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时政要闻 > 正文

代表委员热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破愈坚 立更准 降得实

浙江在线1月28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陈文文 白丽媛 金梁)2018年,我们迎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如何深化?省两会上,代表委员们一致认为,重点在“破”“立”“降”上下功夫。

“破”,大力破除无效供给。“立”,大力培育新动能。“降”,大力降低实体经济成本。过去的2017年,浙江做好“破立降”这三篇大文章,从省政府工作报告上这一串串的数据就能感受到:“处置404家‘僵尸企业’,淘汰2690家企业落后产能,整治4.7万家脏乱差小作坊”;“‘三新’经济增加值预计达到1.25万亿元,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37.1%”;“制定实施企业减负担降成本‘新35条’,减轻企业负担和成本1250亿元。”

“破立降”针对的是新时代经济发展中的新矛盾,追求的是新目标。进入新时代,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破立降”为高质量发展加油助力,也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了满满的机遇。

 破得坚定

打破坛坛罐罐,浙江壮士断腕,决心如铁。

省人大代表、温州市瓯海区区长王振勇用一串数据来说话:一年来,瓯海持续淘汰落后产能,全区整治了24736家“四无”企业,搬迁改造488家企业,为培育新动能腾出了新空间,更为实现“高质量、均衡性”扫清了障碍。

“破就要破得坚决。” 王振勇代表说,瓯海专门出台了全面改造提升传统制造业的四年行动方案。要求积极化解过剩产能,推进“僵尸企业”实现有序退出和市场出清。完善企业综合分类评价和资源差别化政策,倒逼企业整治提升。

较早意识到供给不均问题的浙江,通过腾笼换鸟、凤凰涅槃、“四换三名”、低小散整治等转型升级组合拳,减少无效低端供给。省政协委员、省政协经济委副主任黄勇则认为,从高速增长转换到高质量发展,观念上先要大破大立,“过去追求高速增长,这种惯性思维还在,如此是舍不得打破坛坛罐罐的。浙江的发展空间有限,不打破一些,新的空间出不来。”

要腾笼换鸟,好鸟、俊鸟怎么到笼子里来?黄勇委员说,腾出发展空间是第一步,接下来体制机制上也要“破”,扫除一些障碍。“要用‘最多跑一次’改革摧枯拉朽式地破除旧有的管理模式,栽好梧桐树,自有凤凰来。”

 立得精准

不破不立,破除无效供给,是为培育新动能提供更多空间。

浙江新动能在哪里?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加大新经济培育力度。加大传统产业改造力度。

省政协委员、美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邹炳德,这次带来的提案和扶持发展科技型创新企业有关。他最关注的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个今后五年目标:高新技术企业达到2万家、科技型中小微企业达到6万家。“万亿产业怎么来?就是从大量的中小微企业这里来,小微企业长大了,就是浙江澎湃的新动能所在。”他呼吁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优先选用高新技术企业制造的产品,特别是浙江首台套产品,扶持产业更好发展。

在邹炳德的创业过程中,他有两个最大的感受:一是企业还“小”的时候,各种缺资源缺资金缺人才,迫切需要金融活水。二是早期创新研发出来的产品,打市场“挺累”。因此,当看到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8年的重点工作中,有“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和八大万亿产业,新增高新技术企业1500家、科技型中小微企业6000家……”等内容时,他表示很期待。

一手抓新经济培育,一手抓传统产业改造提升。省政协委员、万事利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屠红燕指着自己身上的一条围巾说,“其实我们生产的这条围巾上,印花技术也完全是高新技术。”传统产业的生命力从何而来?屠红燕委员认为,就是要不断创新产品技术、推陈出新。去年,万事利曾发布了自主研发的双面数码印花工艺,解决了困扰业界多年的面料渗透问题,填补了国内的技术空白。

“培育新经济和传统产业改造提升要并重。”黄勇委员告诉记者,以杭州为例,数字经济的发展对杭州的经济增长贡献很大,但传统产业也依然有需求,两手都要抓。对此,王振勇代表也深有感受,传统产业改造提升依然有很大空间,“去年,瓯海出台眼镜产业10条新政,让企业家信心倍增,获批国家级眼镜质量提升示范区,中国眼镜小镇也启动建设,瓯海眼镜已经入选了省区域名牌。”

 降得实在

降成本,浙江实招频出,可谓诚意满满。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8年要加大实体经济降成本力度,进一步削减涉企涉民办事费用,降低企业用电、用气、用水、物流、融资成本,力争全年为企业减轻负担1500亿元。

浙江在降成本上“实”。例如,在全国率先停征地方水利建设基金、全部取消省定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成为全国最早实现省定行政事业性收费“零收费”的省份之一。不少代表委员认为,当“降成本”转化为常态化工作,形成长效机制,企业“轻装上阵”可期。

省政协委员、省财政厅副厅长王广兵告诉记者,财政部门围绕振兴实体经济实施了系列组合拳:出台“一揽子”财税政策,综合运用财政体制、产业基金、政府采购等政策工具,支持实体经济更好更快发展。在减税降费上,认真贯彻落实国务院6项减税政策,取消或停征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阶段性下调失业保险费费率,在全国率先实现省定行政事业性收费涉企“零收费”,切实减轻企业负担。

黄勇委员认为,降成本,浙江有空间有潜力可以深挖的是在制度性交易成本上。制度性交易成本通过改革还有降的空间,但生产要素成本,如土地、劳动力等,其实降的空间并不大。“这是由经济发展的阶段决定的。浙江到了目前的发展阶段,这些生产要素成本自然要提高。企业应该反思,当躺着赚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后,消化高成本最有效的途径是什么?”黄勇委员给出他的答案:企业能依靠的只有提升产业结构水平,提升竞争力。通过提高新产品的有效产出来消化成本的提高,企业有压力未尝不是件好事,这就倒逼企业重新审视自己的产品在市场中的地位。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