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小铃声 来一场最酷最有爱的极地长征

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10日消息 记者 章果果  摄影 李勖                                 

他有一张甩出来吓死人的跑步履历表:跑步7年,完成马拉松及越野超马50+次,10场百公里越野跑,2场百英里(UTMF+UTMB)越野跑,3场250公里极地长征。他跑过了半个地球,去过日本、韩国、法国、瑞士、意大利、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参赛。2014年,他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是负重10公斤,在马达加斯加跑了7天;2015年和2016年,他和队友一起,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小铃声,牵着中日韩三国的视障跑者,跑过了新疆的茫茫戈壁,以及世界上最古老的沙漠……

他叫徐黎晓,年近四十,永康人,在杭州工作。

徒步在雅丹地貌上

当跑步成为看世界的另一种方式

这些年,越野跑渐渐火了起来。与公路跑和场地跑不同,越野跑是真正在大自然中奔跑,路过村庄,越过山丘,穿过森林,看着明信片般的风景,乃至自己也成为风景。近两年,不同难度和距离的越野跑赛事在全国遍地开花,金华的北山上,也曾举行过越野跑。

徐黎晓是国内最早接触越野跑的那拨人。他从7年前开始跑步,起初纯粹是为了健身,跑上两三公里就已经气喘吁吁。那时的他没有想到,跑步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门,他越跑越远,越跑越远,从两三公里到250公里,从杭州周边的山野跑到全球各地。跑步,成了看世界的另一种方式。

2012年,他去香港参加人生中第一个100公里越野跑,那时跑步时间还不长,全程马拉松也才跑过两三个,报名参加比赛只是一时头脑发热,还不敢告诉家里人,只含糊说去香港跑个步。

那次他跑了22小时。从白天跑到黑夜,又从黑夜跑到白天。弯弯曲曲的山径沿着海岸线,有洁白的沙滩,宁静的渔村。路边有志愿者装扮成鲨鱼给选手加油,为了宣传爱护海洋动物,抵制吃鱼翅。晚上的赛段能欣赏美丽的夜景,走在山脊上看着山下的万家灯火,想象着这个繁华城市每天发生的许许多多故事,并且,开始有点想家……

这样时间漫长的跑步真的不仅仅是跑步比赛而已,对于身体和心灵,它都是一种特别的心灵体验:疲累、孤独、挣扎、兴奋……种种心情的交织。套用一句话,没有跑过100公里的人不足以语人生啊!

“很多人或许会觉得100公里的距离很长,但是如果把100公里分成10个10公里会感觉好一点,比赛的时候也是这样,每跑完10公里就能在补给站休息一会,吃点东西,给自己一点奖励。所以,其实100公里确实是平凡人能完成的,非凡之处需要你有一颗勇于挑战的心。”徐黎晓写道。而香港这个100公里跑的口号就是:平凡的人,非凡的赛事。

接下来,他跑向了更远的远方。通过越野跑,他见识了这个世界上非凡的风景。他参加了环富士山越野赛。这项赛事全程168公里,累计爬升9500米,关门时限46小时。环富士山越野赛的难度和欧洲著名的环勃朗峰耐力赛比较接近,同时也是UTMB认可的一项姐妹赛事。徐黎晓刚参加比赛的时候,浩浩荡荡2000人的队伍,中国面孔没几张。现在,挑战这一赛事的中国人越来越多。

一份超级自虐的生日礼物:极地长征

2014年,他给自己的生日礼物超级自虐:“极地长征”。

极地长征是啥?这是一项户外极限运动,由一个美国人创立。极地长征的选址在地球上风最强劲、最冷、最热或者最干燥的地方,因此成为越野跑爱好者口中“全球最残酷的徒步赛之一”。7天时间完成250公里,全程要求自补给,仅强制性装备就有35项,包括7天的食物、更换的衣服、睡袋等等,选手出发首日的负重平均10公斤。极地长征有四站经典赛事:撒哈拉沙漠是入门级,新疆戈壁体验四季变化,智利阿塔卡玛沙漠站,跋涉在高原,是极大的考验。完成了前三项中任意两站的选手,才能进行终极挑战:南极。

此外,极地长征还在世界各地进行巡回赛。徐黎晓参加的是马达加斯加站的比赛。马达加斯加,大多数人对它的了解大概来自同名动画片。马达加斯加位于非洲东南部近海,是全球第四大海岛。在这里,你能看到传说中的猴面包树,看到闻所未闻的狐猴,以及无比迷人的海岸线。

风景有如天堂,可是,在30多摄氏度的炎热天气里,背着10公斤重的背包顶着烈日跑,还要连着跑7天……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他开始后悔送自己这么一个生日礼物了。

强制装备中有一个水泡针,这是专门用来挑水泡的。跑得久了,水泡此起彼伏。每晚回营地,一堆人促膝挑水泡,想来也是极其动人的画面啊!“水泡刺破后用胶布贴上,第二天过河进水,胶布贴的地方泡得皮肤白乎乎的,几天下来整个脚底板都烂了。”

倒数第二天的长赛段需要跑80公里,到晚上的时候他的脚肿了,在休息站吃了两粒止痛片,剩下的20公里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挪。但是,这样的体验也是绝无仅有:“月亮照亮了整个大地,我试着关掉头灯,居然也能看得见路面,抬头一看满天的星星出现在眼前。远处传来吟唱声,伴随着低沉的鼓点,应该是当地人聚在一起唱歌跳舞……”

