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明天元宵,金华市区16条祥龙来送福,“板凳龙”“空竹龙“”布龙“条条有亮点

金华新闻客户端3月1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陈丽媛

龙灯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特别大。“龙腾贺新春”百姓龙舞大赛和“龙腾闹元宵”板凳龙游园活动分别在元宵节中午和晚上举行,16条各有特色的祥龙将与市民见面,送上新春最火热的祝福。

龙腾闹元宵”板凳龙游园活动将于元宵节19:00—22:00在市体育中心体育场和湖海塘公园举行。由婺城区、金东区、开发区文化部门组织的4条“板凳龙”分别从婺城区雅畈镇、金东区岭下镇、开发区秋滨街道、开发区苏孟乡接灯出发,经二环南路、金安公路先后进入市体育中心足球场,进行“走阵”“盘龙”表演。4条“板凳龙”中最长的有350多桥,最短的也有218桥,如此规模难得一见,而且4条“龙”也各具看点。

节日前夕,记者探访了4支板凳龙团队。多名迎了30多年龙灯的老师傅告诉记者,今年的龙灯是村中历年来规模最大的,而4条“巨龙”齐聚市体育中心,在湖海塘公园“游走”的盛况更是难得一见的胜景,他们都在翘首以盼。“这么热闹的元宵节活动,在我的记忆里好像还没有过,今年这个年过得真有味道。”唐宅村“龙头会”会长唐力民告诉记者。

有传统也有创新  每条龙都有亮点

秋滨街道的“龙”小巧玲珑,“玲珑”的“玲”与“灵”同音。村子里流传着一种说法:迎龙灯的时候祈愿特别灵验。因为灵,“龙头”曾两次被偷,如今用的是35年前重新请东阳木雕师傅雕刻的,金身黑须,腾驾祥云。“龙头”上有灯39盏油纸竹灯,出于安全和环保的考虑,内置电子蜡烛。灯罩上有龙凤图案,写有“风调雨顺”“六畜兴旺”等吉祥语。除了两盏点睛的蓝灯笼,其余灯笼不是金色就是红色,看起来非常喜庆。为了让今年的龙灯更好看,村里的“龙头会”成员把所有灯罩都换成了新的。“龙头”上还盖着村民送来的“披红”(红被面),据说是曾经对着“龙头”许愿生子的家庭用来还愿的。秋滨街道的“龙”由唐宅和王五元两个社区组合而成,共218桥,参加人员超过400人。

“龙头会”是村里迎龙灯的核心力量,正月初十一过,就开始张罗龙灯的装饰、舞龙成员的组织、锣鼓队的排练、接灯村户的敲定等事宜,细细安排好舞龙灯的路线、仪式、流程。

雅畈镇雅叶村的“龙头会”今年连开4晚会议,就为了讨论出龙灯样式的新方案。“我们村今年代表婺城区迎龙灯,队伍要从村里拉到市体育中心,舞给全市人民看,村民们都很兴奋。”雅畈镇雅叶村村主任叶锦军说,“根据要求,我们的龙灯为218桥,代表2018年兴旺发达的寓意。它不是最长的,因此我们在创意上下功夫,创新龙灯的样式,将现代科技和传统样式结合,做出了村史上最漂亮的龙灯。”经过数天的讨论,雅叶村决定改良传统龙灯。他们把龙头的35盏油纸竹灯换成琉璃灯,内置LED灯泡,龙眼上也装了照明灯泡,龙头四周围绕着五彩灯串,在夜晚显得特别明亮闪耀。龙身的板凳上换上了红绸八角花灯,灯罩上绘制着五彩凤凰,内置七彩夜明珠。通电后,夜明珠将不断转动,折射出流光溢彩的炫丽效果。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村主任叶锦军和几名“龙头会”骨干去了东阳4次,不断与生产厂商磨合、修改,为了防止电路遇雨发生意外,把每一条线路和电源都进行了防水处理。

苏孟乡苏孟村的板凳迎龙起源于清朝末期,现在用的“龙头”为樟木雕成,历时35年仍散发着清香。此次活动前,“龙头会”特意请师傅来将龙头重新刷漆。“龙头”上有48盏琉璃灯,内置电子蜡烛,顶缀金枝铜铃用作“龙须”。龙身板凳每条长1.8米,上置两盏红枣灯。根据传统习俗,苏孟村每年迎龙灯的时间有三天,但近年来出于安全考虑,当地已有6年未组织迎龙灯活动。因此,这次迎龙灯,村民报名非常踊跃,报了超过300桥。今年苏孟村不仅统一了灯的样式,迎龙灯的人也将穿上统一的黄衣黄裤,头扎黄头巾。“我们村一共有500多户人,迎灯护灯人员将超过700人,元宵节接灯的时候,龙灯会从村头拉到村尾,非常壮观。”村支部书记张早军说。

