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真水无香 好人如泉

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15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王春雷

真水无香,好人如泉。

几天前,我去接放学的娃回家,见他背着书包正与同学傅译辰正哼哧哼哧忙碌,他们搬共享单车,这些车被人横七竖八“藏”在楼道里、天井中。

娃说,这是老师交给班里同学的任务:把车搬到马路边划定的停车带,让被人私藏的单车被更多人共享。

车有好多辆。那天放学,很多同学打他俩身边走过,但只有他俩在认认真真、里里外外的忙活。

骑着电动车,我载着娃往家走,心里想:娃真像我当年。

多年前,我上中学时,也曾与同学潘旻一起这般哼哧哼哧忙碌过。同学们忙着做作业、忙着回寝室、忙着奔食堂拿蒸在饭盒里的米饭、梅干菜。天色将晚,我俩还傻不愣登地在公共场地可劲清扫,把红楼前一处常有米菜横流的露天水道清扫、冲洗干净。

这脏活,我们自主承包,干了整整一年。多年之后,想起当年这桩憨傻之事,仍觉是在回望的一处澄澈的泉眼。

母校磐安中学老校址有一处“古迹”,叫做陆游浣墨池。当年小陆同学6岁随父陆宰避乱安文,一住三年。陆宰先生是个吃货,他在《题安文山居诗》中,狠狠夸了磐安溪鱼、野菜味美:“谁道山居恶,山居兴味长。水声喧枕席,山色染衣裳。日馔溪鱼小,时挑野菜香。昨闻新酿熟,还许老夫尝。”

校园里的陆游浣墨池,简陋得像山寨货。海螺山脚下,一处有些许山泉滴渗而成的小池,当年有某位语文老师插了一块示意牌,上面写有“陆游浣墨池”几个毛笔字。那块烂木板,歪歪扭扭地插在池边。

遥想当年,小陆避难安文山乡不忘苦读,习练笔法后,便在池边清洗笔墨。我与同学以有陆游这样的“校友”为荣。听老师讲《题安文山居诗》,还曾讨论过小陆游是不是也喜欢吃文溪里的石斑鱼……

小陆同学成名后,曾两次回安文。据考证,那首著名的《游山西村》,便是在安文所作:“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箫鼓追随春新近,衣冠简朴古风存。而今若许闲乘月 柱杖无时夜叩门。”

1130年的那年夏天,热情接纳老陆小陆们的,是安文老员外陈宗誉,他提供的住所,名曰“聚贤斋”。听斋名,就可以猜度,老陈先生那是相当有诚意。要不然,老陆小陆若非安居无忧、甘之如饴,怎可能在“寄人篱下”之地逗留数年?

真水无香,好人如泉。

从娃搬几辆共享单车,能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中学校园里的自己和同窗好友,继而和陆游攀攀“校友”关系,这样的追根溯源,很有几分穿越。

细说陆游浣墨池,我感佩的是安文陈家老老老前辈陈宗誉。好人如泉,甘澧清心,他便是这样的好人。因为有他,才有了老陆小陆在安文的故事,也就多了陆游寓居安文看西山,有感而发吟咏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章节。

真水无香,好人如泉。

不久前,作家冯唐写了一篇爆款网文《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引发各种热议。其实,如果以水喻人,一个人若是“油腻”的,他(她)必然染了风尘、受了污染。

世界很大,看得分明,人按品质分,粗粗可分成三种。一种是好样儿的人,得人点滴,涌泉相报;一种是一般般的人,只要好处,不知回报;还有一种是倒灶的人,缺德无耻,恩将仇报。

好样儿的人,有如清泉,无论世事变幻、人海沉浮,经过岁月的淘洗、沉淀,能保持清泉的品质,是很不容易的——说明他的思想有源头之水,守净化之池,没有被功名利禄的洪流裹挟、湮灭。

看一个人是否油腻、猥琐其实也简单:过马路时红灯亮,你我是否安然以待;驱车途经须礼让行人的路口,你我是否文明以待;共享单车乱停乱扔缺乏监管,你我是否温柔以待;与贩夫走卒保洁大姐相处,你我是否平等以待……

细节决定品相,细末便见精神。

我很高兴自家娃儿和他同学能够“傻傻”地做文明的搬运工,让被私藏的单车重新回到更多人可以共享的地带。愿他们能始终保有这一份清泉之心,勤修为、得造化,有源头之水,守净化之池。

一般般的人,像“自来”水,像香水,像醋。

有些人,像“自来”水。用到你时,不请自来对你热络至极,甚至以知己、同怀矜夸。用完拉倒,好像从来和你不熟。这种人,心眼小到只能装下他(她)自己,极端利己不愿利人,便是他(她)的标识。

有些人,像香水。初次打交道时,你会觉得此人极好,情商高、会来事、颇妥帖。相处越久,你越发现,他(她)通常对且只对有钱、有权、有用之人好极了。那香水味之下,掩盖着人性的满满狐臭味。

还有些人,像醋。你苦寒失败之时,他倒是愿意站在道德高位,施你以垂怜,那时候,他是一坛酒,有醇香的原味;你安乐成功之时,他倒心里很不是滋味了——生生将好酒憋成了一坛老醋,而且还因为漏风、跑气,味道差矣。

很倒灶的人,像坏水。这类坏水,是水又不是水:有人如污染严重的污水,有人如厨余的泔水,还有一种人最糟糕——一肚子坏水。

生活中,“清泉”、“自来”水、“坏水”式的人,并不总是泾渭分明。光懂得“真水无香、好人如泉”还远远不够。好人的“泉眼”,需要好好守护。

一年前,在日中国女留学生江歌在公寓门口被害。这些天,这则新闻在网络空间重新激起众怒。新闻里的三个当事人,对应三种人。江歌是一泓“清泉”,她为了保护闺蜜,竟至付出生命的代价;被她保护、率先躲入房门、见死不救、事后撒谎的闺蜜刘鑫,是一坨“自来”水;因爱生恨、迁怒于人,残忍刺杀江歌的陈世峰,分明就是一滩“坏水”。

我们不当键盘侠,也不会认同精致利己主义者以凶犯为挡箭牌,为道德失范、人伦失据者的百般辩护。江歌用生命的代价点醒愿意做、正在做一泓“清泉”的人们:不要因为善良而忘了必要的自我保护,请与“自来”水式的伪朋友保持安全距离,这和远离一肚子坏水的人同样重要。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王春雷 责任编辑:汪寒
关键词: 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