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一个金华人在南极的佛系之旅

提示: 闭上眼,安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你以为与世隔绝的南极是这样的,刚从南极回来的金华人金颖科却笑了:其实南极并不安静,尤其是这个季节,正赶上海豹和企鹅的繁殖季,成百上千的动物聚集在一起,不仅嘈杂,还很臭。那种臭味,让人想到养鸭场。

金华新闻客户端3月16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陈丽媛

一望无际的冰原上,呆萌的企鹅步履蹒跚地向你靠近。不远处的海域上,几头座头鲸先后浮出水面捕食。深呼吸,清冽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闭上眼,安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你以为与世隔绝的南极是这样的,刚从南极回来的金华人金颖科却笑了:其实南极并不安静,尤其是这个季节,正赶上海豹和企鹅的繁殖季,成百上千的动物聚集在一起,不仅嘈杂,还很臭。那种臭味,让人想到养鸭场。

尽管如此,世界尽头的南极依然是一片纯净祥和的土地。无论是企鹅还是海豹,对人类都没有戒备之心。生命与生命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近到一种令人感动的程度。这里随便的一块岩石、一块浮冰、一丛苔藓,都可能已存在了上千年。这里的天气说变就变,阳光难得一见,有时还能碰上极夜。时间和空间在这里都变得虚无。

曾几何时,人类在南极的活动还仅限于科研、探索、冒险等少数人的事业。2017年,登陆南极的中国游客已经达到5000人次。金颖科便是其中之一。

金华与南极的距离,约5万公里。曾经遥不可及的南极,如今依然不容易到达,除了长途飞行、转机的奔波,还须穿越魔鬼西风带,在至少15米高的海浪上颠簸两天两夜,才能最终抵达地球的最南端。这是一场佛系之旅,除了脚印什么都不能留下,除了照片和明信片什么都不能带走。在世界的尽头与自己相遇,是这次旅行最大的收获。

说走就走的旅行实现了终极梦想

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某电商旅行服务平台推出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南极包船旅游,把2000名中国游客带到了世界尽头。40岁的金华人金颖科就是其中的一名游客。

金颖科是一名“老驴”,组织过户外俱乐部,带队徒步、穿越过不少短途经典路线。结婚生子后,不能总往外跑了,金颖科做起了户外用品生意。10多年的户外旅行经历中,金颖科去了不少地方,包括当年的网红目的地西藏,也曾在不同季节和气候下去了十几趟黄山。他当然向往过南极,但遥不可及的距离和费用,让他不能多想。“我把它当成终极梦想,这辈子总要去一次吧。”没想到,实现终极梦想的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2017年4月,金颖科在报纸上看到关于南极旅游的广告,不到6万元的价格让他吃了一惊。记忆里,南极旅游的价格还没有低于6位数过。金颖科想也没想,就在某电商旅行服务平台上付了定金。“其实那时候我老婆刚怀上二胎,厂里又有一堆订单追在屁股后面,稍微一犹豫,我可能就不会去了。”出发之前,金颖科一直没敢告诉老婆。“她肯定要生气的,去南极那半个月,小宝宝还没满百日呢。但上万元的定金都交了,总不能打水漂吧。”

远赴5万公里外的极地旅行,要做什么准备工作?

金颖科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南极的冰天雪地并不像想象中寒冷,夏天平均气温为-2℃左右。他在那边穿的也就是在金华过冬的羽绒服,有时候甚至觉得金华比那边更冷。要说行李中有什么特别的,只有一副望远镜和雪镜。结果望远镜派上的用途也不大。一路上,无论是企鹅、海豹、鲸鱼还是浮冰,都比想象中数量多,有的就近在咫尺。因为平时就有锻炼的习惯,也没有做特殊的体能训练。出发前,收到了一份厚厚的行程手册,单是环保规范就有30余项。根据旅行社的要求,他在出发前到三甲医院进行了一项基础体检,提供了健康证明。“听说一旦在南极出现健康问题需要紧急治疗,就需从智利蓬塔阿雷纳斯包机前往南极救援,一次包机就需花费5万美元。”想到这里,他又给自己多买了份旅游意外保险。

其间,陆陆续续看了很多关于南极的书,其中有关魔鬼西风带——德雷克海峡的描述最让金颖科期待。即使是在航海学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今天,它依然让雪龙号科考船上的科考员头疼。这道驻守捍卫南极的海峡到底有多可怕,让古往今来那么多探险勇士折戟沉沙?

