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七版 > 正文

义乌莱山发现疑似王袆祖上留下的宅第

金华新闻客户端3月18日消息  记者张海滨文/摄

在以朱姓为主的义乌市赤岸镇莱山村中央,有一处名叫“王宅”的地方,门前还有一口巨大的王宅塘。住在“王宅”边上的陈有财说,他今年83岁,从记事起,就常有人来参观这座老屋,只是现在,“王宅”已只留下最原始的石头墙脚和中进厅堂,而且摇摇欲坠。

最近,赤岸镇志办和当地的文史爱好者经过考证认为,“王宅”就是元末明初著名文史学家,与宋濂同为总裁的义乌名人王祎。

最早关注王祎与莱山关系的村民

爱好文学和历史的朱师志老人,就住在“王宅”边上,可以说是最早发现和关注王祎与莱山村关系的村民。

朱师志说,一直以来,村里人都不知道这里为什么叫“王宅”,村民大都姓朱,村子中间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王宅”,而且还有一口如此大的王宅塘呢?

30多年前,朱师志到义乌城区绣湖边的文化馆去玩,看到一张《枣林》。当年的《枣林》不像现在是一本杂志,而是像报纸一样的一张印刷纸。朱师志看到上面有一篇文章,说王祎是莱山人。朱师志这才恍然大悟,这可能就是莱山村民都姓朱,村中央却有王宅、王宅塘的原因。

对于王祎,朱师志很清楚,王祎是义乌名人,字子充,号华川,元末明初著名文史学家,《元史》总裁。师从柳贯、黄溍。元至正八年游燕京时写了篇纵论天曾上八千言书,上呈朝廷陈述时弊,宰相嫌其切直,置之不理,王祎感到“所学非世宜用”,于至正十五年南归隐居著述。黄溍编《后妃功臣列传》时,王祎同执笔。因为战乱,回家著述。吕祖谦撰《大事记》,王祎续编《大事记续篇》。尔后又写了大量笔记,成《丛录》一书。十八年,朱元璋率部攻取婺州,祎应征召,被任为中书省掾史。元至正廿一年向朱元璋进《平江西颂》,朱元璋说:“吾故知浙东有二儒,卿与宋濂耳,学问之渊博,卿不如濂,才思之雄,濂不如卿”。授江西儒学提举司校理,累升侍礼郎,掌起居注。上《祁天永命疏》,建议实行“均徭薄赋”,“藏富于民”。洪武二年(1369),召修《元史》,与宋濂同为总裁。书成,升翰林待制,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次年把王祎作为近臣,成为预教大本堂(教太子读书)。洪武五年奉命出使云南,被梁王所害。正统六年(1441)谥“忠文”。著有《王忠文公集》、《大事记续编》、《卮辞》等。

知道“王宅”地名的来历后,许多原先想不通的事情朱师志就都明白了。村里迎龙灯,都要迎到附近的莱山寺,莱山寺建于梁武帝普通年间(公元520年-527年),至今已有1500多年。莱山寺的开山祖师,是印度高僧菩提达摩,是中国禅宗初祖。

原本,从村里到莱山寺有一条笔直的大路,可是每次迎龙灯,队伍却要从王宅后面的一条小路拐出去,经过一个王标墓,然后再拐回到大路上来。经过王标墓的这条小路是田间小径,狭窄曲折,泥泞不堪。

朱师志说,王标墓在2007年时被毁,但坟砖、坟瓦还保存着。值得一提的是,墓里的坟瓦在发现时都竖着堆成一个铜钱状。

老屋疑似明代建筑  参观者一直不断  

在赤岸镇原人大副主席、文史爱好者朱天平的指引下,记者仔细查看了“王宅”的老屋。只见村中央有一口王宅塘,池塘就像一个广场,周边都是民居。老屋就在王宅塘边,不过如今只剩下了中间一进。

老屋原来是前后三进,前为明堂,中间是厅堂,后为居家,两边分别是弄堂加厢房。三进逐级而上,顺势而建,步步高升。

原来,“王宅”占地上万平方米,面积是非常大的,老屋就在中间部分。朱天平说,如今,明堂部分已经没有,后来有村民建了住房。后进也不在了,2004年,村里做环村路,经过农田改造后,后进大半位置已经是路和村民的住房。但是,整个老屋范围内石头堆砌的墙脚却一直没有动过,整幢建筑的痕迹还是很明显。

记者绕着原来三进老屋的位置转了一圈,发现确实保存着整个石头墙脚,都是用一块块不规则的石头砌成。村民说这是村里最古老的墙脚,虽然后面房子有多次重修,都没有破坏这墙脚,而是在这基础上再造上去。

