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八婺观察 > 人可微言 > 正文

乱弹空调 ——《人可微言》之二百九十一

提示: 这段时间天冷,不少空调又开始工作了。人可走在街上,路过空调室外机的区块时,被冷风吹得冷上加冷。

人可

这段时间天冷,不少空调又开始工作了。人可走在街上,路过空调室外机的区块时,被冷风吹得冷上加冷。

如果把空调拟人,那么,空调是一个十足的“毫不利人、专门利已”的人。

冬天,室内的人为了取暖,开启了空调,结果室外机把冷风吹得他人打寒颤。室内的人把温暖建立在他人的寒冷基础之上。夏天,室内的人为了凉爽,开启了空调,结果室外机把热风吹得他人热上加热。室内的人把凉爽建立在他人的受热基础之上。

空调的这种特性是由达到室内人舒适的目的滋生出来的。在目的论主导下,只要达到目的,不管采取什么手段都是合理的、正确的。只可叹,室内的人靠着空调舒服了,室外的人却因空调不适服了。

其实,室内的人与室外的人就是一个个具体的自然人。此时,呆在室内享受着舒适,就是室内人;彼时,走在室外,享受着不适,就是室外人。解读这层关系,可得出这样的结论:一个人此时的舒适是建立在自己彼此的不适之上的,倒过来说,一个人此时的不适是由他为了享受彼时的舒适付出的代价。

真的,空调的 “毫不利人、专门利已”,不能怪空调,只能数落空调的享受者。

欲知人可后面开评什么,且看《人可微言》之二百九十二。

来源:金华新闻网 作者: 责任编辑:张怡静
关键词: 微言 乱弹 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