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三版 > 正文

浦江90后摄影师 用镜头记录城市变迁

提示: 年末,是很多人回望过去的时刻。这一年,浦江有位年轻摄影师张浩钺,用3万多张照片,记录了发生在这个城市里的点点滴滴。

78036_zps_1514528050908

78090_zps_1514528757535

78035_zps_1514528022346

78092_zps_1514528777988

年末,是很多人回望过去的时刻。这一年,浦江有位年轻摄影师张浩钺,用3万多张照片,记录了发生在这个城市里的点点滴滴。

相机记录大城小事

照片入选国赛

平时日,张浩钺喜欢背着相机走街串巷,打量这座城市的同时,时常有惊喜的发现:街角晒太阳的老人,外表靓丽、独自打拼的异乡客,尚未从繁华都市消失的剃头担子……“我很熟悉这座城市,也善于在熟悉的地方,发现不一样的东西。” 90后常被归为新新人类,张浩钺却不这么认为。他的镜头对准最多的却是那些即将消逝的景象。“我比较关注这个城市的变化,浦江这两年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张浩钺说,浦江后街,当年是县城里的商业闹市区,后来因为脏乱差进行了翻修整改,如今已是大变样了,而这样的变化每天都在上演,城市变迁让他觉得很神奇。“还来不及去拍那些破旧和古老的东西,就已经热火朝天地变了”。

“最近这三四年浦江发展太快了,往往是刚确定明天的拍摄计划,就因为得知一场大活动、或是哪个村要进行拆迁动工而搁置或者赶场。”其实没人催着张浩钺去拍去记录,很多时候他就是会有种莫名的使命感,觉得自己手上拥有这样一件工具,拥有这样一门不算坏的手艺,必须要为一些故事画下基底。“家乡这两年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发展生态旅游业,环境变好了很多,水晶小作坊也消失了,忽然想到自己应该在浦江大巨变结束前多多记录浦江的风土人情,那样的场景很有画面感,仿佛一丝灵光触动到你。”

这一年,张浩钺习惯称之为“浦江大巨变”。家住县城的他往四个方向去探索,好像是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十字。一路上看着曾经的牛奶河变得清澈,听村里的年轻人说环境好了不用担心长肿瘤了,听老人们感慨临终前还能再看到山清水秀……相机之外,他也用心记录了很多故事。“这一年,虽只在浦江这一个地方奔跑,却还是被它的发展和老百姓感叹的幸福震撼。”张浩钺说,在此之前,读书的环境相对是封闭的,对家乡有着呆板固定的印象,这两年,走街串巷地记录,他发现人人埋怨的水晶污染已经成了历史。前不久,他的一张《云起仙华》入选了2017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摄影大展。

我是一个

跟着相机一同长大的人

很多人觉得一般是上了年纪的人喜欢拍这类怀旧的照片,1994年出生的张浩钺却是个从相机里泡大的90后。父母在他未出生前就买了傻瓜相机,从小被拍到大。耳濡目染,三四岁的时候,他已经会拿着相机给父母拍旅游照了。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还给班级出了一本班刊,封面封底就放了他拍的班里同学的照片。

上大学之前,摄影对张浩钺来说,还纯粹是一件有乐趣的事,不过,偶尔的拍一拍,也积累了一点底子。没想到,大一下学期买了第一台单反相机开始后,他就彻底迷上了。

“当时因为沉迷网上照片里的虚化效果和变焦效果,就赖着父母给我买了一台佳能60D。”张浩钺平日里喜欢在学校里到处拍摄,那个暑假,爸爸时常长带他在浦江各个乡镇角落里“游山玩水”,让他多拍多练。“光有好的器材还不行,最关键的还是拍的人。”看着家乡的美景,却拍不出自己想要的效果,这一次他强烈想要提高自己的摄影技术。张浩钺是个做事极其认真的人,只要自己认定的东西就愿意去钻,起初也只是在百度上搜相关的资料,没想到看到了很多同龄人拍摄的大作,越发不肯服输了。后来就参与一些浦江本地的摄影交流活动,慢慢积累了不少的审美和摄影经验。“摄影最依靠的是不断学习发展提升审美和经验,需要不断拍摄。”

真的学进去去,张浩钺对摄影仿佛有了强迫症,为了“追求美”放弃了很多。每每遇到学校里的运动会、招生考、毕业季或者是回家时浦江发生在大街小巷的平凡人平凡事时,都会有种催使他拿相机去拍摄的感觉。张浩钺自嘲自己有“摄影强迫症”,“早上4点定的闹钟只要一响就绝对立马起床,然后出发去各地拍日出拍朝霞,其他时间也同样如此。”

拍摄于我

就好比日记

第一次听说张浩钺是从浦江的同行那里,2013前后浦江自媒体发展迅速,党政工作、百姓生活,有很大一部分通过微博和微信来发布。张浩钺的照片经常被一些大V转发到他们的公众号上,这给了他很大信心。

不过和其他人摄影不同,张浩钺拍照更多出于爱好。没有人布置任务,每天却都很忙。“你喜欢拍什么题材?”“什么都拍,只要有感觉。”在摄影的路上前行,和诸多匆匆而行的大众不同,张浩钺更倾向于慢生活。“我若每天开着车,就无法关注到城市细微的变迁。”遇到触碰心灵的场面,他会“咔嚓”一下记录下来,抑或举着设备,专注地平移,画面定格在刹那,给别人足够的想象和思考空间。一次扫街时在一条巷子里远远地看到了两个小孩儿在坐在地上玩,一束阳光刚好斜斜地从巷子另一端映出了他们的轮廓。当时觉得画面非常美,就咔擦定格了这个瞬间。

张浩钺如今的生活模式就是工作模式,最严格地一天就是凌晨前起床拍摄、上午拍摄、下午拍摄、晚上修图,他却乐此不疲。“拍摄于我,就好比日记。”张浩钺说,每天拍拍,他用镜头定格了看到的点点滴滴。他还喜欢与被拍的人聊天。一开始是想让对方放松警惕,后来发现他们当中有很多的故事。“听他们说曾经的故事、儿女的离散、社会的变迁时,我时常咯噔一记地莫名感动。”张浩钺说,生活中的凡人善举,常常能抨击他的心。

这几年的照片也记录了张浩钺的成长,他对家乡的印象也一点点的立体起来。两年前,刚下乡拍摄的时候,他还有点摸不着头脑。一次,他从车站随便选了一班通往乡下的公交车,坐到终点站田后蓬村,想着拍到下午四点再回去挺好的,后来,才发现田后蓬村一天只有两三班车,末班车早在3点多就开走了。“以前根本不知道公交车会这么稀疏。”张浩钺只能一路往外走,走了个把小时天都黑了还在山里,最后还是家里人来了才把他接出去。如今,两年过去了,这里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是火热的民宿旅游地,这在过去哪能想到,好在我的照片都记录了。”

跟家乡一同变化的还有张浩钺对摄影的理解。“摄影不只是定格画面,更重要的是融入自己的想法和记录故事的更深意义。”张浩钺说,他更多的是想通过镜头,让人们产生思考。融入拍摄者想法的图片,才能在历史中发出微光。“希望通过自己的这些图文,能让人们对浦江现在的模样或人文环境有更多的体会和感想。”而这样的记录,他还会一直做下去。

来源: 作者:邵佩玲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