微信图片_20180202092256.jpg

老屋是后来修过的,现在主要只留下中进和弄堂,两侧的厢房大都是后面重建的。老屋已是摇摇欲坠,中间靠里的门口部分已经倒塌,不过剩下的还能看出明代以前的痕迹。老屋结构简洁,竖的木梁、横的冬瓜梁,还有,每根木梁接近地面的底下都垫着圆形青石做成的磉礅,主要起着隔绝地下水气对木柱的腐蚀的作用。可是有的木柱还是经不住岁月的侵袭,已经腐朽不堪。

朱天平说,从老屋的建筑,结合相关的历史分析,老屋应该是明代,甚至是元代的建筑,极有保护价值。

今年83岁的陈有财就住在老屋附近,他说,从他记事起,城里就经常有人过来看这老屋,不过那时候的老屋还是比较完整的,他们小伙伴也喜欢在这里面玩。

家住老屋厢房的一个老太太指着弄堂说,听城里人讲,这个弄堂极有特色,因为它极为宽敞,比我们平时看到的老屋的弄堂宽了近一半。夏天的时候,这弄堂里非常凉爽,大家都喜欢待在这里乘凉。

陈有财补充说,其实老屋两侧的弄堂是有明确分工的,比如说办红白喜事,从哪条弄堂进、哪条弄堂出都是有讲究的。

那么,王氏是何时离开莱山村的?朱师志说,如今,莱山村民主要是朱氏,是1682年,康熙年间搬迁到莱山。雍正年间,朱氏有人发达,想建一座大厅堂,位置就选在王宅塘边。由于屋前空基太窄,就想填一块王宅塘做路。当时,村里还有王氏,这个要求被拒绝了。

到了清朝后期,有村民又想在王宅塘边填一块塘做路,据说与附近村子姓王的人私下沟通过,然后就连夜填了一块池塘,并开始造房。到现在,王宅塘边还有这间老房子,王宅塘到了该房前明显往里面凹进去了一块。由此可见,当时,莱山村已经没有王氏居住了。

在王宅塘附近,还有一口王宅井,井比较大,但不深,水非常清澈。现在,村里将水井围了起来,作为备用的饮用水水源。从王宅井过去,还有一口水月塘。

陈有财一直陪着记者,他说,70多年来,老屋就像他一样慢慢老去,来看老屋的人也越来越多,可是这老屋真的快撑不住了,希望能早日修缮回去。

《家居诗》又添一佐证  老屋期待重生

赤岸的文史爱好者冯文栋日前查阅清康熙《义乌县志》卷之八,在《土物》桂(树)条目下,发现录有王袆写的一首诗:“家居华川上,及此三百龄,老桂蔽后堂,长槐列前庭。”

冯文栋认为,这是可以证明莱山老屋是王祎故居的又一佐证。 据《题凤林王氏家谱序》“……惟彦超公自会稽而徙居婺之乌伤凤林乡折桂里来山(即今莱山)之阳水月塘家焉”。这就是王袆始迁祖王彦超从会稽徙居来山村的史实。 明崇祯县志卷十二《人物》条目下:“国朝,王袆,字子充,宋皇祐进士固十二世孙也”。王固既是彦超五世孙,当然家居凤林。邠国公王彦超请求致仕时,虚龄已七十,来迁凤林居,应该已有三代成年人。他官居节度使,封邠国公,地位显赫,新居府第,自然富丽堂皇。第五代孙,今来山之王宅塘即是其府第遗址,王固曾祖王标墓地也在来山。王固其实是凤林第二代,王固居凤林为无疑。《题凤林王氏家谱序》还有“太宗时,其族人名祐,字景叔,孝行阴德,手植三槐于庭”的记载。可想而知“长槐列前庭”之槐树是府第建成后所植。所植槐树到王袆时已历三百余年,故有“及此三百龄”之说。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在对王祎的介绍中,《明史》等都只提为义乌人,《义乌名人录》中说其为义乌赤岸莱山人,《宗谱》称其为义乌来山人,后依外祖父居青岩傅。

冯文栋说,王袆先隐居青岩,后入仕为官,家属才迁居县城中。嘉庆县志卷七之《祠祀》、王忠文公祠载:“王氏初居邑中,后南迁十里,曰青岩山,则自公始……”说明王袆是凤林来山人氏,而非义乌城里人。如果说王祎是莱山人,那这老屋就是王祎祖上留下的宅弟,也是王祎的故居。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莱山的老屋已经引起关注,义乌江湾曲江王氏是王标的后裔,根据祖谱记载也找到了莱山。大家都希望老屋能早日得到重生。

来源: 作者:张海滨 责任编辑:
关键词: 莱山 宅第 义乌 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