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楼市行情 > 正文

投身楼市悠着点 且看买房众生相

提示: 作为浙江省第四大都市区,迅速崛起的金华,也吸引着大量青年才俊前来安家落户。记者连日来走访市场发现,有在杭州、上海工作回金买房置业的,有在金华上学毕业后留下工作的,更多的是因乡情难舍回乡置业,又或被人才政策所吸引来到金华的。而随着房价起伏,也有更多人或投资或置换,投身其中,他们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你和我。

近年来,许多城市相继出台人才政策,“抢人大战”不断上演。

作为浙江省第四大都市区,迅速崛起的金华,也吸引着大量青年才俊前来安家落户。记者连日来走访市场发现,有在杭州、上海工作回金买房置业的,有在金华上学毕业后留下工作的,更多的是因乡情难舍回乡置业,又或被人才政策所吸引来到金华的。而随着房价起伏,也有更多人或投资或置换,投身其中,他们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你和我。

故事一

不是刚需的刚需

今年4月,在市区某学校工作的小李终于成为房奴,买了期房的他每个月要还一万多元的按揭款,几乎是他和未婚妻的全部收入。而这笔贷款,他们将承担20年。

小李来自市郊,家里有一幢新建的四层楼。伴随城市化的浪潮,这幢金华二环路边的农房也变成了店面,一楼出租。小李的父母都是实打实的本地农民,他们用辛勤的劳作培养了两个儿子大学毕业,并在3年前咬紧牙关建起了这幢新楼。

开始谈婚论嫁的小李本来和未婚妻商量好,三楼装修好作为婚房先住着,等过两年缓过劲来再考虑买一套商品房。可是这一波猝不及防的涨价潮让小李懵了,原来一万多元均价的期房,一转眼就涨到了两万多元,新楼盘还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经过长达一年的煎熬,小李发动所有资源在年后加入抢房潮,最终以每平方米17000元的单价买下一套90平方米的期房。作为首次贷款的置业者,利息对比之前也有了上升,而且不能使用公积金,不过看着目前似乎又涨了1000多元的房价,小李已经不用为买房决定后悔了。

故事二

杭州挣钱回金华买房

最近几年,90后小栋的工作一直在杭州和金华之间转移,目前在杭州一家网络公司上班。

“毕业那会想回金华发展,后来还是觉得省会更有前途,在杭州工作了两年,发现薪资待遇虽然高,机会也多一些,但安家的门槛仍然够不着。”提起这几年的经历,小栋说:“刚毕业的时候,在金华某网络公司,月工资3000多元,后来去了杭州,薪资待遇涨到5000元/月。”凭借这几年的勤奋工作,小栋开始负责两三个项目的研发,每个项目还有分红。在一般人眼里,小栋的收入已经不低了,但在杭州买房,小栋表示还是有压力,“在余杭边的房子也要3万多元/平方米,综合考虑还是回金华买房吧,毕竟金华的房价相比杭州还处于低位水平”。

今年年初,小栋在市区某楼盘定了一套房子,首付一共掏了50万元左右,目前已经开始还贷,但是房子交付还需要一年多。目前,小栋在杭州单位附近租的房子,每个月租金3000元。“金华的房子买了,每个月要还房贷,再加上每个月的租金,扣除日用花费,在杭州挣的钱还是有剩余的。”

故事三

小康家庭要住排屋

金华的住房情况其实属于提前进入小康层面,不少普通家庭这些年通过置换、买卖,都已经进入排屋时代,也正是一轮又一轮的涨价,让人不由自主地被裹挟着改善置业。

老朱夫妻在市区某事业单位工作,结婚时在市区江北有一套房。因为儿子在市区江南读小学,3年前为方便孩子读书而购买了一套学区房,去年开始这套房从100多万元翻番变成了200多万元,几乎是夫妻俩5年的收入。

老朱的一些同事已经住进了排屋,眼看着他们在这轮楼市增值中再度获利,这一轮房价开始波动后,老朱也寻思准备升级置业。5月初,他相中了市郊的一幢排屋,总价450万元。老朱的学区房卖了200多万元,前后不到两周很快变成了排屋的首付,而200多万元的房贷成为他未来要面对的新压力。因为学区房售出,老朱还面临着租房完成剩余学业的烦恼,已经奔四的老朱,就这样完成了居住的再次升级,在这一轮购房潮里卖出买进为城市建设添了一把火。

