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七版 > 正文

人、地、钱, 吹响乡村振兴号角

223292_zps_1519712407987

拆除旧房建美丽乡村 王卫英/摄

尽管是一篇旧文,但凤凰财经2月21日推送的《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仍然触动了许多人的心弦。一位象牙塔内的学者,同时还是一个普通农村家庭的儿媳妇,黄灯博士以女性的细腻和学者的洞察力,记录了丈夫家庭“ 天聋地哑的悲剧命运”,既引起了普通人的情感共鸣,又有对农村悲剧性命运的追索。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于2月4日发布。不同于以往,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不再聚焦某一个农业发展的具体方面,而是系统全面地阐述了如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就此展开了顶层布局。自2003年,时任省委书记习近平亲自部署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以来,金华历届市委、市政府始终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全市4466个行政村全面开展了村庄整治,县(市、区)农民人均收入全部突破2万元大关,“4600元以下”贫困现象全面消除,农村生活垃圾分类经验全国推广,美丽经济发展进入快速增长期。

中央“一号文件”的金华元素

中央“一号文件”紧扣乡村振兴三个最重要的要素,即人、地、钱。浙江省农业厅有关负责人介绍,围绕这三者,文件提出了一系列制度创新,如规范农村“小微权力”、探索农村宅基地的“三权分置”、深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等。

省委、省政府《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高水平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行动计划》即将出台,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启动编制,为浙江未来五年乡村振兴绘就美好蓝图。记者从市农办了解到,省农办系统正在开展“乡村振兴,我们怎么干”大讨论大调研活动,围绕“乡村振兴,我们怎么干”展开主题讨论,结合浙江实际思考我省“三农”应该有什么样的新定位、工作应该有哪些新突破等问题。据市农办工作人员介绍,3月将开展基层调研、蹲点调研,组织开展与农民群众零距离的宣讲活动。

此前,市农办开展了“大力发展美丽经济切实增强新农村建设内生动力”,“改革财政支农体制提升精准帮扶水平”“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浙中生态廊道美丽乡村建设”等8个方面的调研课题,并形成成果转化为决策部署。

市农办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市农林牧渔业增加值150亿元,增长2%,居全省第9位;农村常住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9.3%,高于全省平均0.2个百分点,居全省第6位,较去年同期前移5位;低收入农户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15.5%。启动创建美丽乡村风景线15条、精品村69个(基本完成45个),秀美村200个(基本完成120个),新增省美丽乡村示范乡镇10个、特色精品村28个,第三批8个省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项目已完成三年计划工程量。全市97%的行政村开展了提升整治,累计创建美丽庭院17.918万个。此外,农村集体土地“三权分置”改革顺利推进,98.6%的家庭承包经营耕地实测,承包合同签订(完善)率28.74%,进度位列全省第5位;农村房屋办理房屋土地证的达到93.5%;农村经济合作社集体经济股份制改革完成率98.6%。

细细研读中央“一号文件”不难发现,其中的许多改革举措都有着不少浙江农业先行先试的身影,其中还有不少金华元素。它们或源于浙江的基层探索,或在浙江率先试点。

当前,武义县正在努力把后陈打造成为乡村振兴的典范。2004年,该村诞生了新中国第一个村务监督委员会。2010年,这一制度创新被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从一项“治村之计”上升到国家法治层面的“治国之策”。以村务监督委员会制度为核心的“后陈经验”在全国推广,深深地影响了中国农村基层民主自治的进程。

武义县相关部门在调研中提出,今后要充分发挥村两委、党员、村民代表作用,组织动员全体村民,努力把后陈打造成为乡村振兴的典范。

新形势下深化农村改革,主线仍然是处理好农民和土地的关系。中央“一号文件”明确,要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尤其是,针对农村宅基地,将探索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

而事实上,有关农村宅基地“三权分置”的探索在义乌早就已经试点,并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