金东区岭下镇的龙灯架势更大。村里的文化干部朱华新介绍,村里发家的太公朱俊初当年曾为明朝建文帝护驾,避难失败后吞金而亡。建文帝感恩朱俊初,出家后云游到岭下朱,还曾捐助银两帮助村庄整治。村中建有大王庙、太子庙,每逢元宵节,都要祭拜隐讳为“朱驮大王”的建文帝。村里的龙灯,也因此有了皇家特色。龙灯前设有59人的仪仗队,有人抬高照,有人举牌灯,有人扛八大兵器,有人挥龙虎文武大旗,有人立建文帝画像,有人竖大王旗……鸣锣开道,鼓乐齐鸣。32人三班制负责的“龙头”紧随其后,整条龙灯工作人员超过500人。岭下朱的雕花金龙保留着传统味道,口含“龙珠”微微开启,是一条温和的吉祥龙,头上有63盏灯,其中有两对麒麟贵子灯,可以赠给求子的观灯人。350多桥龙灯均为手工打造,村里有两名60多岁的编灯人为此次迎龙灯忙活了半个月。龙头灯是特意找了仙桥的老手艺人打造的,龙身板凳是从武义新做来的。岭下朱的龙灯依然采用传统蜡烛亮灯,也准备了备用麒麟灯、红蜡烛,以应对观灯市民想讨灯把吉祥带回家的需求。

没有鞭炮禁止拔灯,电子蜡烛婺剧乐队来助阵  

金华舞龙习俗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唐代。目前全市有18项市级以上的舞龙(灯)非遗项目,其中国家级2项、省级5项。金华舞龙大体可分为板凳龙和布(纸)龙两大类。

进入环保时代,龙灯既传承传统,也在与时俱进。烟花爆竹不能放了,龙灯依然热闹。4条板凳龙超过千桥,所到之处放眼皆是红红火火,迎灯的看灯的无不喜气洋洋。岭下朱的龙灯车辆多达14辆,其中就包括一辆电子鞭炮车,为的是营造出比往年更热闹的氛围。苏孟村请来了两支婺剧乐队共20人,分别在龙头龙尾演奏,两项传统文化相得益彰,既热闹又动听。此外,出于安全和方便表演的考虑,4条板凳龙里有3条选择用电子蜡烛替代传统蜡烛。

与此同时,文明迎龙灯的观念也深入人心了。往年,曾有市民在观赏龙灯时从龙身上跨过、用汽车大灯照射龙头等情况,碰到这种情况,迎龙灯的村民大多不悦,有时双方还会发生口角,甚至动起手来。今年,4支龙灯队都已被告知要文明迎龙灯,真遇到了以上情况,要提醒市民尊重民风民俗,绝不能发生冲突。以前迎龙灯,大家都喜欢拔灯“玩一玩”。迎灯者将桥灯高举过头顶向前走去,忽而迅速跑步返回,一返返至几百米,待跑至气喘吁吁,才慢悠悠地向前游去。不知是谁高喊一声:“拉哟!”霎时,龙灯又拉向后游动。一送一拉,一往一返,后面的龙灯往后拖,前面的人就不自觉地往后倒,双方形成角力,一不小心就容易人仰龙翻。今年的龙灯长、规模大,拔灯就更不安全了,因此几个“龙头会”都再三叮嘱舞龙人:今年迎龙灯,表演要精彩,但禁止拔灯。