故事四

父母提前布局买房

在安徽读大学的小张今年夏天即将毕业,与别的同学不同的是,她不需要在买房的问题上操心,因为去年家里已经在金华提前给她购置了一套房产。“去年的时候金华房价开始大涨,当时还不知道会到哪里工作,所以买房很犹豫。后来考虑再三,还是在环城南路附近购置一套,买的时候15000元/平方米,今年二手房涨得厉害,这套房现在也涨了不少钱。”谈起当时的买房经历,小张父母仍记忆犹新:“当时买房正值金华楼市火热,房价一天一个价格,但是看了很多户型都不是很好。出于对公摊、学区的考虑,最后还是决定买次新楼盘,相对有保障,这样我们家长也安心一些。”

对于如今的金华房价,小张的父母开心又懊恼:“早在前几年,孩子还没有上大学时,我就跟她爸说过,提前给孩子在省城买套房吧,买房是大事,以后孩子的生活压力也没有那么大,但是他爸就是推三阻四,结果杭州房价翻倍上涨,所幸也算抢在金华上车了。”

对于父母买的房子,小张则表示得很淡然:“确实会比以前更关注房价,也会想着去理理财,有时候甚至想着要不要去大城市发展。可是一查房价还是觉得算了,每月动辄上万元的房贷,青年人的压力太大了。”

小张告诉记者,其实在她的同学朋友圈中,有不少同学也有房子。“房地产毕竟不是近几年才火起来,家里稍微有点积蓄的前几年都会买房,让孩子毕业后安家,即使孩子不留在家乡,投资也是蛮好的选择。”

故事五

经商人士投资入市

老谢在市区经商多年,这些年相继买进店面、排屋,手头的物业价值已经超过2000万元,不过这一轮楼市中住宅明显高于商铺的投资回报还是让他看不清。

因为生意周转,老谢其实没有富余资金,但也正是因为有生意支撑,老谢的现金流强过一般的置业人。就在上周老谢通过司法拍卖途径,买下了一套杭州的公寓房,总价400多万元。

“还是看好省城的住房投资回报,所以咬咬牙买进这套房。资金几乎全部来自贷款,当然我会在一年时间里做一些变通,通过抵押等逐步缓解现金流。基本上只要熬过3年,投资的压力就减轻了,就当再上一个项目的生意了。”老谢坦言这几年生意所得其实不如房产增值,目前这种情况下能够在限购的杭州买进物业,也只能通过司法拍卖这种途径,先不论后期还有多少涨幅,能够以现金流拥有一套限购城市的物业已经算难得了。

故事六

乡情难舍回金华落户

小赵老家兰溪,在江西上的大学,毕业后现在宁波某国企上班,月薪12000元。海港城市独有的魅力,让小赵深深地爱上了那个地方。“慢慢适应了这个地方的节奏,很多时候都想让父母安居在这里,当时已经有了在宁波买房的想法,但是有一笔资金没有到位,后来也没有买成。”

一年前孩子出生了,迫于两个人的工作原因,只能把母亲接到宁波方便照顾孩子。母亲由于吃住都不习惯,生活也不是很愉悦,几个月下来瘦了好几斤,小赵才开始转变想法,“在金华市区,回兰溪很方便,母亲可以隔三差五回乡下老家,不像到宁波一天只能在楼上待着,母亲识字不多不敢带着孩子走远,出小区谁也不认识,加上乡音很少有人搭话聊天。”

春节回兰溪老家,他和父母谈了谈,“以后孩子越来越大,考虑到上户口的原因,还有上学的因素,还是打算回金华发展吧,毕竟孩子在老家,二老也方便照看。”母亲知道他的想法后也很支持他。目前,小赵正在处理宁波工作的交接事宜,即将调岗到集团的金华分公司工作。现在,小张已经开始多方了解金华市区房价和各个楼盘信息,考虑孩子今后的上学问题,准备入手江南的某学区楼盘。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
关键词: 众生相 楼市