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这个金华博士后小姐姐在“一席”演讲,BBC还邀请她做了27分钟的广播纪录片

金华新闻客户端3月1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章果果                      

作为一个分享知识和独到见解的高质量演讲平台,“一席”在受众中有着很好的口碑。登上“一席”演讲台的,往往是各个领域的佼佼者。

2月26日,“一席”发布了第470位演讲者的演讲视频。一个穿红裙子的女孩,做了叫做“线上的居所”的演讲。她叫王心远,金华人,目前在英国伦敦大学学院人类学系做博士后的研究。

人类学?这个学科给人的第一联想,就是在传统部落和族群里进行田野调查。而王心远所做的研究,属于人类学的前沿分支“数码人类学”的范畴。也就是说,是用人类学的方法来研究社交媒体。

从2013年5月开始,她来到金华的一个工业小镇(为保护研究对象的隐私,应课题研究要求,隐去具体地名),进行了15个月的田野调查,研究中国农村移民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社交媒体。这是伦敦大学学院人类学系主持的一个项目,名为“社交网站与社会科学——全球社交媒体影响”,此外它还有一个更通俗的名字:Why we post(我们为什么发帖)?

而在“一席”的演讲视频发布之前,这位来自金华的人类学者和金华工业小镇的人类学调查,也在海外引起了反响。春节前两天,BBC国际频道播出了她的27分钟广播纪录片《数码移民》。节目触动了很多听众,她也收到了好多热心听众的反馈,包括远在美国和肯尼亚的。他们告诉她,从她的节目中得知了关于中国他们所不知道的一面,其中有苦也有乐。

2月27日,记者连线王心远,请她谈谈研究背后的故事,以及“我们为什么发帖”?

“我从来没有见过关于媒体研究如此诗意而美妙的表达”

王心远参与的这项研究由欧盟研究基金会资助,15个月的时间里,9个研究员在8个国家的9个地点进行同步田野调查,它曾被《经济学人》杂志评价为“目前以来范围最广也最有野心的一个项目”。从2016年开始,研究成果陆续发布。作为成果之一,王心远出版了专著《社交媒体在工业化中国》。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研究成果都是向公众开放的,无论是专著还是线上课程,都可以在网上免费获取和下载。

2016年9月,她跟随自己的导师、伦敦大学学院资深教授、世界著名人类学家丹尼尔·米勒,带着研究成果在中国9个高校做巡回演讲。当时,腾讯和澎湃新闻进行了报道,于是,“一席”的编导按图索骥,根据报道找到了她,才有了这场演讲。

20多分钟的演讲,得到了5万的点击,读者点赞纷纷,给这个来自金华的博士后小姐姐打CALL:同为社会科学研究人员,真心佩服。特别棒的研究,特别好的故事。研究方法科学严谨,立意有思想,也有善意。

在演讲中,王心远分享了自己在这个工业小镇进行田野调查的经历。为了和受访者交上朋友,可谓费尽心机。有时候一个早上会吃好几顿早饭,因为只有吃早饭的时候才能和别人共享一张桌子,容易找到和陌生人搭讪的机会;有事没事经常跑到小镇上的手机店里帮忙,以便在此过程中,结识来充话费、买手机的人;她还和叉车队的工人混得很熟……

15个月的田野调查,她研究他们的QQ空间,进入他们的内心世界,也得以重新审视这群年轻人,他们为什么要发帖?线上的空间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群年轻人怀抱着现代化的梦想,不远千里来到沿海的经济发达城镇,进城打工,开开眼界。但他们的理想真的是在工厂的流水线上吗?不是的。他们满脑子想的是在他们QQ空间上的那些现代化。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虽然他们地理上离现代化中国更近了,实际上是在QQ空间上终于到达了那里。”

“所以好多时候,你说照片它记录的是以前生活过的样子,可是在QQ上,这群打工者们收集的照片是描绘着还没有来的生活。在很大程度上,他们经历的是二度迁移:从农村到城市的迁移,但有效的是从线下到线上的迁移。”

对于她的这个观点,牛津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Rachel Murphy认为“非常重要”,“对于理解中国当代农村-城市人口迁徙,以及其所带来的一系列社会变革有着可贵价值”。他还对王心远的《社交媒体在工业化中国》一书做出了积极评价:“该研究内容翔实,思考独到,文笔上乘,故事动人。民族志式的描述文字,插画与插图均运用得当,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目前,《社交媒体在工业化中国》的中文版正在翻译之中,年内将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

她还用国画的形式呈现了自己的田野调查经历,并附在书里。这种别具一格的呈现方式,让瑞典隆德大学传播与媒体系主任Miamarie Hammarlin赞叹:“我从来没有见过关于媒体研究如此诗意而美妙的表达,这让即便是对媒体研究本身不感兴趣的人也很愿意看看,因为这是艺术。”书中收入的部分国画《田野笔记》,已被伦敦政经学院、伦敦大学亚非学院、香港中文大学等高校的社会学、人类学、传播学方法论课堂采用,作为展现人类学田野调查方法的多媒体教材。4月,英国利物浦的一个美术馆将举办一个展览,展出她为这次人类学田野调查创作的国画作品。

为什么会想到国画的形式?王心远说:“要特别感谢金华教我国画的洪世川老师,教我书法的张凤鸣老师。我从小学国画和书法,对艺术特别有感觉,差一点就要考艺校,成为一个专业的画家。绘画和文字一样,是我用来表达感动的方式。”

社交媒体让我们远离社交了?人类学的研究说“不”

对于社交媒体的研究一直很热门,包括媒体研究、互联网研究、社会学研究等等。那么,人类学给社交媒体的研究带来了怎样的新视角?