2015年3月,义乌被列为全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地区。同年4月,义乌在全国率先提出农村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制度体系设计,盘活农村居民的“沉睡资产”。近日召开的义乌市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推进乡村振兴工作会议,明确2018年义乌市推进乡村振兴工作要以星级美丽乡村建设为主抓手,以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为突破口,全力争创全省乡村振兴战略试点。

除了基层党建和土地利用方面,乡村振兴还需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而充分释放村集体资产的活力,无疑是重要一招。

中央“一号文件”要求,“全面开展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集体成员身份确认,加快推进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再回看浙江,早在2015年底就已在全国率先全面完成农村集体资产确权工作,全面完成农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制改革。

2015年,浙江2.94万多个村社的3500多万农民当上了股东。这是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我省推行的又一项重大农村改革。

财政投入金融资源要重点倾斜

“中央‘一号文件’对于解决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钱从哪里来的问题’有全面的谋划,明确提出要加快形成财政优先保障、金融重点倾斜、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投入格局,确保投入力度不断增强,总量不断增加。”2月5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韩俊表示。

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姜长云表示,公共财政投入“三农”领域,近年在逐步加强,但跟实际需求还有差距。农村基础设施领域主要靠财政投入,基础设施条件改善了,农户、家庭农场等的经营成本会随之下降。

鄢继琼是婺城区蔬菜种植大户。自2008年12月注册首家家庭农场,婺城区的家庭农场如雨后春笋,如今已发展到470多家。但她深切感受到,家庭农场普遍存在缺乏长期规划、经营能力偏差、品牌建设滞后、运营模式单一等问题,短期性土地流转也让一些人不敢放手大干。土地流转非常重要,目前,土地流转期限有的是一年,长的也就三五年,长期发展下去,土地承包期限机制必定要长点。如果土地流转期限拉长,土地承包户就不必担心合同到期后租不到田。她建议,要加大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综合运营开发力度,积极搭建农产品营销推介平台,鼓励和扶持家庭农场创建品牌,进一步完善土地流转机制。

韩俊表示,长期以来,土地出让收益,可以说是“取之于乡,用之于城”,直接用在农村建设的比重是比较低的。要创新政策机制,把土地增值收益这块“蛋糕”切出更大的一块用于支持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

此外,建设用地节余指标可跨省调剂,所得收益用于支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孔祥智指出,部分发达省份仍有开辟新增耕地的潜力,比如浙江金华将山地平整为耕地,部分地方一次性平整出几千亩耕地。金东区源东乡丁阳岭村通过建设林区道路和农田水利基础设施,村集体土地租金收入增长了10倍以上。

2018年“一号文件”指出,要加快制定鼓励引导工商资本参与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落实和完善融资贷款、配套设施建设补助、税费减免、用地等扶持政策,明确政策边界,保护好农民利益。

1月8日,金华市永根杜鹃花培育有限公司董事长方永根获评为2017年度浙江乡村振兴带头人“金牛奖”。方永根的育种基地拥有1700多个杜鹃花优良品种,不仅打造出一个全国最大的杜鹃花产业王国,还成为全国最大的杜鹃花种质资源库。在他的带领下,一大批农民走上了一条美丽的致富路,方下店村成了远近闻名的花卉苗木之村,他也成了当之无愧的乡村振兴带头人。

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平台型企业网络平台建设、乡村旅游、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等项目,不少都需要好几年才能见效,运作一两年难以盈利,这需要金融提高支农力度,还要有更长期限的资金相匹配。姜长云建议,工商资本这些年参与乡村建设较多,未来应该集中在一些优势领域加大投入,比如生产性服务领域、搭建营销平台、加强与农户合作、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等。目前部分工商资本参与,造成对小农户的挤出效应,今后应与小农户共赢发展。

乡村建设的确是国家整体建设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只有让农村富起来,才能真正达到新时代的整体繁荣。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在发掘农村这片“蓝海”,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关键是如何保持和绽放出经济利益。我们期待着在“一号文件”的战略方针指导下,农村成为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

来源: 作者: 李冰峰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号角 振兴 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