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正文

“丁克”二十年,我们相依相伴

提示: “结婚20年,一直没有孩子,我们是传说中的‘丁克’家庭。其实,我们并不是刻意要‘丁克’,只是一直没怀孕,前些年因为彼此感情不稳定,后来也不想去检查,甚至没觉得有检查的必要。

“结婚20年,一直没有孩子,我们是传说中的‘丁克’家庭。其实,我们并不是刻意要‘丁克’,只是一直没怀孕,前些年因为彼此感情不稳定,后来也不想去检查,甚至没觉得有检查的必要。一路走来,经过了很多磨难,我们的感情逐渐平和稳定,年纪也大了,不想再为生孩子的事情折腾,觉得就这样两个人一路相伴也很好……”

春节前,读者睿敏(化名)通过QQ讲述了她和丈夫施展(化名)的情路历程,她说:“今年3月9日是我们结婚20周年纪念日,我想给我们的感情留一份纪念,也希望那些关心我们的亲朋好友能看到我们的故事,理解‘丁克’也是一种家庭模式,没有孩子的我们同样很幸福,不要再来游说我们生孩子了。”

寻寻觅觅,我们在人群中认定了彼此

我今年47岁,我先生48岁。我们都在体制内工作,和很多人一样,努力在工作、前程、亲情和自我间纠结浮沉,寻找平衡。我们都算不上高情商,又不愿意牺牲自我,所以这一路走得挺艰难,直到双双过了不惑之年后,才渐渐地活得明白了一点。

我的父母是机关工作人员,我家有姐妹3个,我是中间最不被重视的那一个。因为生了3个女儿,我父亲心中始终觉得有缺憾,我母亲在亲友中也有些抬不起头,特别是在我爷爷奶奶面前。没有儿子,是我父母的一块心病,也是我们这个家的隐痛,很多不快乐的源泉。父母经常吵闹,有时还会摔东西,看上去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吵到最后,还是会扯到没有儿子这个问题上来。等我和妹妹都上了大学,生男生女原因在男方已经成为公共知识,我妈有了沉冤昭雪的痛快,跟我爸吵起架来理直气壮了,我爸蔫了不少,但并没放弃跟我妈吵架的权利——吵架,已经成为他们相处的基本模式,也成为我对家庭模式的第一个错误认知。

因为从小在家庭中被漠视,因为害怕陷入没完没了的争吵,我一直很抗拒恋爱和婚姻,甚至一度抱过独身主义的念头。

施展有个姐姐,比他年长3岁,他父母对他一直很溺爱,姐姐对他也很宠爱。因为长相、学历、家世都不错,施展从高中开始就桃花不断,具体谈过多少个女朋友,他自己也说不清。26岁那年,施展迷恋上一个比他大3岁的离异女子,甚至不顾一切地想要娶她。他的父母、姐姐对他各种软硬兼施都无济于事,最后施展的姐姐和妈妈轮番找那个女人谈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让她主动离开了施展。

我和施展的相识,就在施展情绪最低落的时候。那年冬天,我从上海出差回金华,我身边的乘客在杭州火车站下车,施展从杭州上车,很巧地坐在我旁边。施展很善于跟陌生女子搭讪,而我很善于冷漠地拒绝那些自以为是的男人。然而,施展不是那种知难而退的人,我的冷漠让他愈挫愈勇,追到我甚至立刻成为他为自己走出情感低谷而设定的阶段性目标。

下车后,我快速地坐上了一辆出租车,施展也跟了上来,出租车司机说我们顺路,希望我接受拼车。就这样,施展知道了我的住处,开始各种围追堵截献殷勤,甚至还找到我单位里要好的同事来撮合。在施展种种霸道又可爱的攻势之下,我终于心有所动,开始与他交往,渐渐地,也喜欢上他的有趣和可爱。

我们的交往得到了双方家长和亲友的高度认可,大家都觉得我们很相配,施展的家人对我的长相、工作特别是清白情史非常满意,从我们交往不久就催促我们结婚。施展的温存、体贴和周到也着实让我心动,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对我那么好那么贴心,父母习以为常的争吵也让我渴望有一个不吵不闹、温馨安宁的家。

1998年3月9日,我和施展办了结婚登记,不久后举行了婚礼。当时,我们都是奔着幸福去的——施展是第一个触动我心的男人,而我是他过尽千帆的最后一个。

不懂相处,我们渐行渐远

生活很现实很琐碎,结婚之后我才发现,两个人相处太难了。从小养尊处优被溺爱的施展在追求我的时候,什么事都能为我做,什么事都细心周到。结婚之后,他却很快懈怠了,而我虽然生活上不依赖他照顾,但也不善于照顾别人。从小在家中被漠视,我学会了照顾自己,学会了尊重自我,却没学会正确地跟别人沟通,更没学会照顾别人——当时的我,根本没学会跟施展建立亲密感,进入婚姻后,我们仍是两个独立、自我的个体。

施展婚前婚后的巨大落差,让我非常失望。我跟他的沟通方式,很快就演变成我父母之间的沟通模式——吵架。大大小小的争吵中,我终于理解了我的父母,他们都觉得自己有理,觉得自己委屈,所以急着要表达自己的委屈和不满,急着要说服对方,却不知道那样的争吵和据理力争,只会让两个人越来越远。我从骨子里厌恶争吵,所以在争吵和说理无效之后选择了冷漠。