魔鬼西风带的“见面礼”

提前给长辈们拜年,给大家发了红包,安抚好带着埋怨情绪的妻子。2月12日,金颖科开启了一个人的南极之旅。到上海与来自全国各地的350多名散客会合后,飞到美国旧金山中转,再到休斯顿转机圣地亚哥,然后飞往智利的蓬塔阿雷纳斯。这里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之一,也是进入南极的门户。35小时的长途飞行后,南极对游客们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从蓬塔阿雷纳斯起程,航行2天2夜,才能登陆南极。其间,被誉为魔鬼西风带的德雷克海峡是必经之路。

德雷克海峡是南美洲智利合恩角与南极洲南设得兰群岛之间的海峡,它位于南纬40°到60°之间,以狂涛巨浪闻名。它是世界上最宽的海峡,其宽度达970公里,最窄处也有890公里。德雷克海峡又是世界上最深的海峡,其最大深度为5248米。它也是全世界最危险的航道之一,全年的海相都相当恶劣,最低风力都在八级以上,浪高最少也有15米。这片终年狂风怒号的海峡,历史上曾让无数船只在此倾覆海底。

即便是万吨巨轮,在德雷克海峡波涛汹涌的海面,也被震颤得像一片树叶。金颖科他们乘坐的“午夜阳光号”邮轮,载客量只有500人,实在算不上什么大船。虽然幸运地碰上了德雷克海峡最温和的风暴,却也难逃颠簸之苦。狂浪打在船体上发出巨大沉闷的撞击声,从“午夜阳光号”的驾驶室望出去,船如龙行水上,破涌劈浪。十几米的大浪迎面形成水墙,船身随涌浪上下起伏,左右大幅摇摆,前甲板的桅杆浸入浪里,翻涌上来的海水灌满了前甲板……晕船是魔鬼西风带的见面礼,整整一天一夜的剧烈颠簸令船舱里活动的人数骤减,即使到了用餐时间,餐厅里也只有稀稀拉拉的30多人,其他的人不是躺在房里,就是躲在厕所里呕吐。呕吐袋在船上随处可见,乘客们随时可以取用。

“一言不发,两眼无神,三餐不食,四肢无力,五脏翻腾,六神无主,七上八下,久卧不动,十分难受。”金颖科有点晕眩,但没有吐,感觉走路像踩在一团棉花上。网上流传的西风带十字歌,真是贴切。见识了大自然如此的强大能量,敬畏油然而生。

鲸鱼!鲸鱼……

经历了一个难熬的夜晚,邮轮总算平稳了些。这意味着船已经经过了德雷克海峡,进入“坚硬的海滨”。因为南极的温度非常的低,南极大陆的周围海水都结成了冰,要想靠近,船还需带有破冰功能。“午夜阳光号”虽然是邮轮,也兼具这部分科考船的功能,使得游客们可以在抬眼便是浮冰的海面上继续前行。阳光越来越少,浮冰越来越多。稍大些的浮冰就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说是冰山也不为过。路出水面的白色,只是冰山一角。海水澄澈,可以看到水平面下数十米,这个部分的冰是幽蓝色的。年代越久,颜色越蓝。一万年前的冰川散发出神秘的宝石光芒,令人看着看着就深陷其中,仿佛具有一种摄人心魄的能量。金颖科觉得,浮冰也是南极之旅中最难忘的部分之一,是南极之旅中最为安宁祥和的部分。

“这里沉默、纯净,犹如一面镜子,映射着宇宙间的大美;犹如一扇窗口,让我们参透自己的内心。”在餐吧里点上一瓶啤酒,静静地看一块块浮冰从眼前掠过,是金颖科此行最享受也最难忘的时光。“当你站在甲板上,看到眼前经过亿万年形成的高楼般的冰川轰然坍塌,再渐渐没入水中,你的脑子里根本放不下生活琐事,只觉得在大自然面前,自己是那么渺小。在尘世的喧嚣之外,还有这样一方净土,真好。”

随着浮冰的增多,南极大陆越来越近。鲸鱼也多了起来。与鲸鱼偶遇时,船上的广播会提醒游客观看。一开始,大家都非常兴奋,穿着空调房里的T恤短裤就跑到甲板上,一边瑟瑟发抖,一边举着手机、相机目不转睛地盯着海面。每年2到3月,是南极观鲸的最佳季节。鲸鱼们成群结队而来,在这里捕食、嬉戏,游客们可以看到它们亮翅巡游、翘起尾鳍,运气好的时候还能看到高高喷起的水柱。往返的两三天航行里,大家见到了许多小须鲸、大翅鲸,还看到了位于南极食物链最顶端的虎鲸。最多的时候,一天有三四次广播通知鲸鱼群的到来,因为看的多了,返程时大家都疲了,懒得跑到甲板上,索性就在船舱里看了。

一道又一道的气柱,随着呼吸腾出水面,空灵至极。仿佛侧耳倾听,便能听见大海的脉搏。看着这些庞然大物在海水和冰川间如此惬意的生活,谁能忍心去打扰它们?

