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十版 > 正文

我的爱情心理学

我的男朋友怕是个路痴,到现在都没找到我。

大学伊始,我纯粹是为了两分的学分才选了爱情心理学这门课程。不然我一个单身至今的人何必在课堂上看别人秀恩爱呢,找虐吗?但上着上着发现自己对这门课居然还挺自信的。虽然我说不出严密的理论知识,但每次听老师上课总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啊。不像其他小姑娘爱情启蒙教育是玛丽苏韩剧,我的启蒙书是张爱玲全集。虽说爱情观没有被完全拧成“爱情基于金钱利益”,但多少也认为剔除了那些个朦朦胧胧的花前月下,爱情本质也算是一种等价交换,单独一方的强势或是付出造成的极端不平等必然导致爱情的最终失败。

爱情三角理论里,完美爱情包含三要素:激情,承诺和亲密,我私心以为最重要的是亲密。激情的保质期太短,太平盛世里也用不上什么“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之类的承诺,若是两人能够保持亲密意味着二者必然相契合,不然没法谈到一块儿去。然而浪漫主义的爱情总喜欢制造身份悬殊的痴男怨女,西方喜欢灰姑娘嫁了王子,中国偏好穷书生追到白富美。从另外的角度考虑,灰姑娘有机会和王子在一起是因为她爹是个贵族土豪,灰姑娘脱下粗布麻衣换上绮罗锦衣可是正宗的豪门小姐;张生有机会近了崔莺莺的身,是因为莺莺那个当相国的爹蹬腿了,严格来说也算是家门败落。

这里忍不住提起婚姻里的身家问题,现在的人总喜欢批判女人拜金,拜金女当然有,但不是在乎身家的女人都拜金好不好?一个女孩子挑选丈夫,非百万富翁不可,非把她弄到美国或弄到罗马不可,非有汽车洋房不可,我们指责她爱好虚荣,还说得过去;如果她的目的只在避免饿着冻着,一个男人连这最低的要求都不能做到,反而拉着嗓门吼她虚荣,便说不过去了。再举个例子,张先生月入千万元,李先生月入5000元,王先生月入1000元,如果女孩子要嫁张先生,王先生抨击她虚荣,还沾一点儿边,如果她要嫁李先生,这干拜金何事?王先生总不能逼着她非跟自己一块活受罪吧? 两个人在一块是要过日子的,物质条件是必需的。那些个所谓“只谈感情不讲行情”的等着孤独终老吧。有人把爱情当成《红楼梦》,如梦如幻,相信它是养在水晶瓶里要双手捧着看的。但红楼梦里的公子阔太可不用担心吃穿用度啊,说到底爱情还是《水浒传》,管你搞事儿的时候有多轰轰烈烈,最后还是得被生活招安。

若是把婚姻的唯一门槛划为身家,那你又错了。门当户对的概念在今日已经扩大。双方的文化素养眼界胸怀和三观都可算作标准之一。想想三星女王李富真和自家保安任佑宰的惨淡婚姻,导致双方关系破裂的根源只怕不在于身家差异,而是能力悬殊。没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和气度,没有力挽狂澜的担当和能力,任佑宰只能活在老岳父的恨铁不成钢里。读书不成,经商不会,明里暗里被人嘲讽软脚虾。但李富真是商业奇才,在男人的商业帝国里活成了全韩女首富,这注定了她不会囿于厨房厅堂一心满足男方虚无缥缈的大男子主义。

话题回归到我自个儿身上,若是以后要谈,我必然是不找文科男的。想想吧,以后谈了对象,文学系的批评你这篇文章写得怎么怎么的,法律系的开嘴炮把你当成审判席上的被告狠怼,心理系的好像装着x光把你的每个行为分析得干净透彻,真是可怕。我也不打算找个太帅的太懂浪漫的,男生心智成熟远比女生来得晚,颜值高的男生往往自恋又臭屁,谈恋爱又不是养儿子,谁乐意当个老妈子一天到晚小心翼翼的?谁不是小仙女啊,谈恋爱也不是遛狗,领个颜值高的脾气臭的出去就为了显得倍有面子?说到底感情管吃瓜群众啥事啊。

还有一个就是分手问题。失恋33天一开头就给我敲了一个警钟——感情一旦维系不下去了,分手这事儿一定要主动提,我一朋友分手之后,对方每次被问起这段感情都很硬气:她先追我,我先甩她。一个女生被安上这样的名头,这叫什么事儿,时间可以证明爱情,也可以推翻爱情。感觉不对就该立马抽刀,爱恨一笔勾销。输人不输气势,当断则断。

有的姑娘对于自己的单身处境心痛不已,总捉摸制造个什么契机遇上真命天子,我倒是不怎么急。与其费尽心思追一匹马,不如沉潜下来种一片草,待得春暖花开,自会有马上门来。丰富自己比取悦别人更有力量。

来源: 作者:曹 璇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心理学 我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