在这7天时间里,没有电,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工作,没有纷扰,只有清风明月,星辰大海,只有大自然浩瀚无边。这一切,正如《跑步圣经》里所说:“在我的世界里,时间停下了脚步。在大自然中,我的跑步与太阳与树荫一样都是自然界的一部分。”

而在此之后,他迎来了跑步生涯中更有意义的经历。

清脆的小铃声洒落在茫茫戈壁与荒漠里

2015年,徐黎晓参加了极地长征新疆戈壁站的赛事。这一次,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们有了一个团队,而且是一个跨国团队,包括中日韩三国的成员。这个团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小铃声。

我们来自中日韩

为什么叫小铃声?因为这是一个由视障者和陪跑员组成的特殊团队,他们之间用一根手杖连接,并在手杖上绑一个铃铛,以便视障者辨别手杖的位置。当他们跑起来的时候,就有铃声一路洒落。

小铃声是怎么来的?故事得从2013年说起。那年的极地长征智利阿塔卡玛赛场上,有两组视障选手组合引人瞩目。一组是来自巴西残奥会组委会的官员、视障跑者Vladmi和他的向导Alex,另一组是日本的盲人跑者龟井和他的向导韩国人金基镐。他们通过一根小绳子相连,金基镐还在自己的登山杖底部拴了一只小铃。随着地形和起伏,小铃发出不同的声响,便于帮助龟井先生识别路况。他们在一路清脆的铃声中,经过过盐碱地、河滩、沙丘,跑上山坡,趟过激流……最终在人们的欢呼声中跑到了终点。

2014年2月,金基镐给极地长征赛事主办方发去邮件,提出一个设想:寻找一位中国大陆的盲人选手和日韩选手共同挑战。3个国家,每个国家4人:1位盲人、3位向导。想必会在国际越野赛的历史上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徐黎晓和来自沈阳的视障选手王琦就这样成了小铃声团队的成员。他和其他成员一起担任陪跑员,他们的任务是充当视障选手的眼睛,领着他们跑完全程。一场更加艰辛的挑战开始了。“团队作战,视障选手,高龄队员(来自日本的视障选手Taka已经64岁),言语不通,再加上参加戈壁长征这种艰苦的比赛,感觉真是一场冒险。”

虽然每天挑战着体力极限,但徐黎晓仍每天写日记记录了这段弥足珍贵的旅程:

———峡谷里高高低低布满了乱石,一些狭窄的土路只能容下一个人通过,一边是乱石一边是土坡,我就按照我和王琦的方式让Taka牵着我的手跟在我后面,走了没两步就听到后面“哎哟”一声,马上心想糟了,崴脚了。我心里一下子愧疚无比,Taka今年64岁了,为了这次比赛付出了无数心血……

———今天的路线一直沿着天山向西行,右手边是巍巍雪山,左手边是茫茫戈壁。一开始就要翻山,上山还好,下山就惨了,几乎没有路,到处都是骆驼刺和碎石,我领着王琦尽量拣能下脚的地方走。

翻越天山

———今天的营地在一片废弃的房子中,傍晚的时候巨大的月亮从房子后面象太阳一样升起,所有人都惊叹着跑过去拍照。听探路的程远说明天的长赛段路很好走,还是一路下坡,就是温度会达到46度,不过再怎么困难也是最后的考验了,虽然有80公里,但是总是会充满希望的一天。

……

前四个赛段每天40公里左右,第五赛段80公里,最后一天10公里。他们一起跑过了下雪天,跑过了45°以上的高温地段,跑过军马场、鸣沙山、黑戈壁、盐碱地,“最后一天只有12公里,爬也能爬到终点了。我们5个人手牵手,一起冲过终点线,大家拥抱在一起庆祝,太不容易了”。

穿越46摄氏度的黑戈壁

黑戈壁上的日落

除了自然风光,极地长征中还有很多感人的风景。64岁的Taka并没有崴脚,而且精神饱满地完成了全部赛程。他们还看见了那位巴西残奥会的Vladmi,以及一位多次参赛的女子高手,她常年在阿富汗加沙地区生活工作,她成立了一个基金会,鼓励战乱地区的女性通过跑步追寻自由,她带着两名阿富汗女孩参赛,十分鼓舞人心。

五人团队

去年,小铃声团队还来到了纳米比亚,参加了纳米比沙漠的极地长征。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一片沙漠,形成于8000万年前。这里沙漠和海洋互相交错,被称为骷髅海岸。这里也是野生动物的天堂,组委会为了确保选手们的安全,特意请了一位长年在这片沙漠里研究狮子的科学家,开着车随行,确保狮子不会到选手们行进的路线上来。

行走在最古老的沙漠——纳米比沙漠

徐黎晓依然用心记录每一天的经历:“经过前面四天的跋涉,大家都已经身心俱疲,带着各种各样的伤病,红肿的肩膀,乌黑的指甲,满脚的水泡,崩溃边缘的膝盖和脚踝,每个人都会记得那个夜晚,行走在沙与海之间,经受着对个人意志和团队精神的最大历练,但是只要方向正确一直往前,总会到达终点。”

最后,他们手拉手冲过终点,然后相互拥抱,任由激动的泪水流淌。是的,只要方向正确一直向前,总会到达终点……

小铃声还在继续清脆地响着,他们和跑步的故事也在继续。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黄雪芬
关键词: 长征 极地 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