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九版 > 正文

43年前的春运经历

 

1975年春节,我陪父母亲到上海探亲。那天是2月7日,离正月初一(2月11日)没有几天了。

邻居瞿家夫妇携两子女与我家同行。我们乘坐的是江山至上海的春运加班车,说是加班车实际就是那种运货的闷罐车。

这班列车到达金华火车站,已经中午时分,所有罐车门只开一条缝,车上的人挥手,示意我们到后面的车厢上车。但是,走过几节车厢还是上不了车,急着上车的旅客像没头苍蝇,到处乱钻乱挤。

好不容易上了车,我发现车上挤得不得了。

我将行李一件件硬塞在人群空隙里,并将父母及邻居一家拽上了车,安排他们席地而坐后,我才发现再也没有容纳我屁股的地方了。

加班车晃晃荡荡,走走停停,进钱江站就等了好久,结果晚点好几个小时才到杭州。就这样我站了10多个小时。

还好,那年我30岁,插队务农近10年,站了半天并没感觉到累。

车到终点站上海北站已是次日下午两点左右。我挑着一担金华产的大米菜油等年货和行李,少说也有百十斤。

出站与瞿家老少分别时,我瞅见他家带去的那条新鲜青鱼,因为一路颠簸已经变成了灰鱼。

亲戚家在华山路,需乘15路无轨电车,再到静安寺转48路公交。临上电车时,母亲一个趔趄跌倒在地,父亲去扶母亲,也被拉倒。我只得放下担子将父母扶上车。那年,父亲52岁。

那次探亲到2月16日方回,整整10天。

现在儿子有了自备车,春节回家都是由儿子车子接送。我家从此离春运挤车渐行渐远。但是,43年前那次春运遭遇,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来源: 作者:周复明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