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中新报 > 七版 > 正文

王长征: 通过微商接受新事物,让生活充实起来

记者 方璟

从1990年就扎根部队的王长征,把部队当做了自己的家。直到2016年,已经服务基层26年的她选择退役自主择业。从驻地回到北京后,卸下重担的她无事可做,每天捧着手机了解这飞速发展的社会变化。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微商是什么。直到有一天,朋友圈的一则广告吸引了她的注意。听说一部手机就能做生意,这让正好觉得有些无所事事的她动了心。

【问题一】

为什么会选择加入朵女郎?

王长征:自主择业后,我没有出去上班,在家的生活每天都比较空虚。因为在部队做的是政工干事,没有特殊的技能,也不知道应该干点啥。那时候正好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别人发布的“朵女郎”广告。一开始由于不了解,对微商没什么好感,只是好奇为什么会有人在朋友圈卖这种私密的产品。后来和对方详细聊了聊,发现微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它和电商一样,只是一种新的销售手段而已。而且微商创业不需要过多投入,所有的交易都是在微信上完成,没有什么成本,我就觉得比较适合我。

动心之后,我就和我爱人商量,他一开始比较反对。在他看来,一个部队出来的干部,微信朋友圈里大部分都是老战友、老领导,如果发布微商广告,影响不好,很快就会被拉黑。但是我当时改变生活现状的想法挺迫切的,在我的坚持下,他也就默许了。由于只是尝试改变,没有想从中赚大钱,所以我一开始并没有奔着最高级别去,只是拿了一些货,自己先体验过了,然后开始发发朋友圈。万万没想到效果还不错,虽然也有人看到朋友圈广告后打电话来把我骂哭了,可还是有不少人支持我。就这样,慢慢地,就把微商生意做起来了。

【问题二】

为什么说自己是“佛系微商”?

王长征:大概是一开始我就没有想着要靠微商赚钱,所以我不会在碰到挫折的时候,给自己太多压力。做微商之前,我的微信好友本就不多,大概只有300多个。当我开始在朋友圈发广告的时候,发现好友数量减少了,有人因为反感微商直接拉黑了我。还有一位关系不错的老领导打电话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我知道,他们的反感源于不了解,就和我当初一样,他们以为微商就是传销。对于一些愿意听我解释的,我就告诉他们微商到底是什么。而那些直接拉黑的,我也觉得,不再是朋友也没有遗憾。因为我觉得,不管是做生意还是做朋友都应该随缘,不能强求。

这种看起来有点随意的做生意态度,用现在流行的话讲就是“佛系”。就连我升级做最高级别的代理,都不是自己先想到的,而是我的代理催着我去签合同。那时候我还有些犹豫,毕竟才加入朵女郎不到半个月,虽然生意还不错,可我还是有些犹豫。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一次是我爱人替我做了决定。其实我在询问他意见的时候还是挺忐忑的,毕竟他一开始并不赞成我做微商。没想到半个月后,他像是换了一个人,积极支持。他说,“我现在已经看懂微商是什么了,既然你做的不错,那就坚持下去吧。”就这样,原本只是想尝试让自己生活不这么枯燥的我,开始认真经营这份微商事业了。

【问题三】

在做微商的过程中,有没有遇上什么困难?

王长征:除了被拉黑被质疑以外,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缺钱吧。升级最高级别代理的时候,要一次性拿出那么多钱,我还是挺慌的。自己手头的钱不够,又不好意思找人借钱。最后是咬牙找我舅妈借了10万元。当时她问我,要这些钱去干什么的时候,我都不敢告诉她自己在做微商。但是,即使我说不出理由,她还是很快把钱拿给了我。我记得当时她的原话是“不管你要这些钱做什么,我都相信你”,这让我十分感动。这也让我体会到,不管是做什么生意,首先必须先做人。只有自己行为端正,讲究诚信,别人才会无条件信任你。

【问题四】

微商给你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

王长征:我觉得微商给我生活带来的改变和别人都不一样。很多创业者加入微商的初衷是赚钱,但我不是,我希望通过接触这种新事物,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充实起来。这一点,我觉得微商真的带给我很多。通过微商,我认识了很多朋友,现在每到周末,只要我在北京,就会组织聚会,大家一起玩出游玩或者吃饭聊天。以前从没有踏出过国门,现在我时常会出去走一走,光今年我就去了巴厘岛和普吉岛。在“朵女郎”团队里,大家都亲切的喊我“军姐”,我们会彼此分享自己的日常,每天都很积极向上,把日子过得很精彩。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长征 事物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