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九版 > 正文

瑞士七旬老人三顾“五里亭”献爱心

漂洋过海 来看你

wl7b17

    瑞士老人彼得·埃施利曼(左)与麒麟(右)在“五里亭”家中。

记者 李艳/文 陈少华/摄

“还认识我吗?”

“认识!”

前天晚上,家住市区东关枫树小区的“五里亭”家中,来了一位白头发、蓝眼睛、高鼻梁的外国人。麒麟看到他,腼腆地笑着迎上来,两人亲热地手牵手,像爷孙俩,在椅子上挨着坐下。

老人今年69岁,名叫彼得·埃施利曼,来自遥远的瑞士,这已是他第三次专程从瑞士赶来“五里亭”献爱心了。

带来了瑞士20多位朋友的捐款

彼得有一个好听的中文名,滑翔鹰。他喜欢云游世界,像鹰一样自由飞翔。他会说法语、德语、意大利语、英语等多国语言。2013年,当他决定来中国学习汉语时,很多人不理解:“你都这把年纪了,为什么还要去中国?”

“这和年纪无关。”

彼得先在北京学了3个月的汉语,后又到上海学了两个月。彼得喜欢中国菜、中国书法、中国文化、中国历史。有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喜欢中国,彼得双手一摊:“I don't know(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喜欢。”

2015年10月,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网上看到“五里亭”的报道,一下子就被吸引了。2016年春天,他一路打听找到金华,在金华待了一个星期,可问了许多人都未能找到“五里亭”,只能抱憾而归。

今年4月初,彼得通过《中国日报》找到记者,第二次来到金华。当时,他即提出资助“五里亭”最小弃婴麒麟学习生活的费用。

前天傍晚,彼得抵达金华匆匆吃完晚饭即赶去“五里亭”看望麒麟。

家人朋友在知道他献爱心资助的想法后,都非常支持。这天,他还带来了瑞士20多位朋友凑起来的捐款。

在“五里亭”,已经上六年级的麒麟用英语道谢:“Thank you!”

彼得用中文笑着回应:“不用谢!”

“你奶奶一直在墙上笑呢”

彼得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在瑞士宝马公司工作,女儿则在剑桥大学。一家人非常有爱心,经常帮助无家可归、需要帮助的人,他希望能给麒麟提供最基本的学习和生活费用。“最基本的,而不是乱七八糟的。就比如孩子需要玩具,但肯定不会是Ipad。”

昨晚冒雨前去看麒麟时,车子刚在小区门口停下,彼得四周打量了一圈,笑了:“这里,认识,麒麟家就住在后面。”

穿过弄堂,就是麒麟家了。看到院子里停着的一辆三轮车,彼得马上认出了不同:“呀,这是新车。”

家中原有一辆旧三轮车,发生一次刮蹭事故后,麒麟的养父张福田用对方的赔偿款,“以旧换新”换了这辆新车。

走进房门,只见张福田正在给麒麟剃头。“到外面理发一次要20元,太贵了。”

剃刀是张福田两年前花120元买来的。记者一行进门前,麒麟刚给张福田剃完头。

“麒麟给我理了光头呢。”张福田的“抱怨”,让人感受到清贫中暖暖的亲情。

张福田是“五里亭”爱心老人张洪斌、楼小英夫妇唯一的亲生儿子。麒麟刚生下来时,只有啤酒瓶一般大,脐带还没剪就遭亲生父母遗弃。张洪斌、楼小英靠捡垃圾为生,收养了30多个弃婴,麒麟是唯一的一个男弃婴。楼小英以82岁高龄收养小麒麟,悉心抚养,视如己出。麒麟对奶奶感情很深,楼小英去世时,他抱着奶奶的遗像哭得很伤心。

客厅正中央的墙上挂着楼小英的遗像,像生前一样慈爱地笑着,彼得俯下身对麒麟说:“你奶奶看着你呢。”

麒麟抬起清秀的脸庞,眼睛里泛出泪光:“我———想奶奶。”

彼得一把搂住麒麟,抚摸安慰:“奶奶给你力量。”

“喜不喜欢上学?”

“功课多吗?今天的家庭作业做了吗?”

“平时几点到学校,什么时候放学?一天睡几个小时?”

……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彼得对麒麟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彼得夸麒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几个月不见,长高了,也更大方了。

“一个人在家,自己会做饭吗?”问完学习问生活,听说麒麟还会自己做饭,彼得用中文脱口而出:“非常好!”

彼得打趣道:“麒麟比我好多了,我都不会做饭,只会烧水、泡方便面。”

原本冷清的家中,不时爆发出欢快的笑声,就连关在房间里的小黑狗,也“咚咚”撞门凑起了热闹。

“麒麟开心,我也开心”

当晚,彼得和记者探讨如何帮助麒麟事宜。目前,已基本谈妥一年汇两次款,用于麒麟学习、生活等基本开支。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看到麒麟只穿了一件线衫外套,彼得关心地问:“冷不冷?”

“不冷。”

彼得告诉麒麟,现在的瑞士已经大雪封山。他还给麒麟看瑞士著名风景区少女峰的视频。“这里,有more more(很多很多)中国游客。”

一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听说本报摄影记者的家人刚从欧洲旅游度假回来,在瑞士待了两天,还到过少女峰。彼得打着手势嗔怪道:“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彼得还好奇地问:“有没有买手表?”

听说因为嫌手表太贵而没有买,彼得心领神会:“没错,我们自己也觉得很贵呢。”

今年4月来金华时,彼得曾有意将麒麟带出去,可张福田不同意。这次,他计划先资助,等麒麟长大,再从长计议。

“麒麟开心,我也开心。”

晚上9时左右,担心影响麒麟第二天上学,彼得起身和麒麟击掌告辞,他希望麒麟努力生活、学习,开心快乐每一天。

“叶子密密麻麻,葱郁的树叶像一把大伞,罩在树上,小花散发着芬芳的香气,五彩缤纷。天空中,几只小鸟在嬉戏,时而高,时而低,为这片原始气息的森林增添了一抹生机。”这是彼得来之前,麒麟在当堂作文训练《脑袋里的虫》中写的一段话,他的班主任老师徐艳斐批改看到后,激动地发给了记者“共享”。

对麒麟而言,正是来自海内外爱心人士的关爱,给他不幸的人生“增添了一抹生机”。家中的墙上,张福田用透明胶粘着一个名字和手机号———这位名叫陈居青的好心人,看到本报“五里亭”的报道后,已连续多年给麒麟汇钱献爱心……

来源: 作者:李艳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