,91年二号楼开业,才改名为红楼宾馆。

2.红楼宾馆共有120多个标准间,过去住房价在每天150元人民币左右,长住有优惠,月租一般在2500元左右。

3.宾馆的二楼有一家阿拉伯风味餐厅,提供正宗的阿拉伯风味美食, 这家餐厅的主人Shahid算最早一批来义乌经商的巴基斯坦商人之一。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黄雪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