形式略有改变,仪式感依旧讲究。迎龙灯之前,得请龙头下地,一般安排在正月十一。把龙头布置妥当后,安放在村中最热闹的地方,在前面摆上放有猪头、羊头、整鸡、蜡烛、香炉的供桌,焚纸、烧香、叩拜后才算礼成。十三上灯,十八收灯,必行“上灯”“收灯”仪。其间,村民会陆续来拜龙许愿。锣鼓师傅每天绕村敲鼓鸣锣,越临近元宵节,鼓点就敲得越急,意在告知村民迎龙灯的“大事”,催促村民前来报名“接灯”。“接灯”是香火延续的象征,村民都非常踊跃,有的接了一桥还不算,还呼朋唤友地一起上,多的家庭要接10多桥。迎龙灯寓意吉祥,引得众人开门迎接并许愿,“风调雨顺”“六畜兴旺”是最传统的愿望,如今有的村民已经不再务农,家宅平安、身体健康、事业成功、子孙读书好成了大家普遍的愿望。龙头上的“旺男灯”“麒麟贵子灯”依然很受欢迎,求来龙灯香火依然要在家里通宵点亮。但随着二胎时代的来临,很多家庭已不再非要生子不可,求盏“旺男灯”或“麒麟贵子灯”,生个健康的孩子就皆大欢喜了。

三进三出,盘灯最讲究也最好看

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的北京8分钟表演惊艳了世界。元宵节的市体育中心也将借助电脑灯、激光灯等科技手段实现舞台的光影变换,配合“板凳龙”的舞动呈现绚烂的舞台效果,为市民带来了一场融入现代科技的传统文化视听盛宴。与此同时,体育中心还将举行灯光秀表演,将现场带入欢腾的海洋。

一名参与活动策划执行的市文化馆工作人员介绍,现代化的环境与传统民俗碰撞,效果值得期待。“以往,城区的龙灯表演以精巧的布龙为主,这次板凳龙表演人多龙长,最长的一条龙表演时间近1小时。不放烟花爆竹也能热闹过年。”他说,这次活动除了烘托节日气氛,还可以让市民更了解传统文化,增强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

当晚的湖海塘公园也是板凳龙的聚集地之一。4条龙灯依次进入湖滨广场的表演区,在公园内指定路线行进表演。同时,这里还有大型的元宵灯展,市民可以一边赏灯,一边参加有奖猜谜活动,一边等候板凳龙的到来。现场还设立了“福字园”“背景墙”,是市民拍全家福的好地方。

“走阵”“盘龙”无疑是元宵节当晚的重头戏,也是迎龙灯中可看性最强的环节。“盘龙”要三进三出,观赏性高低就在于阵型变化的大小与速度。72岁的鲍剑飞是苏孟村最有经验的迎龙灯老人,多年来一直负责“龙头”,同村上了年纪的人都夸他带头盘的龙好看。盘龙有什么诀窍?“擎龙头的人要带好头,眼观六路脑子活,根据龙的长短预估好活动范围,给后面的龙身留好位置,根据情况及时控制场面,盘起来就顺畅好看了。”

唐宅“龙头会”会长唐力民则强调,迎龙灯是力气活。这次元宵节活动,参与迎龙灯的人要连续工作6小时,龙灯往返行进距离有的超过20公里(不包括盘灯)。其间,板凳可以歇,龙头是绝对不能落地的。“按照习俗,龙头落地是不吉利的,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会受到全村人责备,因此迎龙灯的人,尤其是负责龙头的人需要有很强的责任心。”唐力民说,负责龙尾的人要灵活跑动,以使龙尾“活”起来。迎龙灯的过程中,龙身难免会断,一旦断了就会拉开很长一段距离。此时,“龙头”不可退,需要锣鼓队敲敲打打来迎接,断了的“龙身”才会跑上来重新接上。

“外地亲戚赶来看我家设宴八大桌”

村里迎龙灯,村民家中也热闹起来。雅叶村已经有两年没有组织迎龙灯活动了,村民叶建顺一听说今年要迎龙灯,就到村委会报名接灯10桥,找了20多个男性亲戚朋友一起参加。他说,元宵节当天,家里有8桌宾客,比过年还热闹,为此他还特意请来厨师掌勺。16:00接灯正式开始,这意味着大家只能简单地用餐就得举着龙灯舞向体育中心了。妇人孩子会提上小花灯一路随行,但他们会提早回家,把饭菜热好,等着迎龙灯的男人们回来喝酒吃夜宵,那时恐怕才是这场家宴的高潮。

在苏孟村,杜文仙的家中没有接灯任务,但她也把亲朋好友请到家中,准备摆8桌宴席。她说,家里最期待龙灯的就是两个外孙女。“上次我们村迎龙灯还是2011年,两个外孙女刚出生,她们一直对村里的龙灯充满好奇,听说今年要迎龙灯,两个小姑娘都很兴奋。”杜文仙说,元宵节来家中做客的,还有不少外地亲戚,杭州、温州都有。“一听说村里有龙灯,他们都想过来看看,这么热闹的元宵节,已经好多年没遇上了。”

