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八版 > 正文

金华的书店

对于很多爱书之人来说,书店是一座城市的名片,某种意义上,一座城市的书店质量和这座城市的人文环境是相称的。

前段时间在上海收官的思南书局概念店,每日邀请一名作家驻店,虽只有小小的几十平方米,却完美体现出上海在人文方面的锐意探索精神;又如厦门的书店,色调多半是和这座浪漫之都一样的糖果色,还可以在一些角落看到猫咪沐浴着金色的阳光,轻柔地甩着尾巴,偶尔抬头对着拍照的游客打个哈欠,就像这座城市给人的感觉一样,惬意悠然;杭州的书店则另有风味,省会气派在书城里一览无余,从人文社科到畅销流行、专业书籍,众体兼备,应有尽有。

在金华生活的20余年里,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还是高中后门的那家小书摊。用“家”这一量词也许并不合适,因为小书摊是流动的。老板是个三四十岁的男子,穿着邋遢,戴着一副磨损的眼镜,面前铺块脏兮兮的旧毯子,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书:近有新出版的刊物,远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名著。老板对自己摊位上的书如数家珍,从《知音》到《中国古代官阶制度引论》,无一不知其来历。这引起了我们对其身份的猜测,这些猜测大抵不离什么江湖高人、民间隐士、低调教授等等……直到后来有个同学忍不住了,就此事和老板攀谈几句,老板笑称自己并非什么高人,只是一个收旧书的小贩,卖这些书,只是因为自己都看完了而已。

现在想来,这种“书店”颇令人神往,无须在生活的压力之下苦苦挣扎,于店主而言,每日只需收书看书而后卖书。这样特殊的书店,在北上广那些寸土寸金的地方大抵是难以存活的,只有金华这般宽容的小城,才容得下这一方小小的书摊。

我曾经有段时间痴迷篆刻,特地去了古子城买印泥、刻刀之类的用具,却意外在古子城邂逅了一家旧书店。书店店面并不大,但惹人注目的是层层叠叠堆积到天花板的旧书。好藏书者往往都会遇到自己方才想购入某书,却意外发现此书已经绝版的窘境。这种时候,藏有大批旧书的旧书店就成了购书的好去处。在这样的小店购入的书籍,总让人感到一种奇妙的宿命,仿佛那本自己一眼相中的书,已经默默在这书架上等待了自己许久,颇有点“众里寻他千百度”的味道。

和很多其他城市的旧书店一样,这家书店其貌不扬,看上去平日里生意并不好。不过总有几个固定的客人会来这里挑选自己心仪的书籍,而非是选择那些书籍更新更全的书城。某种意义上,这也是爱书人的一种默契:买家不弃、店家不离。

也正是这些其貌不扬的小书店,在各个城市的小巷里安静地栖居着,固守着属于这座城市的那一份记忆。买家店家之间,虽然没有《查令十字路84号》一般的浪漫气息,可他们独有的默契,也渗透着鲜活的市井气,对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而言,这样的市井气反倒格外讨喜,最让人觉得温馨。

来源: 作者:高晨雨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金华 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