王心远说:“我在腾讯研究院做过一个分享。我当时很感动的是,听完我的演讲,有一个QQ的工程师对我说,他做QQ这么多年了,见过这么多数据,但是听了你说的,才明白数据背后是活生生的人,才知道那些小镇青年,他们是怎么用QQ的。现在大数据这个词特别火,但其实你静下心去了解,就会发现数字背后普通人的生活往往是被忽略的。人类学的研究会对此提供一个有效的补充。”

而人类学的调查研究结果,也许和我们对于社交媒体的现有认识完全不同。

“最核心的例子就是,我们关于科技和人际关系的一个理解。”王心远说,“大众一直在渲染一种情绪:社交媒体让我们远离社交了。我记得有幅漫画,就是一桌人都在看手机,一个老人坐在那儿很生气,很有疏离感。但其实现在,越来越多老人开始用手机。社交媒体引向的也可能是家庭的回归。比如微信的家庭群。家庭成员之间的联系,比起有微信之前是更紧密的,而且这个关系发生了很大而又微妙的变化。所以,科技带领的社会发展,它并不是一个线性的单频道的发展路径。”

另外,说到数码科技,我们习惯用一个词:虚拟,感觉虚拟就是不真实,但她认为,实际上并不存在着虚拟和真实的二元对立:“随着数码科技越来越深入,它成了日常生活中的一个场景。就像你跟你妈打电话,别人不会认为你们在电话里面的关系和你们在电话外的关系有什么区别。因为电话已经很深刻地融入到了日常生活中。以后,随着代际关系的逐渐消解,尤其是上一代人也开始用社交媒体后,这个关系会更加深刻地镶嵌到日常的人际关系当中。”

虽然上一个项目的研究成果还在继续发酵,但王心远已经开启了社交媒体人类学研究的新课题:她的博士后研究项目将在上海进行,研究都市人群尤其是在老龄化状态下对智能手机的使用。这是一个新的全球比较研究,也是在全球的9个国家进行,并将一直持续到明年6月。她说,任何人类学研究的最终成果,其实是远远超出了所需要的素材,就像拍电影一样,你拍的素材永远是成片的10倍以上。“所以我挺期待,以后有更多的素材去拓展一些新的领域,尤其是对中国城市的观察。”

延伸阅读——

学霸是怎样炼成的?

很多人包括记者都很想问王心远一个问题:学霸是怎样炼成的?

她笑称自己并非学霸。初中高中时,都不是尖子生。因为偏科严重,属于“理白”型,中考时一分之差没考上金华一中进入了金华二中。二中文科班班主任李仙鸿老师给了她极大的自由和鼓励。“同时,家庭教育也很重要,因为我父母都是知识分子,眼界都挺高,格局也挺大,所以我从小没有特别局限于对于分数的计较,总是相信有一天我会找到热爱的东西。”

她是在中国传媒大学读硕士后,通过一个国家留学基金的选派,到英国去工作交流。1000人里选50个,她幸运地被选中。到了英国后发现,自己挺渴望在英国继续学习的,所以就开始选择学校和专业。那么,为什么选了人类学?“倒不是我特别钟情于人类学。我以前学的是文化传播,很多时候是在理论的基础上说理论,很少有一手的材料,所以我很渴望实地去考察。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直觉吧,我遇到了人类学。”当时的选择有剑桥、牛津、伦敦大学学院。剑桥和牛津的人类学视野很传统,而伦敦大学学院的人类学系提供的课程是最具前瞻性的,所以,她果断地选了伦敦大学学院。伦敦大学学院虽然在国内知名度不如剑桥、牛津,但它在全球高校的排名一直处于全球第七。

她在伦敦大学学院人类学系又读了一个硕士,然后凭着优异的成绩,以博士身份加入了丹尼尔研究全球社交媒体的团队中。现在,她已经在伦敦大学学院度过了7个年头。她的博士论文答辩无修改意见一次通过,系主任表示近两年来她是系里第一个无修改通过的博士,而导师丹尼尔已经忘了上次他的学生无修改意见通过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她说,中国教育中有一个短板理论,就是你的价值是由最短的那块板决定的,但在英国的大学,尤其是博士研究,其实是一个扬长的过程,就是你专注于把你最擅长的发扬光大,而不是努力去补足你的不足。“所以我觉得,到博士阶段,特别对我胃口了。”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章果果 责任编辑:汪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