迎龙灯是一项凝心聚力的集体活动,不仅团聚了家庭,也团结了村子。朱华新说,岭下朱的村民近日都在为龙灯出力,每天都有30多个人到放龙头、道具的文化站戏台联系工作,大家分工合作,有商有量,部分平时有隔阂的邻居也相互打起招呼来。“迎龙灯丰富了大家的文化生活,大家都想齐心协力把这件吉祥喜庆的大事做好,一起营造村里传统节日的气氛。”

“我们村有500多户村民,这次迎龙灯的人超过了700人,不团结怎么能做好?”苏孟村村支书说,迎龙灯活动不仅可以展示村里的风采和凝聚力,还有利于村两委开展工作。“年前我们就开始做准备了,这段时间以来,村里气氛很融洽,征地拆迁、旧城改造、小城镇建设等工作都更顺利了。”

12条布龙各具特色,百姓龙舞展现金华龙文化

元宵节中午,人民广场也将热闹非凡。2018“龙腾贺新春”百姓龙舞大赛在这里举行,12条布龙开场就要进行3分多钟的共舞,场面非常喜庆。这些布龙虽然规模不比前面4条“板凳龙”,但条条都大有来头。负责活动统筹策划工作的市文化馆工作人员彭越红介绍,本次活动立足于弘扬传统节日文化,营造欢乐吉祥的节日气氛,体现凝聚向上的精气神,舞台设计精美大气,节目体现了金华各县(市、区)的文化特色。

兰溪市水亭畲族乡的“断头龙”是金华布(纸)龙的典型代表,2008年就进入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整条龙由龙珠、龙头、七节龙身组成。断头龙身首分离,龙和龙珠可单独表演一套高难度动作。龙身每换一个阵图,龙头与龙珠就舞出一个套路,龙头、龙珠的表演不受龙身的牵制,变化多端,敏捷轻快。

磐安的“金龙”曾经受邀赴法国访问演出,它由龙珠、龙头、龙身、龙尾组成,在打击乐的现场伴奏下,珠引龙走,节节相随,时翔时潜,张弛有致,既雄伟又灵动,

永康市象珠镇雅仁村的“雅仁布龙”也很有特点,因在一条板凳上舞龙,当地又称“板凳布龙”。20世纪中叶以来,它一度中断达50余年,直至2008年,村民依旧制重新制作道具,才恢复活动。在继承传统基础上,永康文化工作者和当地民间艺人对道具进行改造加工,设计编排了独具特色的表演动作。“雅仁布龙”表演舒展大气,动作丰富,刚柔并济,2010年在浙江省乡村龙舞大赛荣获金奖。

金东区马头方村的纸龙名为“五龙戏珠”,起源于明朝。马头方是塘雅镇的第一大村,分5个居住块,按金、木、水、火、土五行排列,每年元宵节各居住块扎一条不同颜色的龙,村部舞动一颗“龙珠”引领5条布龙竞相舞动,舞出几种漂亮的动作,称之为“五龙戏珠”。布龙轻巧身软,左右摆甩由“龙珠”指挥,“龙头”张口抢珠,牵一发而动全身,俗称“掉龙灯”“龙戏珠”。此时,龙舞进入高潮,也是布灯龙的最大特色。

浦江“滚地龙”历史悠久,它因形制独特、色彩鲜艳、工艺精湛、舞姿优美、仪式壮观、配乐激昂而独步江南,被列为浙江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本次演出的文溪女子舞龙队成立于2005年,她们以盘、滚、游、翻、跳、戏等动作来完成整个环节,气势恢宏,形象逼真。

武义壶山街道的“空竹龙”把传统的舞龙(布龙)和抖空竹相融合,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对布龙和空竹进行改造,使“空竹龙”的表演动作更加丰富,观赏性更强。

此外,东阳市湖溪镇镇西村舞龙队、婺城区秋滨街道吕献塘社区舞龙队、金华山舞龙队、婺城区西郊舞龙队等的表演各具特色,寓意吉祥。

“婺风遗韵”非遗项目元宵展示活动也同时在这里进行,展出的非遗项目多达20种。市民可以一边看东阳针刺无骨花灯制作技艺等非遗项目展示,一边品尝浦江梨膏糖等非遗传统美食。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陈丽媛 责任编辑:汪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