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微生活 > 正文

热心市民帮学生返校

金华新闻客户端 12月20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李建林 
“王某某,男孩,15岁,金东区实验中学学生,离校已10多天了,家人到处寻找。请帮忙转发,万分感激!”2017年4月18日,记者的微信朋友圈中突然跳出的信息,引起了大家疯转并帮忙寻找。类似的信息,在微信朋友圈中越来越多。
由于职业的原因,记者不时碰到逃校厌学的学生。2012年11月20日,在金华市区宾虹广场,发现有3名学生已逃校一年多,虽然家人找到劝其回家,或好心人收留他们,送他们去学校读书。但三名学生还是选择逃校,宁可在外面挨冻挨饿也不愿回校,收留他们的好心人很伤心,就没再找这些学生回去。
2014年5月17日,记者在市区胜利街一网吧内碰见玩网络游戏正酣的女子王某,王某近两年一直在各网吧流浪。记者在金东区找到其母亲,王某的母亲说,女儿高中毕业后,家里让她读了两年高复班,又让外语不错的她去读了一个外语培训班,后来不知为何,女儿就离家出走了。到目前为止,他们都搞不懂女儿为什么要在外面流浪10多年。
2017年3月1日,金华市救助管理站内,从贵州省普定县一学校逃出来的16岁女孩吴某某独自坐在救助室发呆,由于父母亲都在外地打工,只好等待工作人员送其回学校。
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说,这几年来,该站护送逃校到金华的学生回家的事情越来越多。从他们了解的情况看,逃校到金华的学生,有的感到学习负担过重、压力过大;有的是因为父母离异,没人管;有的刚好在青春叛逆期,和父母多斗了几句嘴就出来了;有的是留守儿童,父母不在家,缺少家人关爱;有的是上网成瘾等。这些学生到了救助管理站后,经过工作人员沟通和疏导,一部分学生在救助管理站的帮助下回家了,但也有部分学生回校后,又会再逃出来,也有的学生索性就表示不愿意回校了。
金华市教科所教育工作人员陈芸说,逃校的学生年龄多在14 ~ 18岁,这个时期的学生正处在青春期,正经历着一个充满逆反和叛逆的阶段。当学生感到学习负担过重、压力过大时,再加上家长、老师对学生要求很严格。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便对学习逐渐产生反感和畏惧,于是便想方设法逃避或脱离这种压力巨大的环境。逃离学校,一走了之是最下等的办法。也许学生可以缓解一时的压力,但会给未来的生活带来更大的压力。 


《逃校生》分说明

记者 李建林 文/摄

LJL_0001

图0001,2012年11月20日,在金华市区宾虹广场,“邓结巴”、“泻药”、“王者”3名已逃校一年多的学生笑嬉嬉地报出各自的绰号。面对记者的镜头,他们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LJL_0002

LJL_0002

图0002,2005年11月4日,在兰溪柏社乡,11岁的孤儿齐某某站在家门前。由于缺少父母关爱,齐某某会逃校旷课。后在马涧派出所民警等志愿者帮助下,齐某某回校完成了学业。

 

LJL_0003

图0003,2005年11月4日,在兰溪柏社乡一山上,逃校旷课的11岁孤儿齐某某拿着志愿者给他的面包回家。

LJL_0004

         图0004,2012年9月28日,在金华市区人民广场上,逃校旷课的学生邓某被大家找到,一女子在努力劝其回家。

 

LJL_0005

图0005,2007年3月4日,在兰溪市区人民路上,逃校的学生李某某在街头乞讨以挣钱,准备靠自己活下去。经媒体及志愿者的帮助下,李某某返回了学校。

LJL_0006

图0006,2014年5月17日,王某在金华市区一网吧内玩网络游戏正酣。王某高中毕业后,父母让她读了两年高复班,又让外语不错的她去读了一个外语培训班,后来王某不知为何就离家出走了,在外流浪已达10多年。

ljl_0007

图0007,2015年3月2日,在金华市区人民西路上,曹某某找到了出走的女儿,相拥而泣。

LJL_0008

图0008,2017年3月1日,金华市救助管理站内,从贵州省普定县一学校逃出来的学生吴某某拿着手机独自坐在救助室发呆。

 

LJL_0009

图0009,2012年9月3日,就读于某大学的张某来到金华市丹溪路一酒店选择了跳楼自杀。家人悲痛欲绝,拿着花圈要祭奠,遭到酒店工作人员阻挠。

LJL_0010

图0010,2013年4月25日,读高二的女生何某某带着宠物狗离家出走,被家人找到时,发现她睡在公园内。 

来源: 作者:李建林 责任编辑:徐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