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九版 > 正文

武义农民创作完成劝善“三部曲”

记者 叶 骏

去年是叶法善诞辰1400周年,全国多地有不少大型纪念活动,武义农民鲍李俊的人物小说、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叶法善传》成了热门书。更重要的是,随着《叶法善传》的出版发行,鲍李俊的劝善小说“三部曲”由此正式完成,其“劝善作家”的称谓变得名副其实起来。

极力寻找优秀传统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契合点,传承与弘扬中华传统优秀文化,促进社会和谐发展,把八婺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民间传说、民俗传奇收集整理后进行文学创作使之流传,是鲍李俊进行文学创作的主旨。劝善小说三部曲分别为《叶法善传》《后项奇传》和《陈十四全传》,都是正史记载很少,仅靠民间口口相传的劝善题材故事,彰显社会教化功能。

唐代道士叶法善,他不仅仅是道学宗师,还是个出色的政治学家、社会学家、医学家和养生专家。正因为他的出色,所以在正史上记载他的事迹时,都带有神化色彩,杂记和小说类就更不用说了。除《旧唐书》《新唐书》均有《叶法善传记》外,《广异记》《太平广记》《集仙拾遗》《隋唐演义》《红楼梦》等等典籍都将叶法善塑造成“仙真”的形象。《叶有道碑》《叶慧明碑》《叶尊师碑》这叶氏家族的“三碑”,来历和内容也充满了神秘的神话色彩。鲍李俊用神话小说的形式去塑造再现叶法善的传奇形象,正是本书立意的高明之处。

叶法善历经唐朝高宗、武周、中宗、睿宗、玄宗五朝,后人称之为“大唐五朝天师”,可见他是极具政治智慧的:与人为善,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人与社会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这是叶法善一生言传身教的生活态度,“绝不贪名冒进”的处世理念是其对社会学的贡献;用医治病、用药养生、用言医心,正是其作为道医的养生理论。叶法善认为:“一个人的心地坏了,纵有良医良药也难治其症。”其治病必先治心,养生必先涵养其正气的养生理念一直流传至今,并被不断地发扬光大。

叶法善的传说本身就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仙迹遗存不但是中华优秀文化的一部分,更是当地取之不尽的文化旅游资源。《叶法善传》一书中,涉及浙江的景观风物达50余处,土特产达20余种,其中武义南部山区和松阳的景点名胜有30余处。其他的还有杭州的吴山、钱塘江、义乌的林双寺,金华的赤松山,仙居仙境、天台山、四明山,永康的飞鹅山、南寺、封神台、轩辕殿等等。

武义南部山区是叶法善的修真成仙之地。大唐时期的括州宣慈乡,有叶法善舍宅为观的宣阳(宋时改为冲真观),有叶法善学法的白马山,修真的天门山,授徒的宝剑峰,得宝的欧溪源,还有叶慧明墓、叶天师墓、大厉钟、丁丁碑等,这些都在如今的柳城境内。

武义南部山区的西联乡也到处都有叶法善的仙迹。牛头山原名为长松山,作者从长松山被法善改名为牛头山写起,涉及毛洞坑、石蜡烛、奇异树、狮子岩等景观,皆在国家森林公园内,以外的是老鼠岩、石柱源、荷花地、乌龙殿、岩山殿等,这些大部分尚未开发。

松阳的地名源自其地理位置于长松山之阳,故称松阳,叶法善是古松阳瑞德应里人(今松阳县古市镇),所以书中涉及松阳的景观也较多,如卯山、酉山、通天宫、淳和仙府、叶国重有道先生墓、大墓山(大木山)等等。这也是新近松阳县政府大力开发的景区。

书中涉及的特产如莲子、茶叶、灵芝、石斛、古岭仙橘、舜芋等,皆有精彩的描述。《叶法善传》中“西王池盗莲子”“昆仑山搬温泉”“寿仙岩遇寿仙”等章节,原本是可以独立成书的,可见其内容生动风趣而丰富。这些都是可以深度开发的,这也是这本书的另一种价值所在。

《后项奇传》(又名《女娲封神》)一书是永康市石柱镇后项村村支书陈雄亮花数十年时间收集民间传说素材,邀请鲍李俊联合创作,两人共同构思策划,由鲍李俊执笔。

书中描写轩辕黄帝在永康炼鼎、颛顼建三项、嫦娥在后项奔月、虞舜在永康历山开荒及伏羲演八卦、神农鞭草等等的传奇故事。《后项奇传》中的风景遗迹和地名故事,正是后项村打造乡间景观及景区建设的文化之根。如今,飞鹅山、普光寺、月宫殿、封神台、会仙台、轩辕岗等,已列入后项景区建设的重要景点。其中封神台、奔月亭等已建设完成,景区数平方公里的道路也已修建完成。

《陈十四全传》是一部由当地戏曲、道情改编而来的劝善作品。陈十四(陈靖姑)文化是闽浙两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福州相关部门曾让陈靖姑神像前往台湾,开展巡游文化之旅。陈靖姑文化中的神祇,是农耕文化中百姓最需要的神祇,如陈十四(陈靖姑)为主贵子贵女之神,林十三为六蓄兴旺之神,李十五为五谷丰登之神,陈法青为地方太平之神,重要的是小说人物中的善心善愿善行得到了传播。所以,陈十四在东南亚及各国的庙宇,并不亚于妈祖的数量,而作为配享之神祇,武义南部山区、丽水、温州、八闽之地,任何村庙皆有神位,可见其神迹传播之广。

已是知天命之年的鲍李俊,圈子里的人把他当成是一位特立独行的奇人,而他自诩流浪诗人。从武义山区到金华、到西藏、到全国各地,包括在杭州省级媒体的这些年,他一直把自己摆在社会边缘的位置,介于“农村与城市、新闻与文学、文人与农民”之间,他的写作挖掘发扬了不少民间文化的内在价值。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