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这节目欢快吐槽乾隆的“农家乐”审美

金华新闻客户端12月7日消息 记者 章果果

自《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央视又推出了一档高大综艺节目:《国家宝藏》。

12月3日,《国家宝藏》首播,第一集就刷屏了,豆瓣评分竟然高达9.5分。看完全集后觉得,这个评分太虚高了,但也不失为一档值得合家观看的综艺节目,尤其推荐给青少年朋友们。比起那些只挠人笑神经,热闹过后什么也没留下的综艺节目,该节目的主要优点在于,长知识。如果你在看完之后,还想去深入了解与这些国宝有关的知识,真是善莫大焉。

timg (1)

对于乾隆“农家乐”审美的欢快吐槽

这个节目定位为“大型文博探索节目”,是一场有9家博物馆、27件镇馆之宝参与的恢宏“特展”。节目宗旨是“让国宝活起来”。

怎么活起来呢?就是采用多种视听手段和方式加以呈现。

比如,请明星担纲国宝守护人,并通过舞台剧的形式展现国宝的“前世”。第一期出现的明星是李晨、王凯、梁家辉。他们分别守护并重现了《千里江山图》、各种釉彩大瓶和石鼓的“前世”。

其中,王凯饰演乾隆的那一段,收获了无数的弹幕。原因是该短剧对于乾隆农家乐审美的欢乐吐槽。

乾隆谕令烧造的各种釉彩大瓶,又被称为“瓷母”,这个国宝可说是乾隆审美的杰出代表。

为什么叫瓷母?因为它是官窑瓷器中器型最大,釉彩种类最多,工艺最复杂的瓷器。为什么叫“各种釉彩”?因为这个瓶子上集结了历朝历代最名贵的釉彩,一共17种。

“听了你的介绍,我觉得它是一个很有实力的作品。因为它的内在,我也爱上了它的外在。”表演之前,王凯就开始了调侃。你懂的,调侃乾隆的审美已经成为一种网络狂欢。

短剧开始了。先是一段乾隆和督陶官唐英的对话。唐英对于这集结了17种釉彩、图案繁复得让人眼花缭乱的审美有些吃不准:“自圣祖仁皇帝起,这御用瓷器都是以素雅为主,现在一个瓶子17种花色,有点过吧?”

乾隆大手一挥:“你们不懂,就是要过!要是王羲之、黄公望这样的艺术大家在此,肯定能体会我的赤诚!”

官员暗自嘀咕:“要是他们知道你把他们的作品弄成那样,肯定能气活过来!”

然后,三天三夜没合眼的乾隆小憩之时,王羲之和黄公望真的在他梦中“气活过来”了。

王羲之先来问罪:“我的《快雪时晴帖》被你糟践成什么样了,你数数,被你盖了多少大章!你盖章也就算了,还题字!”

乾隆对着深爱的爱豆讪笑:“您的字境界高深,我题些简单的字,是为了让后世百姓看得懂。”

“你在黄公望先生的画上题字,也是为了让人看得懂?”

然后,黄公望先生来了:“那真是太麻烦您了。老夫的画一定是太深奥了,得题55次,才看得懂啊!”

乾隆仍然讪笑着请两位爱豆就瓷瓶问题体会一下他的赤诚,结果被反问:“你要做这么个瓷瓶,你家里人知道吗?”

然后“家里人”雍正帝现身了:弄些大俗之风,我大清的颜面何存!你一定要做?不怕后世嘲笑你的审美,不怕后世说你浮夸炫技……

挺搞笑挺抓热点的一个短剧,应该深得网友欢心。

可是,后面的拔高就有点不好了,乾隆呐喊:“儿臣要集历代之大成,让后世记住大清的盛世!我就是在炫,我炫的是景德镇的匠人,我炫的是大清的盛世!”

啧啧啧,真有乃祖“我真的好想再活500年”的气概,不愧为“朕就是这样汉子”的雍正的儿子。

乾隆的奇葩审美,真要这样拔高吗?前段时间去杭州,看了浙江博物馆的乾隆特展,看到一幅《乾隆帝鉴古图》,本图是宋人册页,乾隆谕令宫廷画家创作了五幅与之相类似的图画,并将宋人册页中的文士换成了他的头像。看到这幅图我真的拜服了,觉得乾隆一定是个早生了几百年的后现代解构主义大师。

一个个专业人士来讲述藏品的今生

呈现“前世”的舞台短剧负责娱乐,重头戏是一个个专业人士来讲述藏品的今生,这才是真正的看点。

比如,研究四年、闭关两个月,复制了1/10幅《千里江山图》的画师冯海涛,详细讲述复制过程。接着,又有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国画颜料的传承人仇庆年上台,展示如何把矿石变成颜料:凿下矿石,捣成粉末,过两次筛,加水研磨。每天研磨8小时的话,要花费20天,也就是160小时,才能达到画家需要的细腻程度。然后将颜料分层,3分钟后倒另一个盆子里,15分钟后倒另一个,两天之后再倒一次。因为里面油性的东西还要把它漂干净……“这样的诚信之色描绘的作品才能历经千年不掉色”。繁琐细致的过程,叹为观止。

timg

还有故宫志愿讲解员讲述烧制各种釉彩大瓶有多难。因为各种釉彩脾气、秉性各不相同,要让它们一起出现,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纰漏,都会导致全器尽毁。讲解员估算了一个概率:每种釉彩烧制成功的几率以70%计算,17种就是70%的17次方,以此计算,成功率为0.0023。从概率学来说,这简直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燃点出现在最后,是由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梁金生讲述他的祖父辈们守护国宝的经历。梁金生的高祖、曾祖和祖父和父亲都先后就职于清宫和故宫博物院。日军侵华,东三省沦陷后,战后很快蔓延到北平。当时,故宫博物院刚成立6年,上百万件国宝面临被洗劫的命运。故宫博物院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将1.3万箱国宝冒险南迁。石鼓由梁廷伟和儿子一路护送,辗转半个中国。抗日战争后,石鼓由他的儿子毫发无损地运回北京。后来,守护石鼓的任务又交到了孙子梁金生身上。

梁金生兄弟五个都是在南迁路上出生的。他们的名字,都是根据石鼓所到的地方所取。他们的名字组合在一起,就是一幅石鼓南迁图。

当年的故宫文物南迁,历时16年,辗转大半个中国,经历轰炸、流寇、火灾等等,上百万件文物无一丢失,创造了二战史上文物保护的奇迹……

看到这里,觉得故宫博物院真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大宝库,不光光是那180万件藏品,围绕着这些藏品,还有太多太多值得挖掘的人与故事。

也许正因为可供挖掘的东西太多,或者,这档节目想表达的东西太多,太面面俱到,又想要文化,又想要娱乐,还想说点教,而且手段过于丰富,导致眼花缭乱,浮光掠影。可见,有着集各种釉彩之大成念想的,不仅仅是乾隆一人。

那么,这个欢乐吐槽了乾隆审美的节目,自己在某些方面是不是也落入了相似的审美?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章果果 责任编辑:汪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