抱着企鹅拍照?别做梦了

南极是什么颜色的?冰川是白色的,海水是蓝色的,岩石是黑色的,但这里的生活是绿色的。在南极,除了欣赏美景,还必须要严格遵守“南极公约”。

南极共有204个邮轮登陆点,因为环保方面的要求,每一个登陆点在一定时间内只允许一艘船前往,每次登陆的时间和人数有限,大家得分批前往。需要一次次地坐船,一次次地靠岸,然后一次次地登陆,一次次成为打扰企鹅们休养生息的“不速之客”。从登船那天起,每天都有科考队员会对游客进行讲座,内容包括南极的自然、探险史和探险培训等,环保培训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游客们被告知,必须与企鹅保持5米左右、与海豹保持15米以上,以便不打扰这些南极生灵的正常作息,而且海豹还具有攻击性,为了人身安全,必须保持足够的距离。

终于等到了登陆的这一天。为了避免游客身上携带的病菌和垃圾物品遗留到南极大陆上破坏当地生态环境,在领队的要求下,包括金颖科在内的一批船员彻底清洁了衣物,套上经过消毒的防水靴和冲锋衣,连随身携带的相机包都要经过真空吸尘器清理后才能带下船。金颖科被告知,登陆后的行走路线也必须严格遵循紧跟领队,不能随意游荡。一是因为陆地上路况复杂,有些看似被白雪覆盖的地方,下面有可能就是冰窟窿,如果不熟悉地形就可能遇险。二是南极的植物非常宝贵,小小的一块苔藓,可能需要成千上万年的生长。还有一定不能踩企鹅通道,因为有了人的气味,企鹅就辨别不清回家的路了。登陆时,按照指定路线行走,也是保护这里的环境。

“除了脚印什么都不能留下,除了照片和明信片,什么都不能带走。”作为一名老驴,金颖科对这句话再熟悉不过,但南极之旅让他见识到了这句话最严苛的践行。下船时,大家都不能带食物和水。登陆后,连一块小石头都不能触碰。因为看似不起眼的石头,可是企鹅筑巢过程中的必需品。一块不起眼的石头也可能冰封着远古时期的细菌或者病毒,如果被游客带回人类世界将有可能发生不可预估的严重后果。为此,下船和上船时,游客们的鞋都要经过专业机器的清洗。

登陆后,企鹅成群、海豹成堆的场景成了寻常,繁殖季里,陆地上充斥着难闻的气味,耳边也是一片嘈杂。海豹很懒散,企鹅很呆萌,对人类没有戒备,成为大家镜头下毫无疑问的主角。大家都自觉遵守着南极的规矩,珍惜着这份来自自然界的信任。金颖科说,就在他们登陆前,一名中国游客为了拍照追逐企鹅,还不顾劝阻,最后不得不接受禁止再下船登陆的处罚。抱着企鹅拍照?别做梦了。

途经中国在南极建立的首个科考站——中国南极长城站。“爱国,求实,创新,拼搏”八个红色汉字让中国游客感觉很亲切,可惜这里只能围观,不能入内参观。原本的明信片盖章行程也被压缩,金颖科只获得了一个盖在护照上的纪念戳。“大概是到南极旅游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了,长城站的工作人员都应付不过来了。”就在采访完金颖科回家后的一天,国家海洋局日前发布并实施《访问中国南极考察站管理规定》,要游客只能在周六、周日和中国法定节假日访问长城站,每日访问总人数不超过400人。

因为走心,所以敬畏

邮轮上无线网络既昂贵又不稳定,金颖科没有购买,反而成就了一段走心的佛系之旅。每天晚上都有一张日程表放在他的房间外,上面写满了次日的讲座、活动和娱乐项目。讲座是这里的特色,专注冰河研究的地质学家、擅长海洋生物研究的博物学家、有20年南北极探险经验的探险队长等专家每天都能带来令人耳目一新的知识。南极知识、企鹅故事、冰川形成、南极探险、极地摄影等课程每天都座无虚席。“一边观察,一边提问,每一堂都是生动的自然科学课。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把儿子也带来看看。”金颖科说。

在那些没法发朋友圈的日子里,金颖科感觉整个人的节奏都放慢了,除了观察、拍照,剩下的时间都在感悟、冥想。比如德雷克海峡的狂风巨浪,船上的工作人员是这样介绍的:“陆地的节奏是静止的,而海洋的节奏是律动的。生命源自于海洋,在海上的我们,就像婴儿回到摇篮。请大家放下自己陆地上的追求,感受海洋的节奏。”虽然这种强烈的节奏并不愉悦,却是难得的人生体验,尤其是获得这样一番启发后,金颖科之前对魔鬼西风带的期待没有落空。

南极的景观说新鲜也新鲜,说单调也单调,头几天的新鲜劲一过,看到企鹅、鲸鱼就没那么兴奋了。游客们开始放慢脚步安静地感受南极的纯净。金颖科甚至养成了每晚写随笔的习惯,在吧台里找个光线较亮的位置,点上一瓶啤酒,一边喝一边在笔记本里写写画画。“字迹非常潦草,恐怕只有我自己才能看懂。不过都是当天的见闻和感悟,回来之后再看还是觉得有所触动。”

这是一次心灵按摩之旅,也是环保践行之旅。南极的美让人不忍心打扰,也更懂得了环保的意义。“谁知道自己随手扔的一个塑料袋会不会最后落进南极信天翁的肚子里呢?大家都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再次到访地球的这片净土,它还是这样的纯净与静谧。”在寄给自己明信片上,金颖科这样写道。这是他此行唯一的旅行纪念品,是从南极企鹅邮局寄出的。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陈丽媛 责任编辑:胡越
关键词: 金华人 南极 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