施展心情好的时候会哄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要么玩游戏,要么跟朋友出去宵夜、洗脚、唱歌。我从小就自我封闭,朋友本来就少,跟施展恋爱后,心里、身边都只有他,跟要好的同事都疏离了。苦闷委屈的时候,我不止一次想过离婚,也曾跟施展提过,但施展不同意,他说我对婚姻的期望值太高了。他说,从理想到现实肯定有落差,彼此磨合一段时间就好了。

身边同事、同学中也有离婚的,我所见的离婚对女人伤害确实很大,不管有没有孩子,再婚都是大难题,那么多优秀的大龄女子都没嫁出去呢,何况我和施展之间也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还是继续磨合吧。

那时,双方父母和亲友都催我们快点要孩子,可我还是一直吃避孕药。我觉得,我和施展的感情都还没有捋顺,有了孩子怎么可能给孩子幸福?我不想我的孩子像我一样在战火硝烟中长大,施展也没有特别想要孩子,他觉得我俩都还不具备照顾、培养孩子的能力。

就这样,为了避免争吵,施展和我都刻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旦矛盾将要激化,我们会各自退一步,不去触发矛盾。这样的相处中,我和施展之间的争吵少了,心也离得远了。

各自游离,对家庭的责任让我们彼此分担、重新磨合

结婚6年,我们还是没有要孩子的愿望,只是亲友团的压力让我不再吃避孕药,也不再刻意避孕。我和施展商量,一切都看天意吧,如果怀孕了,我们就硬着头皮学养孩子;真怀不上也没关系,毕竟我们都还没做好当父母的心理准备,不具备相关能力。

那几年,双方家人各种催促,还找了各种名医、各种偏方,我和施展都搪塞过去了。我们不想用一个无辜的孩子来维系本来就没什么根基的婚姻,也不想去查问题出在谁身上,更不想用人工的手段来要一个孩子。

没有孩子,我们有很多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施展出去跟朋友玩,其间也跟一些女人有过暧昧,我有感觉,他后来也坦白过。2007年到2009年,我也有过一段精神出轨,跟论坛里认识的一个外地朋友聊得天昏地暗。各自情感上的游离,让我们有了一段表面上的相安无事,或许也蕴藏着涌动的暗潮。有两次,我觉得这样的表面平和太虚假,考虑过离婚。

2009年10月,施展突发急性阑尾炎,我打了120送他到医院。手术、住院、术后康复休养,全程都是我在奔忙照料。那段时间,我瘦了三四公斤。起初,我把自己爆发出的超能力归结于对家庭的责任感和做人的起码同情心,渐渐地却发现其实自己对施展放心不下。那段日子,施展看我的眼神特别温柔,在我照料他的同时,他也会时时关心、呵护我。我递给他水杯吃药,他会先喂水给我喝,叮嘱我开车慢点,夸我的丝巾漂亮……虽然忙累,可我心里暖暖的,我们之间前所未有的依赖和温情,让我开始珍惜我的婚姻。

2010年7月,我母亲查出乳腺癌,我大姐和妹妹都忙着照顾自己的孩子,跑医院、确定手术方案和术后护理都是我在奔忙。那段时间,施展陪着我忙前忙后,还特地找来护工陪夜,让我可以不那么累。遇到手术方案选择、是否邀请名医主刀等问题时,施展会帮我一起分析利弊,作出更好的选择。我惊奇地发现,施展其实很有担当,考虑问题也细致周密,有他在身边,我可以无忧无惧。那场手术之后,我父母经常在亲友面前夸我和施展,说我俩最贴心、最孝顺。

2012年4月,施展的父亲晨练时摔了一跤,手术和康复治疗都是我和施展一起跑前跑后。那种相互扶持、相濡以沫的感觉,让我感受到婚姻的价值,也感受到夫妻良性沟通的魅力所在。

没有孩子,我们却成了彼此最好的伴

都说四十不惑,年过四十之后,我和施展似乎才开始活明白了,我们也越来越恩爱——一起面对琐碎的日常,一起旅行,一起分担对家庭、对长辈的责任,更加懂得对方,更加看重彼此,看重两个人相守的那份安适与妥帖。

在旁人看来,没有孩子始终是我们的缺憾。这几年,同学朋友中也有赶着生二孩的,很多亲友劝我们去做检查,去做试管婴儿,可我们还是觉得一切应该顺从天意。我们已经过了生育孩子的黄金年龄,随着年岁增长,我们也很难有精力给孩子提供良好的陪伴,为什么一定要在孩子这个问题上苦苦纠结呢?

我们越来越懂得对方,越来越看重这份相伴到老的情愫,是彼此生命中最好的伴侣,就这样携手前行,我们会越来越幸福。

爱是彼此懂得,彼此珍爱,是心心相印的陪伴,孩子只是家庭的过客,总有一天要离开父母去开始自己的人生,只有夫妻才是彼此的依赖,才可一生呵护相守。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模式,是否要孩子,是你们自己的决定,与他人无关。祝你们幸福、安康!欢迎读者朋友拨打浓情叙事热线83186292或登录“悠悠的浓情叙事”空间 http://125059335.qzone.qq.com,发表你的意见和见解,讲述你的幸福或者悲欢。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