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五版 > 正文

市井市井 金华古井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一位老金华拍了一组《古婺寻井》

提示: 有一个词叫“市井”,井代表着生活水源,是一座城市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元素。

wyh7b84

休文井

wyh7b85

八咏楼附近不知名的双眼井

wyh7b86

四眼井

wyh7b87

栏路井

wyh7b88

镇东井

有一个词叫“市井”,井代表着生活水源,是一座城市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元素。

金华的大街小巷,想必很多“老金华”都了如指掌。但是说起金华的“井”,可能大家脑海中浮现的只有“莲花井”。

车水马龙中,有位“老金华”背着“长枪短炮”,四处寻访那些不为人知的古井。

奔波在外

一则新闻引发的古井之旅

俞红打小就在市区江北的老街巷里嬉戏长大。由于工作原因,这些年俞红常住上海,每逢节假日,才能回到金华探望一下父母。

常年奔波在外,和许多游子一样,故地重游,总会时不时勾起俞红心里不可磨灭的故乡情结。

“小时候在金华,只在游泳巷、府上街一带玩耍,最远会去杨思岭,剪个马兰头,摘点嫩佛豆……上初中会沿着解放西路过一段铁道路口后再直行到四中门口,有时放学时也会约上同学沿着铁轨走一走……”在俞红的记忆里,相比现在日新月异的城市发展,旧时的金华模样一直记忆犹新。

“要为她记录点什么”的念头,在俞红每次回家乡的间隙里不断萌芽成长,愈演愈烈。“小时候不觉得,长大后在外求学与工作,反而在离家的远方越来越关注起家乡的新闻、美景与历史。”

可是乡土广阔,个中滋味又千回百转,该用什么样的目光去探求怀念,才能还原出自己心中的金华?

2016年9月,高中同学群里分享的一则关于“八咏楼重修开放”的新闻,触动了俞红。

“闲聊中我们说起了沈约,也提起了以他的字‘休文’命名的井。其实,有着千年历史的婺州古城,分布着大大小小很多古井,水井与当地百姓生活息息相关,也见证着世代变迁。”恰逢国庆,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俞红当即下决心,打算以“古井”之名,用影像记录家乡美景。

如数家珍

婺城古井背后的古韵悠远

“传说中金华有四大名井,代表着‘贫富贵贱’,而我们面前的这个,就是代表‘富井’的四眼井。可惜现在井口被盖上了,无法一窥究竟。”走街又串巷,从矮墙内不起眼的休文井,到金华现存最大的镇东井,还有偶尔路过的无名井,都被定格在俞红的镜头里。

由于金华地下水丰沛,水位高,所以打水便利,水井也自然而然遍布了全城。“据建国初期统计,金华市区共有184口井,比较有名的约有26口。虽然很多古井已无处可寻,但背后的历史印迹是无法磨灭的。”对俞红来说,寻井拍井背后,重要的是“景”,更是背后那一段段令人回味无穷的历史故事。

例如酒坊巷中的酒泉井,传说建于宋代。该井水质清澈,井泉虽遇大旱仍不竭,居民多取以为酿。

据史料载:在明代初年,一名叫戚寿三的酿酒师傅在坊间开设酒坊酿制金华酒,其“色如金,味甘而性纯”。清光绪年间,为纪念盛极一时的金华酒,当时的金华知府继良亲自命名为酒泉井,这个名字随之载入了《中国井文化》一书,作为金华酒的珍贵遗迹,步入中国名井之列。

再如八咏路上的“栏路井”,其实原名瑞安井,以井拦路,可能很多人想不明白。其实,这是为了保证街区的宁静,同时针对周边木质建筑起到储水消防作用。

“金华的‘水井文化’其实很丰富多彩,既有不同年代的井,也有不同形式的井。寻常的譬如石砌井或砖井,而特殊的则有陶器垒砌而成的陶圈井。”

除此之外,每口井的命名也都各有特色。靠近街边的井往往以地名直接命名,而背后多名人轶事的则以人名命名,形状特殊的就以井窍的数量命名。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市井市井,与水息息相关的就是生活啊。”

见证时光

古井内深藏的故乡情结

“古井见证着这个城市的繁华,高楼的平地而起,日常的百姓,或忙碌,或休闲。站在街角拍下的这一刻,也不禁让人想起,不知百千年之后,古井是否还在,又会见证着什么样的变迁?”在高中班级创建的公众号里,俞红发表了一篇最新的文章《古婺寻井》,文中,她写了这样一段感性的文字。这也是寻井于她,最重要的意义之一。

“最初想拍井,一是因为我爱好摄影想寻求主题,二是我看到一张关于莲花井的老照片。”俞红说,那张泛黄照片里的莲花井还没建起现在的凉亭,仍有居民会前往打水。而井四周的建筑,和现在相比更是全然不同。

“所以我想用照片记录下此时此刻的场景,看看许多年后会有怎样的更迭变化,也算是以某种方式见证了历史吧。”

就好像在寻井的路上,俞红偶尔遇到过不知名的民用井,附近的住户提桶而前,蹲坐井边边洗菜边话家常。在他们身后,几只小狗警惕地盯着俞红这个“不速之客”,怯生生地吠几声。

为了不打扰这样的闲暇时光,俞红在远处弯下身子拉近镜头的焦距,定格住这幅烟火气里的生活画卷。这让她想起,多年前在金华老街巷里玩耍的自己。

本报记者 何思涵 文

图片由俞红提供

来源: 作者:何思涵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